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覃柳笛2014-11-13

  如果你认为水杯只能喝水,那就太out了。

  2014年10月,深圳睿讴科技公司(以下简称“睿讴科技”)推出了一款智能水杯Ocup。和普通水杯相比,Ocup可以实时显示水温、水量、电量、茶包种类等信息,且可通过无线充电,充当暖手宝。

  这款由深圳本土企业与丹麦设计师协会前主席Troels Seidenfaden合作的智能水杯,不仅在外观上体现了北欧设计的完美极简,在技术上也摆脱了单纯以物联网为核心的智能硬件模式,可完全通过手动感应进行信息切换,观察水温及水量等参数。

  “大家都在谈智能硬件,但大多数产品仍然缺乏想象力,是不是可穿戴、能上网、能用手机APP来关联控制,就叫做智能硬件?”睿讴科技CEO尹继圣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这家名不见经传的深圳企业已投入数百万元来研发这个看似理念和技术超前的智能水杯。在尹继圣看来,智能硬件并非巨头的专利,这个全新的创新空间只需要敢想敢做。

  Ocup是近两年来中国智能硬件风潮的一个缩影。越来越多以智能为标签的产品不断涌入市场,插座、手表、灯泡、路由器、体温计、窗帘,这些日常生活中的普通物件,如今都因加上了“智能”二字,变身为高科技产品。

  而这些仅仅是一小部分已推向市场的智能硬件,更多智能化的创造还在路上。


巨头的刺激

  2014年1月14日,谷歌宣布与“iPod之父”托尼·法代尔创办的智能家居公司Nest Labs达成收购协议,以32亿美元买下后者全部资产。成立于2011年的Nest公司此前因推出智能温控装置而受到市场关注。

  业内人士认为,谷歌此次收购预示着将借助Nest在智能硬件领域的市场和经验优势,大力开拓智能硬件市场。而这直接促进了全球智能硬件市场的崛起和发展。

  “谷歌这样的巨头涉足智能硬件,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说明智能硬件大有潜力。”硬创邦CEO张路告诉本刊记者。从此时起,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智能硬件市场开始出现高速增长,潮流不可遏止。

  其实,早在2012年4月谷歌就推出了智能眼镜。次年10月,谷歌又推出新一代Google Glass智能眼镜。

  另一科技巨头苹果公司除了推出Apple Watch之外,还推出了智能家居管理应用平台HomeKit。

  硅谷巨头的刺激,使众多国内厂商跃跃欲试。

  阿里巴巴在智能电视领域牵头成立了SmartTV联盟,同时投资华数、文化中国等内容厂商,推出天猫魔盒电视盒,并与华数合作推出电视支付;在智能家居领域则投资了海尔,与格力等合作在智能家电中接入阿里云服务。

  百度除了自有品牌的数款产品之外,还建立了服务于健康云的dulife智能硬件平台,推出MUMU血压仪、Boom Band手环等明星产品;在技术之外,百度还与京东合作JD+智能硬件计划、与TCL合作力推TV+智能电视、投资智能家居厂商海眸科技和智能汽车Carnet。

  360公司则在两年间相继推出360随身WIFI、360智键、360安全手环等数款智能硬件产品,还与TCL合作推出360空气卫士。

  刚刚在中国推出智能代步工具“风火轮”的阿克顿公司首席营销官熊建洲告诉本刊记者,风火轮的出现正是受到了这种环境的影响。阿克顿的母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美国公司,“在美国,这种市场的感染力更大,国际巨头们的加入让大家忽略风险,敢于尝试。”

  一个不能忽略的事实是,智能硬件市场的发展潜力不可小觑。据艾瑞咨询的数据,中国2015年可穿戴设备市场出货量将达到4000万部,可穿戴设备市场规模将达到114.9亿元,是2012年6.1亿元市场规模的19倍。


  

谷歌公司联合创始人之一布林(左)在黛安娜·冯·弗斯滕伯格品牌2013 春夏时装秀开始前为品牌设计师调整她的谷歌智能眼镜


同质化产品

  智能硬件是什么?业内并没有一个准确清晰的定义。社会普遍认可的定义是,智能硬件就是将一个物体与网络联接起来,通过网络实现远程操控,摆脱以往完全依靠手工操作的模式,即所谓的“物联网”。更进一步说,智能硬件就是能够通过手机APP操控的硬件。

  “现在中国市场上的智能硬件无一例外都是通过联网来实现智能化,但不能说任何一个东西联网了就智能了,因为它的本质还是人在操作。”张路说。

  行业观察人士谢军认为,更大的问题是,很多智能硬件往往是由一个创意诞生,并没有充分考虑用户和市场的需求,导致产品既不叫好也不叫座。

  这一点张路感受颇深。硬创邦本身就是一个为智能硬件创业者服务的平台,在其位于中关村亿景大厦五楼的办公区内,多个创业团队在做智能产品的前期设计研发。“他们很有想法,但是缺少对市场的判断。”张路说。

  更大的问题在于产品同质化,使得原本就不成熟的市场更显混乱。

  本刊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市场上在售的智能硬件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以测量身体各项数据为主的健康类产品,如以Apple Watch为代表的智能腕表、智能血压计等;第二类是与人们日常生活相关的家庭服务类产品,如智能插座、智能路由器,智能窗帘等;第三类是交通服务类产品,主要集中在汽车领域,比如腾讯路宝、风火轮等。

  “这三个领域是智能化需求最迫切的领域,也是成功率最高的领域,因此同质化严重。”谢军说。

  以智能手环为例,大批国内外巨头扎堆,包括著名的蓝牙耳机厂商Jawbone的腕带设备、索尼的SmartBand手环、华为的荣耀手环、OPPO的O-Band手环、TCL的BoomBand手环、360的儿童智能手环等。

  而在智能化程度最高的腕表领域,角力更加激烈。三星先后推出了五款智能腕表,还有索尼的Smart Watch、中兴的Grand Watch等。

  尹继圣和熊建洲都认为,智能硬件未来的发展方向是细分市场,“在大腕云集的智能硬件领域,只有把细分市场做好,才能有成功的机会。”


待完善的产业链

  在业内人士看来,产品跳票是目前智能硬件领域急需解决的问题。“很多产品在预售时吊足胃口,但真正出货时却根本满足不了市场需求。”谢军说。

  2013年底,生产智能手表的土曼科技就遇到了这个问题。土曼手表号称在14小时内预定18698个,原本公布的发货时间为11月11日,但由于供应链问题,直到12月22日才发出第一批500部测试工程机——供应链出了问题,产品质量达不到预期。

  这种情况在智能硬件产业圈中司空见惯。更严重的还曾因质量不合格而造成返工。

  国内的智能硬件开发者有两种,一种是有互联网公司背景者,另一种是有硬件公司背景者,前者的优势在于创意,劣势在于市场、资金和产品把控,而后者刚好相反。

  而对于他们来说,产业链的影响都不可避免。“这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谢军说,随着市场的扩大,智能硬件产业链也在改善。


  正如熊建洲所言:“做智能硬件,必须从理想主义变为务实,保证产品真正接上地气。”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