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8-01-25

  “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的这些表述,让长期关注农村教育发展的任春荣有些激动。

  她是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副研究员,曾随支边的父母在农村长大,并在农村接受教育。她经历过乡村教育的辉煌,也亲眼看到农村的教师和学生“流失”严重,乡村教育遭遇困境。

  近几年,令任春荣欣慰的是,国家不断加大对乡村教育的投入,除着力改善乡村学校办学条件之外,还通过一系列乡村教师培训计划和项目,提升乡村教师的整体素质水平。

  同时,互联网发展所带来的新技术和新模式,也在搅动乡村教育日渐沉寂的池水。她发现,一些地方的乡村学校正在尝试利用互联网进行网络直播教学,引入优质的教育资源,也盘活乡村的自有资源,激发乡村教育的活力。

  “在互联网技术真正发挥作用之后,乡村教育变了。”任春荣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南京师范大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常务副主任张乐天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坦言:“对于乡村教育来说,互联网技术的运用为其发展提供了一次难得的机遇。”


   不足10人的乡村教学点3.39万个

  改革开放以来,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城。随着人口的持续外迁,农村生源不断减少。

  而由于农民经济收入的增加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他们又在为子女寻求更好的教育资源,越来越多人将孩子送到城镇学校读书,出现了“农村送镇里,镇里送县里,县里送市里”的趋势。

  2017年9月,教育部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8510号建议的答复中指出:2016年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在城镇就读的比例达到75.01%,超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近18个百分点。

  大量学生向城镇流动,适龄儿童不断减少,必然带来乡村小规模(一般指学生人数在100人以下)学校的增加。

  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6》中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乡村100名学生以下的小规模学校的数量超过11万所,其中不足10人的乡村教学点达3.39万个。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王雄认为,城乡之间的发展差距是客观存在的,城乡教育亦是如此。

  “受农村经济发展程度的制约,乡村学校本来就存在底子薄、基础弱的问题。”他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称。

  而乡村学校人员的流失,必然导致生均成本增加。很多乡村学校办学条件差,基础设置、教学设备配置不到位成为常态。

  更严重的是,农村的环境难以吸引和留住优秀人才。“要实现优秀教师从城市逆向流往农村十分困难。”任春荣说。

  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目前81.3%的城市教师有机会参加市级以上的培训,但农村教师的比例只有62.23%。

  长此以往,教师的整体素质水平与城市教师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大。

  “我们在义务教育均衡督导中发现,城乡教师学历水平的合格率相当,但高学历者的绝对数和在总数中的占比情况,农村要远远低于城市。”任春荣称。

  张乐天认为,城乡之间教师素质的不平衡,必然会导致课程质量的不平衡,进而造成城乡教育之间出现难以弥合的差距。


  “改薄”改得怎么样

  为了改变城乡教育差距过大的状况,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对农村教育的投资力度,着力改善农村中小学的办学条件。

  2012年,根据《教育规划纲要》的部署,教育部启动实施义务教育学校标准化建设项目,实施薄弱学校改造计划、初中工程等项目,缩小中西部地区城乡、区域间义务教育学校建设的差距。

  2013年,教育部启动实施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以下简称“全面改薄”)工作,对义务教育薄弱学校进行改造。

  2017年9月,教育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8510号建议的答复显示:2014~2017年,中央财政累计投入专项资金1336亿元,带动地方投入2500多亿元,用于全面改薄工程。

  此外,2015年12月,时任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在全面改薄工作交流会上指出,当年中央投入330亿元,带动地方累计投入1135亿元资金推进全面改薄工程。全国共新建、改扩建校舍5166万平方米,集中采购教学仪器设备280多亿元。

  据新华社报道,2017年12月23日,财政部部长肖捷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国家财政教育资金分配和使用情况的报告时介绍:2016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38888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教育转移支付资金的84%左右用于支持中西部地区。

  同时,财政部的公开数据显示:按照2017年中央财政对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的预算,中央财政补助资金中的82%用于保障农村义务教育的发展。

  改善办学条件成为国家推动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方面。

  任春荣告诉本刊记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工作中,会考察8项评估指标,其中6项涉及学校硬件建设情况,包括教学用房、运动场、图书、仪器设备等。

  任春荣在平时督导评估工作中观察到,近几年国家通过一系列的项目工程,不断加大对农村教育的投入,极大地改善了农村中小学的办学条件,“即便是在西部偏远的农村地区,大部分中小学都能看到崭新的书桌、校舍和先进的信息化教学设备。”

  本刊记者在甘肃省安定市定西区几个乡村教学点走访时看到,即便是交通极为不便、只有几名学生的教学点,也都配备了丰富多样的教学设备,接通了网络,安装了信息化教学设备。

  当地教学点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学校所有的教学设备和实验仪器都是在国家财政的支持下安装的。


  农村教师的“国家计划”

  教育的发展,更重要的是教师素质的提升。

  为此,国家先后启动实施“国培计划”“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特岗计划”“免费师范生”等一系列针对乡村教师的培训和招聘项目,加强对农村原有教师培训,并吸引优秀人才到农村学校任教。这一系列计划提升了农村教师的学历水平,也为乡村教育注入了新鲜活力。

  2010年6月,教育部、财政部下发关于实施“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的通知,启动中小学教师培训的“国家计划”,被业内称为“国培计划”。这一计划中的“中西部农村骨干教师培训项目”便是专门针对中西部地区的农村教师而开展。该项目的具体实施方案中明确指出,2010年中央财政安排5亿元专项资金,支持启动实施“中西部项目”。

  2015年起,“国培计划”开始集中支持中西部乡村中小学幼儿园教师的培训。来自河南省濮阳市的乡村教师王佳路便是得益于此,参加了2016年的“国培计划”。仅河南省和他同期的就有150多名乡村幼儿教师。

  在参加“国培计划”前,王佳路曾经任教过的乡村小学被整改成为了一所公办幼儿园,他也就跟着从小学转岗到了幼儿园,从一位小学校长变成了幼儿园园长。

  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尽管之前已经做了10年的小学校长,但是转岗后,面对一群更小的娃娃却不知道工作该从哪里下手了,“愁得很”。但在15天的培训中,他茅塞顿开,于其间做出了幼儿园的整改方案。

  教育部2017年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国培计划”实施以来,中西部地区380余万名乡村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因此享受到了“国家级”的专业化培训。

  在加大乡村教师培训力度的同时,教育部还积极拓展乡村教师的补充渠道。

  2006年,教育部等多部委联合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计划”(以下简称“特岗计划”),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从事农村教育工作。教育部公开数据显示:该计划实施10多年来,累计招聘59万余名特岗教师到农村学校任教。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0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