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像识别在准确率上有很大提升,而音频也可以看成是一个一维的图像,它对应的频率也可以看成是一张图,所以原来在图像上应用的识别技术就能转到音频识别上去。”闵可锐说。


  无感识别的未来

  英国《每日邮报》2017年11月15日报道,已有研究人员利用汗液中独一无二的分子特性,在未来5到10年里,可以实现解锁智能手机。

  王晓鹏告诉本刊记者,智能手机或其他可穿戴设备通过不断学习汗液中的特定生物信息,以此建立起对使用者的识别能力,从而实现解锁设备,这种想法是可以理解的。

  实际上,生物识别不但在技术上具有互通性,在实际应用中,不同生物识别技术也开始走向相互融合的道路。

  上海聚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宫雅卓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其给银行提供的识别技术,就是虹膜、人脸二合一的方案。

  “远距离可以使用人脸识别,近距离可以使用虹膜识别,两者无缝切换。”宫雅卓说,人脸识别最大的障碍在于防伪,而虹膜识别优势就是防伪,所以两者相互结合,更为可靠和安全。

  马力则告诉本刊记者,指纹识别成本低、效果好,也方便,因此也能与人脸识别、虹膜识别结合起来使用。

  “如果在办公室开会,需要使用手机回复信息,与其举着手机做人脸和虹膜识别,还不如直接指纹解锁来得方便;但如果正在处理一份大额交易,举起手机、抬头识别就更能保证安全性了。”他说。

  在马力看来,未来肯定是一个识别技术多模态发展的局面,人脸将成为基础采集项,指纹和虹膜是可选项,根据不同的场景选择不同的搭配。

  王晓鹏对这种设想也颇为赞成,“以后去银行办卡,可以分A类账户、B类账户和C类账户,这个采集虹膜,这个采集人脸,这个采集指纹,建立一套金融的超级应用体系,那么银行就不需要再设置数字密码了。”

  而当提起生物识别的未来,谢忆楠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个场景:

  人们走进商场,商家立马能获取消费者购物习惯和偏好,进行有针对性的销售,而消费者也能获取相应的购物券和店铺推荐,看中某个商品直接拿走,所有的交易都在后台默默进行。

  “这背后都依托于生物识别的准确性,它是第一步。这也将会优化整个商业流程,提升消费体验。”谢忆楠说。

  这与研究人脸识别20年的山世光的想法不谋而合。

  “无论是学术界,还是工业界,大家都希望从用户完全配合,慢慢到中间状态的无感配合,最后终极目标是对完全不配合用户的准确识别。现在无感识别是我们努力的目标,希望能做到与完全配合95%以上精度接近的水平。”山世光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20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