瞭望东方周刊易丹2017-10-26

  从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春夜雨霏霏》至今,作家莫言怀着“怀乡”与“怨乡”的复杂情感,已经创作了几百万字的作品,除了让他蜚声海内外的中篇小说《红高粱》,还有《蛙》《丰乳肥臀》《檀香刑》等厚重的长篇小说。

  2012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莫言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本土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中国文学史上的重彩之笔,填补了这些年来中国文学在世界最重要文学奖项上的空白。

  2014年,莫言等72名文艺界人士出席了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习近平总书记对在场的文艺界人士给予殷切希望:“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传承中华文化,绝不是简单复古,也不是盲目排外,而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辩证取舍、推陈出新,摒弃消极因素,继承积极思想,“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莫言曾表示,每一个当代中国作家,都受到中国传统文学和外国文学的影响,而对他来说,“来自于民间的、老百姓的口头文学的影响,比这种文本的、通过阅读得到的影响要更大,意义更加深远”。

  正因如此,莫言立足乡土,胸怀天下,他对家乡、对民间的“怀”与“怨”,也是出自于对故乡的热爱与依恋。这种“原乡”情结,也正是中国文学作品可以独立于世界文坛的文化自信的根本。

  莫言作品中的“高密东北乡”并不是个别中国乡村,其书写的人性也不是个别人性,它们是具有普遍性的人类生命存在场域,这也显示出了一个中国作家对民族性与世界性的把握能力。

  中国自古以来就不缺优秀作家、伟大作家、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著名作家。但由于中西文化差异过大,翻译沟通等方面存在交流障碍,许多中国优秀文学作品一时难以被外国读者认识到。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为中国作家走向世界舞台开了个漂亮的局,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优秀文学作品被译介到西方并获奖,如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郝景芳先后荣获雨果奖,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荣获安徒生奖等。

  莫言获奖,不仅是作家个人的事,同时也是整个国家和中国文坛的大事。如今,越来越多的目光正在关注璀璨的中国文化。从各地研讨会的展开到整个世界对莫言小说的关注,充分表明了中国文化元素正在渗透到世界各地,从而进一步提振着国人的文化自信。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