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8-01-25

  还有一些教师,已经多年不写文章了,但是网络课程开起来之后,他们受到启发,有了感悟,开始把自己的所感所思写下来。“老师们写文章的过程就是深度思考的过程,思考之后就会有行动。”邵锦堂说。


  “孩子们的眼里有了光”

  学生的变化更为显著。

  “孩子们的眼里有了光,更像孩子了。”邵锦堂告诉本刊记者。

  鹿马岔小学校长冯平感受尤为深刻。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在当地,家庭条件稍微好一点的,都会把孩子送到镇上去读书,留下来的都是家庭特别贫困的。

  2011年以前,鹿马岔小学还有200多名学生。在冯平的记忆里,那时校园里到处都能听到孩子们的读书声、嬉闹声,但2011年起,走的学生越来越多,学校也越来越冷清。到2017年,只剩下3个三四年级的孩子。

  而留下来的孩子往往比较胆怯,见到陌生人甚至都不敢说话。

  “现在通过网络课堂,他们见到了转走的同学,还学会了普通话,能够通过网络跟更多人交流了,慢慢就变得阳光自信起来。”

  常文轩就是网络课程联盟里的“小网红”。“每个网师都认识他,经常点名提问他。”冯平告诉本刊记者。

  在见到来参观的教师时,常文轩落落大方地为大家演唱歌曲。

  还有的孩子通过高质量的素质教育课程,找到了自己的特长和爱好。李静姝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起初并不喜欢上美术课,网络直播课开了之后,她越来越认真,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开始主动帮另一个同学完成画作。

  网络课程开起来之后,孩子们也变得更爱学习了。以前教学点的3个孩子都不大爱到学校上学,上课积极性也不高。而现在,每逢直播课,孩子们都迫不及待。

  “开这些课程并没有像我之前担心的那样影响学生其他课程的成绩,期中考试的时候,我们3个孩子的成绩都有了提升。”冯平说。

  在邵锦堂看来,学习成绩的提高并不是唯一的目的,孩子们发现爱好、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并树立自信,这些是更大的意义。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24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