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单素敏2017-12-14

  回顾刚刚过去的第九个“双11”,相比于天猫1682亿元的总交易额,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农村淘宝(以下简称村淘)平台近2000万笔订单所带来的32亿元的销售业绩,看起来并不显眼。但事实上,这个由广大中国农民创造的单日网购新纪录的意义,却不能仅用数字来解释。

  一方面,借助阿里巴巴联合地方政府搭建的县村两级服务网络以及电子商务,突破物流、信息流瓶颈的优势,村淘顺利帮助农村消费者购买网上商品,满足和提升了他们的购物需求和体验,也增强了农民对电子商务的认识,拉近了城乡差距;另一方面,在“买进来”形成网络渠道的同时,农村电商发展所需要的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人才、理念得以培养,这使得越来越多的本地农产品也通过电商实现了“卖出去”。

  以2017年“双11”为例,农村淘宝推出天猫优品,大量国际品牌和一线大牌下沉直供乡村市场的同时,村淘还打造了覆盖约20个贫困县的58款农产品,其中的20款通过天猫、淘宝等渠道销售,24小时就卖出了4.5亿元。

  在构建“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功能的过程中,农村淘宝成为改善农民生活、助力农民增收、推动贫困地区脱贫和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

  实际上,作为阿里巴巴确立的全球化、农村电商和大数据这三大战略的其中之一,村淘自2014年10月开始发力,截至目前业务已经在全国29个省、近700个县、3万个村点落地,其中包括178个国家级贫困县和147个省级贫困县。

  在2017年12月1日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启动会上,担任基金副主席的阿里巴巴CEO张勇则表示他会负责把贫困地区的农产品畅通无阻地卖出去,并立下豪言,“以后农民再有好的农产品卖不出去,都是我的责任”,同时,在阿里巴巴集团未来的整个脱贫战略中,村淘还将承担振兴乡村的更大使命。


  12小时卖出30户农民一年的产出

  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北边缘、塔里木河上游的新疆阿克苏,由于昼夜温差大、光照充足,这里种植的苹果糖分会逐渐向果核附近凝聚堆积成透明状的结晶,拥有极高甜度的口感。这种冰川雪水灌溉的冰糖心苹果堪称当地的一张名片,但受限于物流难题和落后的供应链,过去一直没有走出新疆、走向全国。

  以前每年10月底至11月初,经历了霜降洗礼之后的阿克苏苹果进入集中采摘期,本该喜获丰收的果农们却往往要为找不到销路而担忧。而事实上,作为浙江省对口援助的地区,阿克苏几年前就成立了电子商务协会,帮助果农打开网上销路。但由于规模较小又缺乏实操经验,当地电商发展并不尽如人意。

  2017年,农村淘宝的进驻,改变了这一困局。

  “我们在杭州和成都启动了两个大仓,苹果从产地整车运出来,再从仓库经过拣选、包装发往全国。”阿里巴巴村淘业务负责人益明对《瞭望东方周刊》介绍,2017年“天猫双11”,曾经出疆困难的阿克苏苹果12小时之内卖出了170万斤,来自336个城市的十多万消费者,通过农村淘宝在天猫上购买的阿克苏苹果如果串成线,相当于两座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类似的反转还发生在云南省元阳县。

  地处云南南部的元阳,境内17万亩红河哈尼梯田种植着有千年历史的“最古老的稻种”——元阳红米。但多年以来,这里一直面临着好粮食送不出、真实惠得不到的尴尬,在这个土地无一平川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穿上一条新裤子,至今仍然是很多人的梦想。

  2017年10月13日,农村淘宝联合云南省在昆明发布“1+1000”电商精准扶贫战略。作为该战略的首个项目,元阳红米的官方旗舰店当天在天猫正式上线后12个小时就卖出1.5万斤,这相当于70亩梯田的产量、30户农民一年的产出。据了解,目前粮食局向当地农户的收购价格从3.3元提高到了6.8元,每亩地农民可增收680元。

  除此之外,农村淘宝在阿克苏、元阳成功打通的“直供直销新链路”模式,在安徽省金寨县、重庆巫溪县、甘肃省定西市岷县等地也得以顺利推广。年产量只有3万箱的中国原生品种金寨猕猴桃、巫溪县神农架西坡云端牧场质量绝佳的蜂蜜等,许多以往“藏在深山人不知”的农产品、珍贵药材,如今通过村淘的品牌打造,已然“一举成名天下知”。


  把苹果分出22种

  “通过互联网把贫困地区的产品卖出去,卖出好价钱,帮助贫困地区创收、增值,这是电商扶贫的主旨所在,也是目前农村电商竞争的着力点,但这样的‘农产品上行’,堪称是世界级的难题。”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益明对此深有体会。不过在他看来,农产品的上行流通,最大的障碍和困难并不在于硬件设施,而是经营人才、运营能力、电商营销理念的欠缺和不足。

  “电商销售需要考虑很多方面的内容,比如产品的包装怎样更有新意,宣传文案、营销方式的策划怎么样更有吸引力、更贴近现在的消费者,等等。当然,最核心的还是如何保证产品的品质,并且实现在此基础上的品牌化。”益明说。

  以他负责的阿克苏苹果推广销售项目为例,其之所以能在一夜之间成为新晋“网红”,离不开村淘运营团队的一系列配套设计。

  “我们从果实拣选入手,帮助果农使用现代化设备,基于克重、果径、果疤率、坏心率、糖心律、糖度值、着色率等,将苹果分为22种,匹配到不同渠道,其中品质最优、与聚划算合作18度甜苹果,100个里面才有3个。”益明告诉本刊记者,为提高苹果的商品化率、保证果实品质的统一性,未来村淘还将从源头指导果农进行标准化种植。

  生长在大别山主脉北坡的金寨猕猴桃,也正在借助农村淘宝探索品牌化之路。

  2017年10月,阿里巴巴联合金寨县人民政府、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中国办公室正式开启“金寨猕猴桃”电商精准扶贫项目。按照分工,村淘主要负责设计金寨猕猴桃的品质标准、规范在线流通通路、打造“统一入仓、集中质检、统一仓配服务”的供应链服务体系,以保证消费者的消费体验,推进金寨猕猴桃的品质化、品牌化建设。

  “通过对种植、仓储、物流、销售和大数据反哺的全流程进行整合,让农产品有更高的供应标准和品质,既提高了农产品市场竞争力、让农民真正得到实惠,也让城市消费者能吃到新鲜、安全、放心的农产品。”曹磊告诉本刊记者。

  截至目前,农村淘宝通过“兴农扶贫”频道、乡甜自营等形式,已经直接帮助打造全国120余个贫困县域的320余个农业品牌。


  从脱贫到乡村振兴

  从阶段性成果来看,村淘进行的产业扶贫进展可谓迅速。数据显示:2016年,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在阿里零售平台上,活跃卖家超过33万,共完成了292亿元的销售;有280多个贫困县超过1000万元,其中40余个贫困县超过1亿元;国家级贫困县中出现了18个淘宝村,省级贫困县出现了200余个淘宝村。

  “网货下乡”的成绩也堪称亮眼——2016全年,贫困县在阿里零售平台上的活跃网购用户超过2800万,共完成了2074亿元的消费。农村基层的调研数据显示,网上购买的商品比农村线下价格平均低10%,这相当于农村淘宝一年为贫困地区节约支出超过200亿元。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乡村事业部总经理王建勋认为,“衡量村淘的扶贫贡献不能简单从‘买卖’数据的维度来看,其更大的价值在于对贫困地区自我造血功能的打造。比如,一个农产品的品牌打造,带动的是相关产业、电商运营人才的成长和意识的培养,这是当地经济能否通过互联网实现可持续、跨越式发展的基础。”

  实际上,在实现“工业品下行”“农产品上行”双向流通功能的背后,村淘还帮助贫困地区建立起了包括交易、物流、支付、金融、云计算、大数据等在内的网络基础设施,这大大拓宽了阿里巴巴繁荣农村经济、创造美好农村的路径。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32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