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7-12-21

  如2015年,“成都服务”发现,“证明难”的问题投诉较多,且最容易引发市民的不满情绪。因此,在当期的月报中,徐剑箫通过数据和案例资料,向市政府反映了这一问题。随后,成都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一次证明材料清理工作。

  让徐剑箫印象深刻的是,这次工作中,一位市民通过微博反映,其父在家中去世后,因为没有医院的死亡证明,当地的派出所又拒绝开具正常死亡证明,导致父亲无法火化、销户。

  后来,“成都服务”工作人员通过查阅文件发现,此前成都市多家部门联合行文,已明确了对这种情况的处理方法,只是当地公安部门不了解情况,才拒绝开具证明。

  “我们与当地公安部门沟通之后,那位网友顺利地拿到了证明文件,办理父亲的身后事。同时当地公安部门还对相关事项进行了调整,让同样的问题不再‘复发’。”徐剑箫说。

  徐剑箫指出,“成都服务”投入运营4年以来,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这些案例和数据使成都市的管理者明白,“服务做好了,负面舆情就会大大减少”。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