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雪梅 鲁雨涵2018-01-11

  经过三年的筹建,2017年11月25日,苏宁艺术馆在上海苏州河畔举办了“博古观今·翰墨承绪”开馆盛典。

  无论是创纪录地以超3亿元拍下元代任仁发的《五王醉归图卷》,还是众多文博专家给出“国内顶级民营博物馆”的评价,都让苏宁艺术馆甫一开馆就备受瞩目。

  在民营博物馆迅猛发展的今天,苏宁艺术馆是否能作为标杆开创新的发展模式,为大多数举步维艰的民营博物馆提供一种“新活法”?


  从独乐乐到众乐乐

  宋代夏圭的《山庄暮雪》、陈容的《戏珠龙图》,元代吴镇的《野竹图》,明代沈周和文征明的《钓雪书画合璧》、郑重的《江山胜览图》,近代张大千的《羲之换鹅图》等,这些成交价创纪录的中国名家大作,曾经“养在深闺无人识”,如今都被陈列在五层高的苏宁艺术馆中,公众随时可以一睹为快。

  苏宁艺术馆的筹建和苏宁环球集团董事长张桂平对中国古代书画的浓厚兴趣分不开。

  张桂平被圈内公认为中国书画的超级藏家,“建艺术馆和博物馆是每个喜欢收藏的人的毕生追求,对我来说肯定也有这个理想,筹建苏宁艺术馆也就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了。”

  经过20余年的收藏之后,张桂平在梳理中国古代艺术史脉络的基础上,藏品体系日趋完整,也成就了今天的苏宁艺术馆开馆大展“博古观今·翰墨承绪”。

  据苏宁文产集团副总裁马莉莉介绍,艺术馆从馆藏的三千余件历代名家作品中,重点遴选出了唐、宋、元、明、清至20世纪的书画作品二百余件、器物近二百件进行展览展示。

  “大多数博物馆的展览都是片段式的、剪影式的、局部篇章式的展览,此次大展给观者带来的则是一部相对完整的中国绘画书法史陈列展。”马莉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公众脑海中,许多真品似乎只有国有博物馆才拥有。对此,马莉莉介绍,苏宁艺术馆对藏品的鉴定制定了严格的流程,除依托专职顾问对藏品进行鉴定把关外,还依托江苏省文化厅文物鉴定专家库随机选取专家,对藏品进行背靠背鉴定,保障收藏作品的品质。

  “量大、质精、成体系,令人震撼,是国内非常难得的数一数二的私人收藏。” 上海大学副校长、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原司长段勇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如此感叹。在段勇看来,《戏珠龙图》《五王醉归图卷》等艺术珍品,即便是和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等顶级博物馆的藏品相比,也毫不逊色。

  恭王府博物馆馆长孙旭光在提到苏宁艺术馆的馆藏时也肯定了它的系统性,无论是对研究者还是对欣赏者来讲,这些馆藏都可以还原一个完整的中国美术史脉络。“收藏本来是一个私人爱好,现在开放、共享给了所有观众,从‘独乐乐’变成了‘众乐乐’。”


  用新时代语言讲中国故事

  张桂平告诉本刊记者,打造苏宁艺术馆,网罗最优秀的传统文化,是苏宁环球“做百年苏宁”的根基。“苏宁艺术馆立志以打造中国文博体系标杆为目标,成为中国非国有博物馆品牌标杆。”

  这种标杆作用,首先就体现在硬件方面。马莉莉向记者介绍,苏宁艺术馆选择了博物馆的最高陈列配置,“在文物保护、恒温恒湿环境控制、展览展示设计等方面都达到了国际一流博物馆标准。”另外,全馆采用了高清晰无反光玻璃,加上专业的灯光配置,“最大限度地展现、还原了古代书画和古代器物的细节之美。”

  苏宁艺术馆整体为纯法式建筑,地上五层地下一层,建筑面积超过5000平方米。在展厅设计上,艺术馆借鉴了《兰亭序》曲水流觞、吟咏诗词的风雅,将整个展厅打造成山水园林,让观者仿佛置身于园林中游览一般。

  在新媒体时代,苏宁艺术馆也积极运用AR、VR、APP定位导览与讲解等新技术,实现了智慧展陈的效果,互动展览大大增强了参观者的体验乐趣。

  马莉莉特别向本刊介绍了《江山胜览图》和《五王醉归图卷》。《江山胜览图》纸本长406厘米,高27.5厘米,为明代著名画家郑重历时二十年所绘。苏宁艺术馆运用多媒体技术,以《江山胜览图》为蓝本,用动画形式转动画轴徐徐展开画卷,让人耳目一新,仿佛置身于馆藏书画长卷之中,流连忘返。

  而馆藏元代任仁发的《五王醉归图卷》,则使用了裸眼3D技术,描绘了唐王朝的五位王子酒醉归宫的场景,借鉴了唐代绘画中的楼阁花鸟山水等景致,配合高度还原的声音效果和逼真的动态演绎,再现了1000多年前大唐盛世的景象,让画面“复活”,更具备故事性和情境感。

  除此之外,凭借其拥有的馆藏作品资源和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性,苏宁艺术馆探索艺术家、文创、版权的三重聚合在未来IP市场上的可能性。

  “艺术馆拥有大量的IP优势资源,这些优势资源逐步为艺术家提炼升华,帮助艺术家再创作,势必会产生出巨大的爆发力。”例如由《五王醉归图卷》衍生出的定制葡萄酒,就是苏宁艺术馆在文创上的新尝试。

  马莉莉还告诉记者,苏宁博物馆加盟了文化部体系博物馆文创联盟,以获得推广传播上的渠道优势,保障艺术馆的良性运营。

  四川三星堆博物馆馆长朱家可也非常看好未来与苏宁艺术馆在文创领域的合作,他认为,博物馆要做好两件事情,一个是事业,第二个是产业。让文物活起来,文化走出去,除举办常规展览外,还需要推动藏品IP化。“大家抱团,相互借力。”

  张桂平将苏宁艺术馆的优势总结为一句话:“用新时代的语言,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华文化,助推中国艺术走向国际化。” 


  资源互动

  马莉莉介绍,苏宁艺术馆借鉴了先进的国际博物馆理事会的运营方式,依托中国民族文化艺术基金会“苏宁文化艺术发展专项基金”进行运营。

  中国民族文化艺术基金会理事长吴杰向本刊介绍了“苏宁文化艺术发展专项基金”的设立初衷:“近几年非国有博物馆发展迅速,但存在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情况,不仅影响博物馆健康发展,而且严重误人子弟。基金会希望在国有博物馆发挥示范作用前提下,与非国有博物馆共同建设博物馆。”

  在数量庞大的民营博物馆中,包括在各省文物局备案的非国有博物馆,也包括未备案但已工商注册的私人藏馆。

  截至2016年,全国已经备案的博物馆数量是4873座,其中,非国有博物馆的数量超过四分之一,达到了1297座,“相当于每4家博物馆中就有1家非国有博物馆,这还不包括近2000座未备案的各类私人收藏馆等。”段勇介绍。

  然而,数量的高速增长并不是质量的保证。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系主任、教授陆建松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由于自身经营和外界环境原因,“运营得好的民营博物馆不会超过所有民营博物馆的20%。”

  “苏宁环球集团捐赠并发起该项基金,目的就在于传承和发扬民族文化,保护中国珍贵艺术品,推进非国有博物馆事业的发展。”马莉莉说。

  目前,苏宁艺术馆已经与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北京恭王府博物馆、四川三星堆博物馆等全国一流博物馆建立了紧密互动交流,例如跟恭王府博物馆共同举办的“皇室尊宠·苒苒物华”以及跟丹麦皇室展览签约等,都已经确定了日程。

  “今后,苏宁艺术馆每年还将作品分成不同的主题在国内外各大博物馆进行巡回展览,依托‘精品展览引进来,经典展品走出去’的交互形式,共同实践和推动非国有博物馆走入规范运行。”张桂平说。

  孙旭光也告诉记者,苏宁艺术馆和恭王府博物馆的藏品各有特点和优势,既可以进行藏品的交流,也可以共同策划展览,“国家级博物馆的主动参与,可以规范民营博物馆的行为,提高他们的收藏水平和展示水平,防止其走偏和被误导。”

  在四川省文物局原局长赵川荣看来,“国有博物馆和非国有博物馆采取协议的合作方式,可以说是破冰之举,影响深远。”同时,赵川荣特别提醒,在展览交流过程中,“保证文物的安全要放在第一位。”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3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