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8-01-25

  “我们帮扶的一所乡村小学在前不久的一次地区性考试中,6个年级12门主科有8门获得了县里的第一名。校长在电话里一直激动地跟我说,这是他们以前从来不敢想的事情。”朱隽靓表示。

  南京师范大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常务副主任张乐天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农村学校限制少,班级规模小,未来中国的教育改革很可能首先在农村取得突破,“教育不应该只有一种模式,目前各主体的探索都有可能会成为改变中国教育的尝试。”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36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