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建春2018-01-25

  10年前的初夏,在芸娘去世两个世纪后,笔者也来到扬州,寻找这位同乡女子的芳魂。

  在扬州火车站广场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开车的小伙子就是扬州本地人,却不知道金桂山在哪里。我根据事先做的功课,让这位小伙子往城西的邗江北路方向开。小伙子想起,他正好有个一起开出租的朋友住在附近,找到了他的朋友,总算找到了金桂山的确切位置。

  马路东侧,一堵长长的围墙出现在面前,从围墙的豁口进去,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废墟,方圆足有一两公里。继续往废墟深处走,眼前出现了两块高出地面四五米的土墩,从这两个相距近百米的括弧形土墩上,可以在脑海里约略复原出金桂山的形状。

  土墩的里面因为被取土,地面反而比外面更低。里面长满了芦苇、菜花、苋菜等。“权葬芸于扬州西门外之金桂山”,这是《浮生六记》里确凿的一句话,那么我现在已经站在芸娘的墓冢旁边了,或许,脚下的土地正是三白哭悼亡妻的地方吧。据说芸娘的墓是一块吉祥之地,重阳时节别的墓上的草都枯黄了,她的芳冢却郁郁葱葱,连看坟的人都说是好地方,地气旺。

  金桂山如果还没有被挖掉,该是多么伟岸啊。据说,山脚下曾有个池塘,池水清澈,夏天长满荷叶,荷花的香气一直飘到附近的村庄里。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