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周科 陈立新2017-12-28

  穿戴名牌服装、名贵首饰,出行坐头等舱、保姆跟随,背后却久拖债务拒不还款,处处逃避追查。不久前,被纳入全国法院失信人员名单的女“老赖”在深圳被扣押,终将其拖欠的700多万元债务执结。

  五年来,深圳法院综合运用多种科技手段,在案件执行难问题上努力寻找破解之道,执行到位率从50%跃升至80%。


  “一网两台”织起“天罗地网”

  2017年10月13日,某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丽在深圳下飞机时,被福田法院的执行法官和司法警察依法拘留。

  “借助‘鹰眼查控网’,执行法官仅用几个小时就完成其信息查找到成功控制的过程。”福田法院副院长丁健说。

  此前,具有清偿能力的张丽长期躲避追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书,被法院纳入失信黑名单。可是,被拘留后,她仍然兜圈子抵赖。在法院强制执行的威慑力面前,她最终将全部723.74万元案款执结到位,并接受法院10万元罚款。

  案件执行难,难在被执行人及其财产难查。2012年以来,深圳法院运用“一网两台”科技手段,将“鹰眼”植入“老赖”生活的各个场景和细节,打通了集中办理和执行环节。

  “一网两台”即鹰眼查控网、极光集约平台和速控平台。鹰眼查控网是深圳法院创立的对被执行人及其相关人员的财产和人身进行查控的网络工作平台,它通过整合被执行人户籍、出入境等信息“查人”,通过整合被执行人名下房地产、车辆、股权、证券、银行存款等财产信息“找物”,解决了司法执行中精准快速“查人找物”问题。

  “比如被执行人西宁市某公司,我们在电脑前仅用8个小时就控制了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持有市值达9000余万元的巨额股票。”深圳市中院执行局实施处副处长张俊斌说。

  本刊记者了解到,在财产查控方面,鹰眼查控网已与44家协助、联动单位联网,财产查控种类扩展到28项,基本覆盖了被执行人的记名财产;在人员查询方面,该网可以查询被执行人多方面的个人信息,并可据此实施机场安检布控、手机轨迹定位、身份证临控定位等控制功能。


  “对症良方”展现强大威力

  “‘一网两台’查人找物,如同病症找到‘良方’,让强制执行展现出强大威力。”深圳市中院院长万国营说。

  统计数据显示,五年间,鹰眼查控网累计查询到财产近971万项,让约440亿元的现金回到债权人口袋。累计人员查询29473人次,人员控制3542人次。

  譬如,深圳法院曾仅用4个小时就完成了对某黑社会组织134名成员的财产查控。

  与此同时,法院人力成本也在减少。“在司法查控的人员方面,我们已由50多人精简为7人。”万国营说,极光集约平台帮助执行法官一次性实施多个相近或同类任务,最大限度地整合数量庞大、重复率高的事务性工作;速控平台运行三个月内,自动生成并发送文书两千多份,节约盖章一万多次。

  如今,在强大的威慑力面前,主动到法院履行义务的被执行人增多。丁健说,2017年1月以来,福田法院共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2297人,已促成1193名被失信惩戒的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义务。

  据统计,深圳全市法院执行到位率已从2012年的52.88%提升到今年的80.1%,执行办案周期从六个月降低到四个月,执行信访率下降了63%。


  主动惩戒迎接诚信2.0时代

  “在执行难问题上,深圳法院摸索到了破解之道。”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运清说,深圳法院在失信者黑名单制度基础上进一步创新思路,对失信行为惩戒加码升级,使得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最大限度的实现。

  当前,执行难问题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存在,多地在这个问题上探索新路子。比如公共场合屏幕上公布“老赖”信息、推出“失信彩铃”、悬赏执行保险以及限制贷款、招投标、注册公司等创新手段。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随着社会进入转型期,人们交往半径扩大,流动性增强,传统的熟人社会已被陌生人社会所取代,以道德号召、舆论谴责为主维系社会诚信1.0模式逐渐失灵,现代社会需要一套与之相匹配的维系诚信的2.0体系。

  “那就是要进一步推进诚信建设制度化,把伦理道德的柔性规范和制度法律的刚性约束结合起来,让消极性的禁止变成主动性的惩戒,提高违法失信的社会成本,构建起不愿失信、不能失信、不敢失信的体制机制。”陆杰华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