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佳璇 易丹2017-12-14

  “现实题材电视剧丰收,网络文学改编的古装IP剧降温明显。”

  2017年11月29日,由北京市新闻出版研究中心、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北京新闻出版广电发展报告(2016-2017)》,对这一年的中国电视剧市场如是总结。

  《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情满四合院》《急诊科医生》……历数2017年的年度热播剧,的确会发现这样微妙的转向:国产电视剧的热度,正在从“幻”字当头向现实表现转移。

  在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看来,现实题材有着多元发展的前景:“不只有批判的现实主义,也可以有温暖、诗意的现实主义。”

  现实题材电视剧是透视时代的镜子,能够海纳百川地状写生活、反映现实。当时代现实发生了转变,当每个中国人都对美好生活有需要,对“温暖的现实主义”的召唤,便格外需要在荧屏上得到呼应。


  让主流的回归主流

  “电视剧是我们的时代艺术、主流艺术,现实题材电视剧就是精神文化大餐中的主食,像碳水化合物一样,提供了我们的基础热量和大部分营养。”编剧张蕾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然而,无论是影视从业人员还是普通观众,都能体察到有竞争力的“主食”还是有所缺席。

  相关数据显示,过去两年中的收视率排行榜上,由网络文学作品改编的IP电视剧一直有“霸榜”之势。以2015年CSM50城收视率排行榜为例,前五名中有四个IP剧。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认为,IP模式、粉丝文化、流量思维其实都是文化娱乐工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正常现象,并无“原罪”。

  那么,如果先放下IP模式激化商业资本给创作带来的冲击不谈,近年来影视界又为何常常“谈IP色变”?

  编剧汪海林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无论是创作还是表演,现实主义风格都应是主流中的主流,虚幻、架空的是支流。现在却有这样的现象:边缘创作成了主流,主流创作成了边缘。”

  IP剧中虽也有《我的前半生》这样反映都市生活的现实题材,但魔幻和仙侠题材确是大宗。

  IP热之下,影视创作主流与支流之间发生的颠倒,才是真正令人焦灼的——盲目迎合市场使“边缘成主流,主流成边缘”,正是当前影视行业自身发展最突出的一个问题。

  此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五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提出要着重扶持现实题材电视剧剧本。十九大报告更是强调:“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在张蕾看来,魔幻和仙侠的菜肴固然琳琅满目,现实题材的主食若总不上桌,观众终究会感到饥饿和腻烦。观众对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作品的需求,“不是消失了,而是更强烈了。”

  从这个层面来讲,《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情满四合院》在众多IP剧中突围成“爆款”,并不是某个作品的偶然,而是主流回归的必然。


  现实题材存在“年龄诅咒”?

  一个广泛流传的观点是,现实题材电视剧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不大,只有中老年观众才爱看。

  “不同观看人群的确有其喜欢的类型。”慈文传媒集团董事长马中骏对《瞭望东方周刊》说,这不等于现实题材的受众群体固定在了某一年龄层内,“如果一个艺术作品反映出了某一年龄层的生活,同时又超越了这种生活现实,一样也会获得各个年龄层的共鸣。”

  以反映时代变迁的现实题材年代剧为例。近期在北京卫视播出的《生逢灿烂的日子》,讲述的是北京一个胡同家庭中四兄弟的故事,反映了“70后”一代人的成长,却也获得了网络社区豆瓣上年轻观众的好评,评分达到8.4。

  剧评人李星文谈到:“通过了解‘70后’在奔腾年代里的朴素精神,对当下年轻人而言,在面对困顿而迷惘的生活时,应该是能够有所启迪的。”

  “看年代剧的不一定是经历过年代的人。”马中骏说。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致青春”,现实题材只要讲好这类成长故事,形成温暖昂扬的激励作用,对年轻观众来说,往往都是有吸引力的。

  在李星文看来,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就是通过描述普通观众最熟悉的日常,在看似琐碎的生活里提纯出生活的韵味与诗意,“从而成功打破地域、文化乃至年代和时间的界限,从而引发观众的期待与共鸣。”

  李星文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一些从事影视创作的人常提到“画鬼容易画人难”。这道出了现实题材创作的难度,它极为考验创作者对现实提纯的能力。

  但是,在汪海林看来,“描绘现实”有难度,其实正是现实题材的“天然优势”。

  “现实题材只要真正写到了观众关心的问题、触动了情感,就肯定会得到追捧。虚幻、魔幻的题材引起共鸣其实更难,要靠各种手段和想象力,让大家‘看新鲜’,但看多了就不新鲜了。”汪海林说,“不要认为现实题材是充满劣势的,要抓住这个天然优势,把它放大。”

  当下“幻”字类题材创作的泛滥,和资本方、平台方对年轻观众的盲目迎合有关。这种倾向的误区在于“迎合的不是审美,却是感官的愉悦”,其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对社会生活认知上的价值观引领”。

  汪海林把这样“哄着”“求着”年轻观众的创作,称为“脱离的、自我麻醉的创作”。他说,“真正针对年轻人的创作,应该是写出年轻人所面临的现实困难、现实困惑、现实奋斗的作品”,现实题材电视剧需要通过此类作品,真正与年轻人进行精神互动,形成精神引领。


  在重现生活中重建价值观

  中国观众对于现实题材的渴求点,并非停留在对生活“汤汤水水”的复刻上,正因为此,一些缺乏审美艺术高度、虚泛敷衍的家庭剧和都市情感剧才往往被诟病。

  诸多受访的业内人士都对本刊记者表示,目前我国现实题材电视剧的产量丰富,但还是有“高原”而缺“高峰”。

  十九大报告对艺术创作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

  能称得上“高峰”的作品,无疑是在用精湛艺术和精良制作还原生活的同时,在思想上具备了精神鼓舞作用。

  因此,马中骏认为,当前现实题材创作尤其需要在重现生活中,完成对正确价值信仰的构建。由此,现实题材电视剧才能够有力地呈现出一个立体的现实中国。

  “我们的文艺创作,历来秉承着‘文以载道’‘高台教化’的传统。”张蕾说。在这个过程中,做好善与恶、正与邪、冷与暖等矛盾的处理,就格外重要。

  在《中国式关系》中,剧中给男主角带来关怀的老人古奶奶最终病逝,作为该剧编剧,张蕾认为这是追求戏剧效果,没有什么不对,但她的母亲说:“如果是我就不那么写。我就让她搬进养老院,大家在一起,高高兴兴的。”

  如今写《中国式关系》的续集时,张蕾总想起母亲的话来,争取“让好人有一个好的结局”。

  “展现现实的不公、揭示生活的冰冷与残酷,决不是以此作为吸引观众的噱头和制造矛盾的手段。而是揭开伤疤,给予疗愈的希望,为在生活中辛苦挣扎的人们,注以善的信念、光明的渴望、战胜挫折渡过坎坷的信心。”张蕾说。

  近年来,不少专注于现实题材创作的编剧都主动向“温暖的现实主义”靠拢,也就是在构建作品价值观时,注重在揭示矛盾的同时激扬温暖的鼓励。

  《情满四合院》就塑造了“傻柱”和秦淮茹这样的“小人物英雄”,他们并非没有缺点,也并未做出惊天伟业,但是却在平凡生活中贯彻着向善的价值观,让邻里的生活变得更好,也让自己的人生有收获。

  在汪海林看来,写实完全可以“写出很乐观向上的作品”,揭示黑暗与丑恶,最终还是要显示出对光明的希望,“只有这样的创造才是真实的,才是有力量的。”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56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