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伟2018-01-18

  李颖做了7年调查记者后,果断辞职创业,她仅用一个下午就选定了办公室——位于北京西南五环外的房山优客工场。

  “对于有家庭的人而言,创业需要权衡很多东西,但共享办公打消了我的顾虑。”李颖说。“拎包办公”式的服务,让现年35岁的李颖毫不犹豫地租下8个工位,创办了自己的公关咨询公司。

  房山优客工场于2016年3月开始运营,半年内,3300多个工位被一抢而空。李颖认为,共享办公解决了初创企业最大的痛点。


  找到合适的办公室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的鼓励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怀揣创业梦想走出校门,然而现实常常将他们的热情浇熄。

  李颖说:“有人告诉我,你只要讲一个‘好故事’就行了。但创业的第一步其实是找到合适的办公室。”

  对于初创企业而言,因为没有合适的办公地点租用居民楼办公的屡见不鲜,然而这却带来诸多不便。IT创业者王鹏说:“我们不敢带投资人去看民宅里的公司,见投资人只能到五星级大酒店,结果被怀疑诈骗,导致融资失败。”

  事实上,中国各地有大量传统写字楼闲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市场与价格研究所2017年1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办公楼和商业营业用房库存压力仍比住宅大。

  这样的供需矛盾让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看到了机会。毛大庆认为,中国房地产行业不仅缺乏内容和运营,也缺乏对未来消费人群真实需求的呼应,比如大量崛起的年轻工作群体的办公需求。

  高力国际发布的《2017年灵活办公空间展望报告》中的数据显示,随着租户对办公空间灵活性的要求日益增强,联合办公空间将保持每年30%的增长率。优客工场项目运营2年多,已经覆盖中国30个城市,服务近8万人。

  毛大庆介绍,在入驻优客工场的4000多家公司中,有一半是初创企业,因此优客工场有别于发达国家的共享空间,不是简单的商业+社群化运营,而是针对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充当孵化器、加速器、共享空间等角色,以帮助中小微企业成长和做好不同级别企业的服务。


  桌子背后的服务

  毛大庆团队花了4个月的时间,把一个废弃的超市改造成优客工场的第一个社区——阳光100。与传统写字楼不同,除工位外,入驻企业可以共享健身设施、厨房、无人超市、洽谈区和咖啡吧,还可以通过APP预定会议室和所需的其他服务。

  李颖说,共享办公的好处显而易见:很多团队的创业阶段是基本同步的,有的在起步期,有的发展稍快一些,但大家都需要知识类的记账公司、法律服务,在集约空间里,可以快速找到需要的资源。

  在阳光100社区,每个工位月租金为1800~2200元人民币,但仍供不应求。因为联合办公密切了人与人的联系,在共享需求和服务的条件下,撮合交易成功率高。

  知识产权服务平台知呱呱入驻一年半,订单翻了7倍,社区内的大部分初创企业都通过知呱呱成功注册了公司。目前,知呱呱已成为优客工场的服务商,甚至进入了新加坡市场。

  体育赛事运营平台跑哪儿与社区内的公益组织黑土麦田合作,通过组织在湘西州边城的马拉松活动进行公益筹款。跑哪儿还利用刷脸公司的人脸识别技术,改变以往参赛选手通过号码簿寻找照片的办法。

  跑哪儿市场总监郑豪说:“你看到的只是一张桌子,其实很多服务是藏在桌子背后的。比如优客工场会对接投融资的需求,我们在这里先后获得了天使轮、Pre-A轮的融资。”

  郑豪认为,如果没有一个鼓励创新的办公环境,很难想象年轻人会愿意创业。共享办公让跑哪儿沉淀为一家体育业IT技术整合服务公司。


  招商局和服务局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而消解这种矛盾的一个尝试就是重新分配城市闲置资源,发掘本地化人才,为本地的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作贡献。

  与很多共享办公空间聚焦一线城市不同,优客工场将服务区域拓展至三、四线城市。2017年10月,河南开封和湖北襄阳的优客工场相继开业。

  毛大庆说,大量公司的移动化办公和多城市、多网点运营以及小微创业的蓬勃发展让共享办公在三、四线城市大有可为。

  毛大庆把优客工场比作地方政府的小微企业招商局和服务局。“凝聚创新的力量,招募招纳创新的团队,让他们产生社群式的化学互动,这是我们这个行业最根本的存在意义。”毛大庆说。

  即便在北京,优客工场最先开放的联合办公空间里也包含了房山、顺义等远郊区县。李颖家住房山,办公区位优势明显。不仅可以节省通勤时间,还能兼顾家庭需要。李颖说,企业做大了,也不准备搬走,因为这里可以对接本地资源和扶持政策,未来会成为一个创新发展的区域。

  “我的梦想是把我的公关咨询公司做成一个中国的智库。”李颖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5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