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芦垚2017-12-28

  临近年底,2017年最为火热的新概念之一——粤港澳大湾区,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12月18日至2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此次会议中,在区域协调发展方面,粤港澳大湾区被列入2018年重点工作。

  在此之前,11月初,广东省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黄锻炼在香港出席一场推介会时透露,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已基本定稿,准备报国务院审批,争取年底公布。

  一出生便风华正茂,用来形容粤港澳大湾区再合适不过。

  有乐观的预测者已经公开表示,在不远的将来,粤港澳大湾区将会成为经济总量世界第一的湾区。

  而在不少舆论看来,这一预测似乎也并不夸张。从目前来看,粤港澳大湾区拥有极为优越的基础:仅以对于湾区发展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来看,粤港澳大湾区拥有全球最密集的海港群和空港群,其港口集装箱年吞吐量、机场旅客年吞吐量,已位居四大湾区之首。

  不过,体量巨大绝非粤港澳大湾区最大的特点。某种程度上看,粤港澳大湾区,是湾区中的“特区”。

  综观其他湾区,无不是在同一政治经济体制下运行。唯有粤港澳大湾区,在湾区的十一城中,拥有着举世无双的多样性制度环境:不仅有“一国两制”方针下的香港和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还有深圳、珠海两个经济特区,广东自贸区的南沙、前海蛇口和横琴三个片区。

  显然,多样化的制度环境给湾区的发展带来了不少障碍,尤其是湾区内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生产要素的流动,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但独一无二的丰富制度环境,同样会带来独一无二的多元化优势。

  在这一湾区中,既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长起来的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也有社会主义制度下生长起来的世界制造中心,世界顶级的科创中心,既可发挥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建造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也可依托资本主义制度的现有体系,依靠自由港吸引全球的资本、人才等。因此,制度的多样性和互补性为这一区域提供了无限的想象空间。自由港、特别行政区、经济特区、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在大湾区的制度叠加效应,为贸易和产业合作提供了巨大的选择空间。

  一个可以预期的前景是,如能不断提高湾区内不同城市之间的协作和融合水平,不断发挥特别行政区、经济特区的制度优越性,这个全世界湾区中制度环境最为特别的“特区”,将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巨大能量。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20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