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元元2017-12-14

  许多人至今还对2015年发生的悲剧记忆犹新:贵州毕节的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喝农药自杀。2017年8月,甘肃康乐又发生了一起类似悲剧:一名母亲杀死4个孩子后自杀身亡。

  这两件事对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彭蕾触动很大。

  “我必须做点什么帮助她们,不能让悲剧一次次重演。”彭蕾曾这样说。

  2017年9月,彭蕾联合阿里巴巴的其他11位女性合伙人,宣布成立湖畔魔豆公益基金会,以帮助地处偏远贫困地区的儿童和妇女,让他们拥有平等享受安全、温暖、接受教育和人生发展的机会。

  在阿里巴巴,这样的扶贫案例并不鲜见——扶贫在阿里巴巴,已由个案变为机制。

  2017年12月1日,包括马云在内的阿里巴巴36名合伙人集体亮相,正式启动阿里巴巴脱贫基金,计划未来5年投入100亿元,用公益的心态,商业的手法,全面参与脱贫攻坚。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已明确提出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阿里巴巴不能置身事外,必须积极参与进来,贡献自己的力量。”马云在现场表示。

  马云当场宣布:“脱贫工作已成为阿里巴巴的战略性业务,这项业务的行动宗旨便是乡村振兴计划。”

  中国的互联网巨无霸发起组建的这支扶贫“军团”正式誓师,由此踏上了新征程。


  从“魔豆宝宝小屋”萌芽

  阿里巴巴对扶贫的关注始于马云12年前的一个偶然发现。

  2005年,淘宝网刚成立两年,马云为了解用户常常逛淘宝论坛。一次,他在论坛里看到一个名为SOS的帖子,便点了进去,发现是一位名叫周丽红的淘宝店主在求助。

  身患绝症的单身母亲周丽红努力经营着一家专卖儿童服装的淘宝店铺“魔豆宝宝小屋”,以维持自己和女儿的生活。她希望,自己死后能有人接手店铺,然后分出一部分利润来照顾自己的女儿和父母。

  这个帖子令马云久久不能平静。他立刻打电话向同事核实情况,在确认事实无误后便开始跟团队讨论如何尽一切努力去帮助周丽红一家。最终,在阿里巴巴和热心网友的接力下,这家人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如今,周丽红虽已去世十多年了,但她的淘宝店铺却在阿里巴巴和许多爱心志愿者的帮助下仍在正常运营。

  这件事给马云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冲击,他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的热心能给别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帮助。

  2006年母亲节,阿里巴巴与中国红十字会共同发起了致力于帮助困难母亲创业的“魔豆宝宝爱心工程”,为贫困母亲提供创业基金和笔记本电脑,帮她们开网店,走出困境。

  那年冬天,马云专程去探访了一位受到该工程资助的残疾母亲。这位母亲曾是外企白领,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丈夫,自己也重度瘫痪。在获得资助后,她不仅自己开了淘宝网店,还帮助其他残疾母亲也开起了网店。

  “这就证明我们所做的扶贫努力是有意义的。我觉得衡量一个公司的好坏不单是销售额和用户数,还要看它是否心怀天下,是否真的在乎他人,因为只有你在乎别人了,别人才会在乎你。”马云说。

  2014年12月,马云个人出资成立了“浙江马云公益基金会”;2015年,他向全体员工发出了“每人每年完成3小时公益志愿服务”的倡议。这项被称为“公益3小时”的计划也因此成了阿里人工作以外的KPI。

  不过,在阿里巴巴7万多名员工中,马云的公益时一直稳居首位,已达45.5小时。在即将过去的2017年,马云就以个人名义捐赠了数亿元。阿里巴巴提供的资料显示,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马云的累计捐赠已达百亿元。

  “公益不是慈善,不是捐钱捐物,更重要的是身体力行,投入时间、投入力量。”马云常说。


  每年都去偏远地区建小学

  在马云的带领下,阿里巴巴的一众合伙人也都踏上了扶贫之路,彭蕾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阿里巴巴的12位女性合伙人之一,她一直关注着扶贫领域最为困难的一群人——妇女和儿童。

  “仅阿里巴巴就有来自全球45个国家及地区的女性员工, 在淘宝、天猫平台创造的超3000万就业中,活跃女性店主占比达到了50.1%。”彭蕾说。

  彭蕾下定决心成立湖畔魔豆公益基金会,首期便以个人名义筹集了一亿元。

  为保证基金会尽快启动运转,彭蕾调动集团内部的一切可用资源,比如请阿里巴巴副总裁俞思瑛去跟合作的公益机构谈合作框架,让阿里云工程师和虾米音乐设计师给基金会搭建官网、设计LOGO,钉钉产品经理为合作公益机构开发内部沟通系统,等等。

  基金会成立的当月,彭蕾便和其他11位女性合伙人利用周末时间去了西安,专门考察一个致力于帮助0~3岁留守儿童的扶贫项目。

  “12位女性合伙人连续两个晚上开会到凌晨12点,第二天早上7点出发去考察项目,一去就是一整天。”湖畔魔豆公益基金会的副秘书长舒敏说,她们的亲力亲为感动了很多人。

  阿里巴巴的23位男性合伙人也在默默地践行着阿里巴巴的扶贫理念。

  看到女儿在贵州山区小学体验回来后的变化,现任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事业部总经理的孙利军2015年与当年一起打拼过的兄弟们建了一个公益群,自掏腰包,每年到偏远地区建1~2所小学。

  “这个公益群是开放的,加入门槛就是能拿得出时间和恒心,能去坚持不懈地投入。”孙利军说,公益群运行的这两年已吸引了阿里巴巴的两位合伙人主动加入,“我们约定要把这件事坚持做十年。”

  阿里巴巴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也在2017年与妻子一道,在各自毕业的中学设立了1000万元的教师奖励基金。

  截至11月,阿里巴巴36位合伙人在2017年申报的公益时一共是269.6小时,平均每人做了7.5小时公益。如果算作一个团队,那他们就是整个阿里巴巴系统内人均公益时最高的团队。


  覆盖1000万贫困人口的医疗保险

  “无论是马云还是其他合伙人,我们对扶贫的关注都源于内心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我们也希望能起到带动作用,让每一个阿里人都能认识到扶贫的重要性,主动积极地参与进来。”彭蕾对本刊记者说。

  这也是马云在2015年提出“公益3小时”计划的初衷,把公益助贫变成阿里巴巴的企业基因,融入所有阿里人的血液中。

  如今,在阿里巴巴员工的内部系统中,每个阿里人的个人信息页面,除了姓名、花名、电话、邮箱、职务等基本信息,还有其他互联网公司都没有的一栏:公益时。

  “这项计划虽明文规定每个员工每年至少做三小时公益,没有达到就会影响绩效考核和年终奖,我们的目的并非强制员工做公益,我们希望他们能发自内心地热爱公益。”彭蕾说。

  有人曾经问蚂蚁金服的CEO井贤栋,2016年最满意的自家产品是什么,他的回答是:蚂蚁森林、为视障人士开发的“听支付宝”功能,以及区块链团队选择的第一个应用场景——为一群听力障碍孩子筹了一笔善款。

  “这三款产品和应用都是蚂蚁金服的工程师、产品经理们饱含着爱心做出来的,他们希望能够帮助到那些贫困人群,这体现了技术背后人性的温度。”井贤栋说。

  当然,在过去十几年的扶贫实践中,阿里巴巴也逐渐将“战线”收缩,锁定了一些重点领域,如医疗。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底,全国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中,因病致贫的比例高达44%。

  为此,阿里巴巴通过技术协调、撬动社会多方资源积极参与医疗扶贫,推出了“顶梁柱计划”。这一计划不仅向社会募捐医疗保险,极速理赔杜绝因病返贫,还建立了村级健康服务中心为村民提供健康管理服务。其中尤以前者的扶贫效果显著。

  2017年7月,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和中国扶贫基金会三方针对全国重点贫困县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开展公益性大病医疗保险服务,这是互联网在新农合政策基础上的一次创新尝试。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