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8-01-25

  大屏幕两端,相隔千里的学生和教师隔空上课和互动,这种互联网教育新模式在中国落后的农村地区已成为常见的场景。

  在向乡村输送优质的教育资源、弥补乡村教育的师资及课程资源不足方面,互联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互联网一定会为乡村教育带来颠覆性、跨越式的发展,但在技术和模式方面,还需要更多的探索和尝试。”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杰夫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

  在张杰夫看来,这种探索,在教育信息化进入2.0时代、互联网因素亟需在乡村教育改革中适时发挥作用的当下,显得更为紧迫,也更有价值。


  化“零和”为“双赢”

  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随着信息技术的兴起,互联网开始作为一个新的要素介入到教育的发展和改革中。教育信息化成为新趋势。

  对于教育基础薄弱的农村地区,信息化手段显得尤为迫切,因其可以突破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限制,让农村学生也能享受到优质师资及课程。

  首先是教学设备及基础网络不断改善,随着电子白板、教学一体机、电脑、投影仪等设备陆续进入乡村学校,基础设施的短板被逐渐补齐。

  囿于技术的发展,最初的网络教育主要采用录播模式:企业与名校名师合作,将录制好的名师课程通过互联网销售出去。这种模式下,曾诞生了一批知名学校的网络版本,如曾红极一时的101网校和北京四中网校。

  “录播模式作为一种单向输出的授课模式,缺乏互动,也无法为学生进行更多个性化的答疑解惑与辅导,因而效果并不理想。”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因此,在近十年的时间里,互联网教育始终未能实现规模化发展。“一批网校的衰落便是最好的说明。”吕森林认为。

  直到2015年下半年,直播模式逐渐成为互联网教育的主流。教师通过网络直播平台直接向学生进行远程授课,既可根据现场实时调整课程的内容,又可以和学生互动交流。

  这种模式获得了市场的认可,“2016年被称为网络课程的直播元年,直播的模式被普遍采用。”吕森林总结道。

  但直播模式也有明显的缺陷:线上老师在有限的时间内教授课程,无法完全介入线下教学场景,学生们仍然无法得到充分的答疑解惑及督导;而线下的老师在线上直播教学的场景中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一些公立学校,尤其是乡村学校会担心实行远程教学后,线下教师是否会被替代,该如何安置他们,怎样定位他们的角色。”张杰夫说。

  这阻碍了网络直播优质课程走进公立学校。

  2017年,“双师”模式出现了。通过重构学习场景,“双师”模式将线上和线下资源结合:在线上,互联网教育企业在一线城市汇集优质的教师资源,负责远程授课;线下则有一位助教负责做好学情分析、答疑解惑、维持秩序、批改作业等工作,辅助线上教师完成教学任务。

  “双师”模式从技术上解决了直播教学模式的缺陷,更为重要的是,它化解了线上线下师资的“零和”矛盾,促成了两者相辅相成的“共赢”局面。

  客观上,这为互联网教育的普及扫清了障碍。


  互联网直播教学接入课堂

  “‘双师’模式兴起后,市场一下子被激活了,很多教育机构都在根据自身的特点和定位,开始通过互联网向乡村输送教育资源。”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王雄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

  2015年,互联网教育平台沪江教育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沪江)启动了针对乡村学校的公益项目“互+计划”。在传统的派志愿者去当地支教的模式下,由于资源力量有限,该计划最初的帮扶对象只有一个——位于四川的一所只有10名学生的山村小学。

  2016年,在一次农村小规模学校(学生人数在100人以下)教师培训课上,沪江首席教育官吴虹了解到,全国有超过11万所小规模学校。

  “如果一家家去帮扶,是一项多么庞大的工程,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啊!”吴虹对《瞭望东方周刊》感叹道。

  “互+计划”团队意识到,必须改变模式。经过讨论,大家认为应该利用互联网实现迅速覆盖。

  在与小微学校交流的过程中,“互+计划”团队了解到,这些学校最缺的是音乐、美术等艺术课程的教师,希望能够通过网络首先把这些课程开起来。

  于是,沪江与四川广元微型学校发展联盟合作,由后者提供专业教师资源,沪江通过直播技术和平台,将音乐、美术等课程接入了联盟内18所微型学校。这被称为美丽乡村网络公益课堂。

  专业音乐、美术教师在远程上课,小微学校的老师们也没有闲着,在线下组织课堂、维持秩序、配合线上教师做课前准备,自己也同步学习视频中教师的授课方法。

  随着美丽乡村网络公益课堂的覆盖范围不断扩大,许多内容公司也加入进来。如少儿美术培训机构上海夏加儿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鲨鱼公园、彩虹花和阅汇、酷思熊等儿童素质开发机构等。据了解,目前共有30多家机构和公益组织参与其中。

  河南省三门峡市教育局对沪江的“双师”授课的网络公益课堂非常重视。如今,每学期开学前,当地各县区教育主管部门都会将各中小学的校长召集在一起,和“互+计划”团队介绍网络公益课堂的授课模式,制定统一的网络课程的课表。

  沪江提供给《瞭望东方周刊》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美丽乡村网络公益课堂已经覆盖全国10多个省,接入1000多所农村中小学。


  “双师”课堂走红乡村

  与沪江仅做平台不同,新东方集团于2017年刚刚组建的互联网教育平台北京双师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师东方),既有课程直播技术,更是优质内容的生产者。

  目前双师东方不仅通过旗下的“双师”学校向三四线城市拓展市场,也通过公益项目,向贵州、四川、河北等偏远山区或经济发展落后的县城高中进行优质课程输送。

  双师东方CEO冯大为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新东方每年都会派优秀教师到偏远地区进行为期2周左右的支教活动,2017年开始,“双师”模式开始成为新东方帮扶乡村教育的重要选择。

  目前,通过“双师”课堂,双师东方的网师正在为偏远和贫困地区的2000多名高三学生进行课业辅导。

  “涉及3个省、7个县,湖北有2个县很快也会接入。”冯大为补充道。

  具体来说,双师东方负责提供优秀的授课教师,当地学校则负责配置网络直播课程的设备和教学场地。课堂教学采用“双师”模式。

  在冯大为看来,新东方最大的优势就是师资。这些来自一线城市、毕业于名牌大学的网师们的知识储备、授课能力、教学风格,乃至答题技巧、临场应变的把握程度,都非常值得偏远贫困地区的教师学习。

  “2017年春,我们在四川的康定等几个地方进行了尝试。当时只上了几次课,高考时一些学生的成绩提升就非常明显。”冯大为表示。

  公益机构支教中国2.0也在尝试通过互联网,采用“双师”模式向乡村学校输送教育资源。其负责人朱隽靓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支教中国2.0既向农村中小学提供网络课程直播所需的基本设备,也会招募到志愿者,按当地小学的课程表,教授孩子们美术、音乐、科学等课程。

  “与其他机构大规模授课不同的是,我们每位志愿者都只固定为一所农村小学的一个班级上课。”朱隽靓说,这样安排主要是考虑农村儿童大多缺乏感情的互动、陪伴和交流,“我们希望生活在城市里的远程教师对孩子们来说是一个可以信任、倾诉和交流的对象。”

  目前,支教中国2.0的志愿者通过网络为全国偏远地区30多所学校的1300多名小学生讲课。志愿者大多来自一线城市,出身名校,综合素质较高,能够通过教学激发孩子们探究知识的欲望。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