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伦敦金融城600多年来的第二位女性市长,吴斐娜很特别。与那些男性前任们不同,她坐下后,会再花上几秒钟整理戴在脖子上的项链徽章。一头金色短发的吴斐娜下意识的这个小动作,给金融城市长这个颇有威严的职位带来了几分女性的妩媚。

  律师出身的吴斐娜恪守传统。近年来,访问中国已成为历任伦敦金融城市长的“必修课”,吴斐娜也不例外。2014年11月她将退休,她把中国排成任内访问的最后一个国家。“我习惯把最好的放在最后。”她说。

  不知这种解释是否出于客套,但起码她一上任就取好的中文名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这位本名叫菲奥娜·沃尔夫的金融城市长访华前,在伦敦金融城的官邸里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畅谈与中国的金融合作。


人民币国际化,伦敦深感兴奋

  《瞭望东方周刊》:这次中国之行你要访问三个城市,有什么预期?

  吴斐娜:我很高兴在这一令人兴奋的经济转型期访问中国。我要访问的北京、上海和深圳是中国经济的核心,也是中国实行经济改革以及对外开放的先锋。如今,英中两国都在积极寻求创新和可持续发展。这次访问是加强两国关系、交流两国经济发展经验的极好机会。

  英中两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已经10年,两国在各个行业领域仍有着广阔的合作发展空间,特别是贸易投资方面。伦敦可利用其特有的国际地位和资本实力、完善的法律法规和多元文化的人才资源帮助中国的经济发展。我们期待着进一步加快发展双边合作关系,使两国共同受益。

  此外,对于人民币的国际化,伦敦深感兴奋。伦敦是全球外汇交易中心,目前也在积极建立全球人民币的离岸交易中心。

欢迎核能领域的技术合作

  《瞭望东方周刊》:在2014年9月举行的中英财经对话中,双方承认能源领域合作是重要支柱。而且自从中英政府间关于加强民用核能合作谅解备忘录签署以来,双方在核能领域合作进展不少。你如何看待中国企业努力参与英国核电设施建设的问题?

  吴斐娜:我们欢迎外国公司在能源领域投资,这有助于提高能源服务标准。英国从上世纪90年代起开始能源领域私有化,投资和服务都有了很大提高,能源价格也在不断下降。

  英国不仅欢迎中国投资,更希望看到更多技术层面的合作,带来专业人员和新科技。

  能源投资并不仅仅是财务投资,尽管英国在项目管理等方面拥有优势,但全球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拥有核电方面的独立技术。人们经常问我,像核电站这样的战略性资产,怎么能让外国公司参与其中呢?对此我们毫不担心,原因在于对其有着严格的监管。


稳定的金融服务业监管系统

  《瞭望东方周刊》:你将访问上海,上海是中国重要的金融中心,在其发展过程中能从伦敦借鉴哪些经验?

  吴斐娜:就拿在伦敦证交所上市来说,这里面主要牵涉至少15类不同环节的金融服务,需要合作才能完成。在这方面伦敦有着健全的体系,而且完全对外开放,这吸引很多人来这里做生意。在他们取得成功后,更多人被吸引到这里来,形成良性循环,机会也越来越多。

  在前几天的一个私募基金举办的午餐会上,我身边坐着一个法国人。我问他为什么从巴黎搬到伦敦来,他说,在伦敦他走着就能和20个投资人见面,因为大家都喜欢在伦敦做生意。

  大型的主权财富基金在伦敦设有办公室,他们从这里向全球进行投资布局。伦敦之所以如此具有吸引力,是因为其在开放自由的同时,拥有稳定的金融服务业监管系统。

  《瞭望东方周刊》:伦敦金融城在10年前就建立了碳交易体系,力推建立全球性碳交易机制。但近年来碳市场低迷,金融城碳排放交易从业者人数下降了70%,2013年底一些银行业也相继缩减或者关闭了碳交易部门。在这种情况下,金融城是否还将建立全球碳交易中心作为自己的目标之一?

  吴斐娜:这是个好问题,我承认碳交易体系的发展确实落后于之前的预期,其核心问题在于碳价格一直在下跌,因此并不需要大规模使用碳交易,碳交易在市场的作用下也不断被边缘化。

  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项研究声称,即使忽略所有全球效益,对碳排放定价的机制也会让许多国家受益。这份报告提出,按照排放量最大的20个国家的国内情况,合理的碳排放价格应该是每吨57美元,远高于欧盟碳排放交易系统目前大约每吨20美元价位。

  对政府来说,对碳排放价格的谈论是今后的一个重要议题,碳价格制定应该更加国际化,交易机制也应该更为活跃。当然,要达到这一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致力于服务全体居民

  《瞭望东方周刊》:你称金融城为金融机构服务,但作为一级地方政府,金融城也需要为区域内的居民服务。在这方面,金融城做了哪些努力?

  吴斐娜:伦敦金融城里有大约7000名居民,每天在这里工作的人超过35万。作为大伦敦地区的一部分,金融城也一直致力于对全体居民提供服务。

  帮助年轻人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之一,目前我们开展了不少项目让年轻人能够找到工作。

  伦敦金融城是财富聚集之地,不少基金会已经运作了超过一个世纪,他们致力于解决一些社会问题,而且并不囿于金融城这一平方英里范围内。他们为很多学校和学徒计划以及慈善组织提供资助。在不少组织的网页上都有“金融城桥梁基金会”的标识,这个基金会每年投入1500万英镑用于资助各类社会项目。

  我们一直鼓励商界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几天前我参加了著名的“巨龙奖”的颁奖典礼,这一奖项是授予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有突出贡献的企业的。“巨龙奖”从创立到现在已经27年,金融城能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我觉得很荣幸,我希望能让更多的企业为社会服务。


当金融城市长像是做志愿者

  《瞭望东方周刊》:金融城市长是一个享有很高荣誉的职位,不过这个职位没有年薪,而且还要经常出差,你对此有什么体会?

  吴斐娜:当金融城市长像是做志愿者,为了干这个,你不得不提前攒点钱。

  不过金融城市长也享有一些专属的特权,要扮演好这个角色就必须干好三方面的工作。第一是要代表金融城发表大量的演说,比如我昨天就做了五次演讲。第二是要举办很多活动,我们每年在市长官邸举办各种会议和晚宴,共计接待5万名来宾。第三是要通过自己的关系,将各方面的人士集中在一起进行对话,比如不同的国家代表来到伦敦和英国政府进行会谈,而我们负责牵线搭桥。

  《瞭望东方周刊》:你对继任者有什么建议?

  吴斐娜:从1189年以来,我是第二位担任伦敦金融城市长的女性,这使得我能更多地关注一些和女性有关的话题。在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这个岗位上,目前只有7.2%由女性担任,因此我们需要继续为提高女性的地位做很多工作。


  我的继任者和我一样将关注弱势群体,重点是提高残疾人的地位,并将就此与两个慈善组织展开合作。之所以在慈善方面下大功夫,是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得金融城的声望遭到损害,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地考虑人力资本而不仅仅是金融资本。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