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徐颖2017-12-28

  刘婷婷,来自中国安徽的一名普通“80后”,有着另一个特别的身份:韩国的第一位中国籍公务员。

  2015年,偶然得知济州特别自治道道厅(以下简称济州道厅,道厅相当于中国的省政府)正在招聘精通中韩双语的公务人员,刘婷婷投了简历,随后幸运地被录取,至今已工作了两年半时间。

  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她经历了什么?以下是刘婷婷的口述。


  “你还是中国国籍吗”

  2015年春天,我从一位教授那里得知济州道厅招聘的消息。招聘的部门是济州道厅的中国合作组,职位要求精通中文和韩语,且没有国籍限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递交了相关材料,几日后便接到了笔试、面试通知。

  参加笔试、面试的一共有十几个人,大部分都是韩国人,还有两三个中国的朝鲜族公民。开始,我有点不自信,毕竟韩语不是我的母语。

  面试的时间大约半个小时,至少有七位面试官参加,问题包括用韩语自我介绍,阐述希望进道厅工作的原因,对中国企业在济州投资的看法,济州除了房地产还有哪些领域可以吸引中国投资,等等。最终,我顺利战胜了对手,通过面试。

  韩国公务员的入职需要提供户籍所在地开具的无犯罪证明,用韩语翻译后,去领事馆盖章即可。

  2015年6月,我正式入职,成为第一个中国籍的韩国公务员。

  此后,在工作中,我跟中方人员交流介绍自己时,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你还是中国国籍吗?”

  有时候,我也觉得韩国录用外国籍公务员不可思议,毕竟公务员是对保密性要求很高的职业。


  为何要聘用中国人

  韩国公务员系统的职位也分很多级,最低的是九级,以前进入道厅需要七级或者七级以上。一般来说,公务员晋升到这个级别时,都要超过40岁了。作为一名“80后”,我成了道厅里并不多见的年轻面孔。

  包括我在内,济州道厅的中国合作组一共有4人。我的直属领导组长55岁,是一名五级公务员,他曾经因为引进中国投资获得过“总统奖”。组里的另外两位同事,也是超过50岁的男性。

  中国合作组是2015年1月设立的。说到中国合作组,不得不提及济州道知事元喜龙,他曾在北京大学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学习了半年,对中国有所了解,经常强调要重视与中国的合作。上任后,他很快就成立了中国合作组,只要是与济州有关的中国事务,均有中国组参与。

  入职后我问组长,为什么这个岗位要聘用中国人。他告诉我:“即使韩国人中文说得再好,也与中国人有一定的思想差异,不可能100%了解中国人的做事方式,所以聘请中国人是有必要的。”

  而我的工作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双方矛盾,加强双方互利共赢。


  把中韩双方拉进一个微信群

  入职两个月时,我接到了陪同道知事元喜龙到上海、广东访问并担任翻译的任务。道知事的中文听力很好,给他做翻译还是很有压力的。

  访问的第二天,在一场会议上,道知事作了一长段没有停顿的发言,我记录了满满一张A4纸,翻译没有出现差错。

  正是这次任务使很多同事对我刮目相看。组长对我说:“第一次看到你很失望,个子那么小,估计工作也不会太认真,没想到做得这么好。”

  不过,比起翻译工作,如何协调中韩双方事无巨细的工作,挑战更大。因为协调工作不能仅是简单的语言沟通,还需要把握对方的态度、通话时的语气。

  加入中国组后,我还教会了韩国同事们使用微信,这也使大家与中方的沟通更畅通。

  2015年11月,道知事计划率领包括企业家、民间艺术团、厨师等180多人的团去海南访问。其中,参加海南的欢乐节、济州旅游说明会的筹备工作由我们负责。

  当时,海南主办方为济州的民间艺术团预先作了演出安排,但艺术团的演员们对安排有不同意见。于是,我把海南和济州两边的协调人员都拉进了一个微信群,保持时时沟通,最终,通过几天的协调,找到了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增信释疑

  与协调事务相比,消除中韩双方民众的误解更具挑战。

  2016年,国庆“黄金周”期间,出现了中国游客前往济州旅游被拒签关小黑屋的事件。

  作为双方交流的桥梁,消除双方误会是我的责任。

  第一时间,我提议组织中国所有驻韩记者来济州与出入境管理局、警察厅的工作人员进行面对面交流。

  交流之中,记者们提出的问题比较尖锐,双方都带着情绪。作为翻译,我尽最大努力把语气转换得更平和。最终,交流进行得比较顺利,中韩双方也多了一些相互了解。

  现在,我正开始重新制订自己的未来计划。

  旅游业是济州的支柱产业。在济州的外国游客中,中国游客占了85%以上。

  但是,济州的旅游业存在比较突出的问题——低价游普遍存在。低价游不但没给当地道民带来实际好处,也损害了中国游客的切实利益。2018年上半年,我的工作目标就是要通过与中方合作,最大限度减少低价游,帮助开发、推广高品质旅游线路。

  人的未来都是一个未知数,不知道今后我的韩国公务员生涯会走到何时。但只要在这个岗位上,我就会尽我所能,做中韩交流的桥梁。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