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徐颖2017-12-21

  在望京生活12年,金志映开过炒年糕小店、在高尔夫俱乐部工作过、帮房地产商卖过房子。她的丈夫洪星哲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在望京生活十多年,事业取得了一些进展,一双儿女在这里长大,我一直对北京怀有感激之心,现在回到首尔会不认识路,只有回到望京才觉得是回家了。”

  地处北京朝阳区的望京街道,辖域面积10.36平方公里,总人口约26万,相当于一个县级市的人口数量,其中有超过2.5万韩国人居住生活于此。这里到处是韩国超市、韩国连锁品牌咖啡厅、旅行社、药店、韩国跆拳道馆,韩式服装小店。对于不少韩国人来说,望京是真正的家。


  从北京亚运会到亚洲金融危机

  北京韩国人会会长金容完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望京在1990年下半年开始成为韩国企业主、驻在员以及中国朝鲜族公民聚集生活的地区。当时望京生活成本低,又与机场较近,因此许多韩国人居住在这里。

  北京市社科院副研究员马晓燕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按照当时的规定,外籍人士在北京需要住在使馆区和涉外酒店里。丽都饭店就是其中一家涉外酒店,又是望京较早建成的建筑,因此成为韩国人到北京后较早落脚的地方。

  上世纪90年代初,20岁刚出头的张斌就在丽都饭店工作。他对韩国人最初的印象来自于1990年北京亚运会时,饭店里住进来好多拿着太极旗的人,“1992年,中韩两国建交之后,这里接待的韩国旅行团逐渐增多,每周有100多人。”

  彼时,三里屯还没有形成外国人聚集区,丽都饭店的“高级”配套颇受韩国人喜爱,张斌说,丽都饭店的保龄球馆、酒吧、DISCO舞厅都有韩国客人的身影。

  那个时候,外国人穿梭的丽都饭店与周边区域形成了鲜明对比,“从丽都饭店走出去之后很荒凉,周围没什么店铺和高档住宅。”张斌说。

  马晓燕说,除了丽都饭店,望京周围有招收韩国学生的中医学院、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经济干部管理学院等,也使得望京地区聚集了一些韩国学生及家长。

  马晓燕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成为促使望京的韩国人进一步增多的因素。虽然危机造成部分韩资企业退出中国,但回国的韩国人在国内更加感受到就业和生存的压力,于是,一些普通韩国人开始大量涌向在危机中经济坚挺的中国。

  2000年以后,韩国人开始大规模来到望京。他们在此处居住、工作、学习、生活,也带动了这一地区的发展。

  崔赫就是1998年金融危机之后来中国寻求机会的韩国人之一。当时,他所在的银行业绩不景气,他抱着来中国看看的想法申请攻读北京工商大学的研究生。

  2001年,还在读研究生的崔赫用积蓄投资50万元在一所大学附近开了网吧,吸引了很多留学生,仅四个月就回本了。

  后来,崔赫的妻子也带女儿来北京生活,为方便女儿就读韩国国际学校的小学部,崔赫一家搬到了望京居住。此时,这里已经有很多韩国人开的店铺,就连中国人开的店铺也都有韩语标识,生活非常方便。


  在中国邻居家里放备用钥匙

  来望京的不止是单打独斗的“散客”。

  马晓燕说,中国的资源和市场优势对韩国中小企业家极具吸引力。韩国的大公司派往中国的常驻代表,很快就习惯了在中国的舒适生活,任期届满之后,不少人仍选择留下自主创业。

  金志映的丈夫洪星哲就属于这一类。2004年他所在的韩国企业在望京成立分公司,他被派驻北京,在北京分公司撤销后,他选择辞职留在北京,创办了一家品牌视觉设计公司。

  “中国有一种向上发展的魅力。”他说。

  2005年初,金志映带着八岁的儿子和九岁的女儿搬到望京与丈夫团聚。她回忆说,这些年,她从最初只是与中国邻居生涩地说声“你好”,慢慢地和他们一起去南湖菜市场买菜,后来干脆把备用钥匙放在邻居家里。

  金志映说,2008年,她在一家高尔夫球场负责管理VIP房间,这一年,身边的很多韩国朋友因为金融危机受到影响,但他们一家选择继续留在中国。

  经历了一段困难时光之后,2010年开始,金志映一家的生活有了好转。一个原因是,丈夫洪星哲经营的品牌视觉设计公司客户群体开始发生转变。

  “最初的主要客户是韩国人,到如今90%以上都是中国客户,中国餐饮市场非常大,对于品牌设计的需求更大。”他说。


  来中国大陆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

  金志映认为中国的教育水平很不错,中国也很适合年轻人的发展。两年前,她的女儿进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习,这令她十分骄傲。

  根据中国教育部官方信息,韩国是2016年来中国大陆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当年,韩国来中国大陆的留学生达到70540人。

  一些毕业于北京高校的韩国年轻人也选择留在望京生活。在望京SOHO上班的安相恩也曾就读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父母不是很支持我在中国工作,他们想和我住在一个国家,但是我已经无法适应韩国了。”她说。

  安相恩在望京与中国室友一起租了一个三居室,她告诉本刊记者,望京的生活质量很不错。每周末,她都会去找好玩的画廊、商店看看。“对于未来还没有太多打算,我想在中国把基础打好,语言上还要学习。”她说。

  崔赫的妻子此前一直做全职太太,现在女儿长大了,她开始在望京的一家商场经营甜品店。“甜品店的租金一个月3万元,好在有很多回头客,还是赚钱。”他说。

  随着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金志映感到与在韩国的家人沟通更加便捷了,她教会了韩国的家人使用微信,建了一个家庭群,每天都会在群里问候“你们吃得怎么样了?”

  (应受访者要求,崔赫为化名)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5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