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燕2017-12-21

  不少人的右手中指内侧有一层老茧,这是小学语文老师陪伴终身的纪念品:长年累月在生字本上一个字写一行的练习,让人们牢牢记住大量字的书写方式的同时,也让笔在指端磨出了茧。

  不过,以后这样的“写字茧”说不定会成为暴露年龄的特征。如今,人们写的字已经越来越少了,短暂的握笔不大可能再让手指磨出老茧。

  在电脑键盘与手机屏幕上打字已是当前书面沟通的主要形式,整齐的打印文件也给阅读带来方便。有人预言,书写作为一种技能正在消亡,手写文字正面临生存挑战。


  书写是不是新的竹简雕刻

  取代“写字茧”的新的书写方式,最先影响到的是孩子。

  在这个孩子们从出生起就在手机与平板电脑上点击触碰的年代,“书写”中的“写”这个部分悄悄发生了变化。

  在国外,以前学校里每个孩子都要学习把字母连在一起写字的方式,写连体字母长期以来也一直是西方教育界的通行标准。但如今,情况已有所变化。

  在包括芬兰在内的一些国家的学校里,打字课取代了连笔字母的写字课。而美国从2013年起,连笔字母书写已经被调出核心课纲。虽然包括亚利桑那州在内的几个州仍然重视标准化的连笔书写教育,但他们已经不是主流。

  世界各地的很多学校已在课程中降低了书写课程的重要性。孩子们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电脑上操作打印作业。在孩子们看来,再写连体字母就像使用鹅毛笔写字一样古老。

  美国教育机构发布的一份报告称:“300多年来,美国的中小学一直在教授连体书写,连体书写一度是主要通信方式。然而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连体书写在小学教学大纲中的重要性逐渐下降。学生与其花时间学习连体书写,不如学习更有意义的教育内容。”

  连体书写被当作是过时的技能,因为不少人认为在数字世界,强迫儿童用他们以后几乎用不到的字体写字是浪费时间。在他们看来,教育内容应当得到优先对待,让孩子们为计算机时代做好准备。在全球化时代,真正重要的是键盘,而不是书写。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中国,现在孩子们的书写量已经在“减负”的名义下减少,越来越多的时间用在电子输入上。

  实际上,类似于手写文字的生存挑战,在信息的承载传递历史中已经发生多次。比如,在毛笔和纸张刚刚发明出来的时候,也会有老匠人在感叹竹简和雕刻工具的没落。但信息传递的方式并没有因为这些“哀伤”而停下脚步,笔和纸终究完成了信息领域的霸权,而竹简雕刻技术则被压缩在印章等领域作为小众技术而存在。

  竹简雕刻的昨天可能就是手写文字的明天。对于这一变化,我们也不用哀叹,毕竟当有了更新更好的技术时,大胆拥抱革新就好。

  文字书写当然也会存在,比如以书法的形式——正好和被时代淘汰的篆刻相得益彰。


  数字输入逐渐抢滩登陆

  现在正处于书写载体和方式革命性变化的时代,随着技术的成熟和逐渐普及,数字输入的优势正全方位展现出来。

  速度是数字输入最明显的优势,这一点已经在不少人和年长的人用微信聊天时显露出来。年轻些的人往往使用拼音等各种输入法,而年长的有不少使用手写输入,但他们在屏幕上一笔一画写字的速度明显慢一些。

  正如会出现手写输入一样,书写本身也在努力适应数字时代。《书写的历史及其未知未来》一书的作者安妮·特鲁贝克并不相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书写将要消亡,但她依然认为通过键盘等输入信息更有优势。

  特鲁贝克将书写比喻为开车。“当你开车开了一段时间后,你不会有意识地去想‘现在踩油门’或‘转一点方向盘’”,她解释,“你就这么做了。而这也是我们想让孩子们在学写字的时候实现的目标。你我都不会想‘现在转个圈去写字母’——或者‘现在在键盘上去找r键’。如此,我们的大脑能有余力去思考更为重要的问题——我们开车的目的地,路边的行道树,或者我们正在写的文字所表达的意义等。”

  特鲁贝克相信学生学习键盘打字比学习手写更快:学生能够在更早的年纪就学会盲打,打字的速度也比手写更快,从而让他们能够有更多时间遣词造句。她认为,由于键盘打字带来的更好的自动性,同时书写课程在今天的孩子们教育中时间比重下降,他们的书面表达能力可能会更强。

  特鲁贝克的理论一定程度上被北欧国家芬兰所验证。芬兰在欧洲的先进学校教育方法中多方面领先,他们在2014年的一系列课程改革中修改了书写课程的指导要求,将以印刷与数码方式进行的书面交流放在更重要的地位。

  芬兰国家教育局的敏娜·哈曼表示,这样的改革带来的反馈基本是正面的。“芬兰国家教育局并没有收到来自教师、儿童或者家长的抱怨。”她说。

  哈曼提到,进行这样的改革,最重要的原因是书写已经不常用了。“你基本上用电脑来处理所有的文字,因此流畅的打字技能非常重要,”她说,“传统的手写文字在事后总是难以阅读。”

  尽管如此,还有技术试图取代打字输入,比如,语音识别软件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生活中,这是一种更加简单的数字化输入方式。当然,现在的难点在于对口音和语气的把握,一旦这方面的技术取得突破,那么书写将会遇到更激烈的竞争。


  孩子们还需写字吗

  手写肯定不会很快消失,起码现在的孩子还不能扔掉他们的文具盒与作业本。因为书写除了更加艺术范儿外,还有一些认知方面的优势。

  研究表明,书写可以刺激视觉识别和记忆保留。卡林·詹姆斯和劳拉·恩格哈特发现,书写对帮助孩子学习字母表可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发现被刊登在《神经科学与教育趋势》杂志上。

  在这项研究中,一群学龄前儿童练习通过各种方式学习字母,包括用手写出来,以及在键盘上打字。之后再向孩子们进行核磁共振扫描,当孩子们躺在扫描仪器中的时候,向他们展示各种字母。扫描显示,当孩子们看到了手写练习的字母时,大脑中的特定部分会被激活,而他们看到打字练习的字母时并不会有此反应。这表明,书写可能有助于孩子掌握阅读和写作。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发表的一项研究同样显示,笔比键盘更能加深人的记忆能力。

  研究人员发现,在笔记本电脑上做笔记的学生回答概念问题时,其表现不如使用传统笔记本的学生。通过手写方式做笔记的人对资料的理解更加到位,记忆也更牢固,原因是他们必须在头脑里处理这些信息,而不是逐字逐句地输入。

  另外一项发表在《应用认知心理学期刊》上的研究结果显示,通过手写方式记录信息的人能够更好地记住相对枯燥的信息。

  书写可以带来认知上的益处,创造艺术价值,传达个人情感,也可以帮助学生更快地学习,其价值不可低估。在过去几十年里,手机、打字机、电脑键盘和电子邮件的发明都没有消灭日常生活中的笔墨,而书写本身是一种充满流动性和适应性的实践。

  即使随着时代变迁,它不再是教育的中坚内容,日常交流也变得越来越不需用手写内容,但亲笔写下的那些字仍然没走到尽头。比如,眼看就到年底,人们会发现,收到一张手写贺卡与收到一张电子贺卡带来的愉悦感是完全不同的。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2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