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璇2017-12-14

  随着《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鸡毛飞上天》等剧的热播,现实题材电视剧回暖成为当下国剧发展的一个鲜明趋势。而2017年秋季播出的《情满四合院》,是一部不得不提的作品。

  《情满四合院》原名《傻柱》,是一部带着浓郁京味特色的年代剧,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北京一座四合院内几户人家之间家长里短的生活故事。

  从10月4日在北京卫视开播以来,《情满四合院》在几乎零宣传、零推广的情况下,收视率一路飙升,豆瓣评分为8.2分,实现了收视与口碑的双丰收。一向不被看好的现实题材年代剧,也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连楼下的保安看见我都追着问,‘傻柱’为什么不选娄晓娥?我就知道这个剧火了。”导演刘家成向《瞭望东方周刊》说道。

  没有流量明星、没有IP加成,这部2014年就拍摄完成的“老”剧,靠什么抓住了观众的心?

  

  京味不能“过江”吗?

  从2009年开始创作剧本,到2017年正式播出,《情满四合院》历经近8年时间才收获圆满,可谓是一波三折。

  2009年,在电视剧《傻春》拍到一半时,刘家成脑中就有了《情满四合院》的雏形,“当时觉得戏还没拍过瘾,想再做一部更极致地展现北京文化的剧,京腔儿也要再浓一点,换个男主人公来演。”

  刘家成联系上《傻春》的编剧王之理,他们两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对四合院生活有着深厚的情感记忆与现实经验,之前也曾多次合作,彼此很有默契。经过一番切磋讨论,十天后,简单的故事大纲就出来了。

  到了2012年,剧本基本打磨完毕,刘家成开始寻找合适的投资方。而这时,那些因为《傻春》热播而伸出橄榄枝的资方,却开始“往后撤了”。

  “题材太传统,京味儿过不了长江,要顾及全国市场。”迟疑的投资方说。

  刘家成对这样的说法很困惑,因为《傻春》2011年先是在上海电视剧频道首播,在黑龙江卫视、河北卫视、河南卫视黄金时段上星播出后,又因为收视成绩好,登陆了央视一套,还获得了“东方卫视最受电视迷欢迎剧集称号”,影响力早就“过了江”了。

  没有合适的投资方,《情满四合院》被暂时搁置下来,刘家成便先拍摄了《正阳门下》,这部古玩题材的电视剧同样京味浓郁,编剧也还是老搭档王之理。

  2013年6月,《正阳门下》在湖北综合频道首播,同年8月登陆北京卫视黄金档,收视率也是一路上升,成功跻身全国同时段收视第二名。

  《正阳门下》的成功,让刘家成坚定了拍摄《情满四合院》的决心,但寻找投资的路依然不平坦。

  投资方承认,《情满四合院》这种戏有情怀、有厚度,但就是把这部戏剥离在市场之外,认为它没有市场前景。

  “当时我也听说很多大公司都把类似的题材停了。”刘家成说,“说白了就是想赚更多的钱、走更简洁的路,找流量明星拍IP剧,这种可能更省事,没有这么大风险。”

  从2012年到2014年,正是大量资本流入影视行业、“烧红”IP与流量明星的时期,为保证对拍摄方向和演员选择的话语权,刘家成以零片酬担任了电视剧的制片人。

  刘家成坦率地说:“我们定的调子是想选一个不以赚钱为第一目的的公司,当然大家肯定要赚钱,但还是得有情怀。”

  事实证明,刘家成的决定是明智的,正是在他作为制片人的坚持下,何冰、郝蕾两位并不“流量”但有实力的演员,才能最终出演《情满四合院》,京味特色也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下来。

  大数据分享平台“360趋势”的相关数据显示,在《情满四合院》的网络观众中,从地域分布上来看,除了北京观众独占鳌头、人数远超其他地区,广东、浙江、江苏、上海等地的观众也占据了相当的分量。

  显然,拍得好的京味剧还是能够“过江”的。

  

  “细节见真章”

  刘家成记得很清楚,《情满四合院》是在2014年10月1日正式开机的,恰逢国庆节,拍摄了整整90天。

  他曾向媒体透露,《情满四合院》的成本约为5000万元,这个数目即使是在2014年也只能算是中等水平,如何把钱花在最有价值的地方,就要考验制片人的功力了。

  为节省成本,刘家成把剧组人员全部安置在昌平最普通的招待所里,主要演员也是同等待遇。对此,没有人提出过异议,演员片酬也没有超支情况。

  饰演“傻柱”的何冰,只用10分钟就谈妥了合同。“如果真是为了钱,我就失去了这次宝贵合作的机会。”何冰说。

  那么,剧组的钱都花在哪里了?

  在拍摄之初,刘家成就和剧组众人交了底:“《情满四合院》不是强情节剧,就是家长里短的小矛盾,那咱们靠什么吸引观众?靠的就是细腻、真实。”

  为真实还原童年记忆中的大杂院,刘家成要求剧组用1:1的比例在北京昌平一家工厂里搭建了一座四进的大四合院。

  所有用料都是从附近的旧货市场淘回来的,就连屋内的床单、药罐、搪瓷杯,屋外铺在大白菜上的棉被,都是有年头的老物件。

  除了四合院,剧组还搭建了一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格的商场,改造了一条街道。综合下来,在搭景、设备、道具等方面,剧组共投入了200万元,其间服化道摄录美的工作人员所耗心血自不待言。

  在刘家成看来,最终的效果让前期投入的精力和金钱都没有白费:“演员一到现场就全被震住了。”

  演员倪大红在剧中客串饰演“傻柱”的父亲,戏份只有八九天,进了片场的四合院,人就不见了,“他是把所有的房间都遛了一遍”,直到演员都开始走位置了才露面。

  “遛”完了片场,倪大红对刘家成说:“太棒了。”

  老演员们进入现场,就回到了那个年代,刘家成表示:“我们追求的就是这种又像拍戏、又像真实生活的氛围。”

  食物这项道具在《情满四合院》中也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无论是“傻柱”轧钢厂厨师的身份,还是物资匮乏年代对“吃”的重视,都让食物成为联结人物情感、体现年代感的重要元素。

  为了让吃饭的戏份显得真实,尤其是让剧中的小演员们吃出“饿”的感觉,刘家成特意在四合院里添置了一个厨房,剧里那些家常菜都是自这个厨房由道具师现炒出来的,甚至连馒头都是揉面现做的。在时间安排上,也尽量将吃饭戏安排在饭点,由此也就避免了影视剧中经常出现的“一颗米粒吃半天”的现象。

  通过对大杂院种种细节的精心布置,《情满四合院》严丝合缝地还原了普通百姓人家的灶台烟火,扎扎实实地展现出了贴近现实的生活气息。


  “让人物立得住”

  从《傻春》《正阳门下》再到《情满四合院》,刘家成的“京味三部曲”在情节上是慢慢“往里收”的,跌宕起伏的冲突矛盾、大起大落的人生际遇,都渐渐让位于平平淡淡、家长里短的生活图景。

  与之相伴的,是剧中人物的性格,越来越鲜明、极致。

  编剧王之理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创作每一个人物时,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只要在剧本里有篇幅,我就尽量让人物能立得住,能活生生地站在观众面前。”

  《情满四合院》开场便是院里丢了一只鸡,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冲突,却让每个人物的个性、前史,以及人物之间的纠葛都凸显了出来。

  从仗义实诚的“傻柱”、孝顺贤惠的秦淮茹,到“恨人有笑人无”的胡同油子许大茂,再到主持“院委会”的三位大爷,剧中的每一个人物,都能在刘家成、王之理的记忆中“对上号”。

  “每个人物都是有原型的,都是从现实中提取出来的,只是我们会把好几个原型人物的性格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刘家成说道。

  人物塑造完成后,如何成功地从“纸”上迁移到荧屏中,还要演员依靠演绎功力对角色进行二次创作。

  在演员的选择上,刘家成是从人物出发去寻找合适演员的,而没有将“流量”“咖位”作为考量的标准。男主角“傻柱”既然是依照“胡同串子”的特点来创作的,那么熟稔北京文化、讲一口流利“京片子”的北京人艺演员何冰就是适合的人选。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4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