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漫子2018-01-25

  “跟麻花之前的舞台剧一样,笑点多,故事流畅,女一号的唱功赞,舞美也棒。最让人惊喜的是,这是内地少有的品质‘原创’。”1月8日晚,走出世纪剧院的许芮芮和朋友们意犹未尽地讨论着刚刚落幕的音乐喜剧《西哈游记》。

  这部2018年开年首部原创音乐喜剧,由开心麻花和音乐人庾澄庆联合打造,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现象。它能否带动内地原创音乐剧市场走高?中国的音乐剧爱好者们能否等来更多制作精良的本土原创音乐剧?


  “三足鼎立”的格局

  刚刚过去的2017年被视为中国音乐剧的“大年”。《西区故事》《律政俏佳人》《魔法坏女巫》《保镖》等百老汇与伦敦西区的原版大戏接踵而至,《谋杀歌谣》《金牌制作人》《泽西男孩》《变身怪医》《疯狂花店》等音乐剧中文版也陆续与观众见面。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去年一年上演的音乐剧数量明显大于往年。

  虽然音乐剧进入中国演出市场已有30余年,但是很少人会将内地演出市场细分到音乐剧领域。长期以来,海外引进剧目占据了中国音乐剧市场的主导地位,海外优秀音乐剧作品在中国的巡演几乎完全依赖于原班人马的“移植”与“照搬”。

  直至2011年,音乐剧《妈妈咪呀》中文版的亮相,开创了华语地区独家版权授权的局面。这部以国际标准运作、4000万元制作成本、五年版权期限的作品,最终获得了累计票房8500万元的成绩。

  几部引进剧目漂亮的成绩单无疑加速了资本的入局。2016年以来,大戏引进数量的激增很大程度上收益于资本的推动。此后,引进原版音乐剧、将国际知名剧目用中文进行改编的汉化音乐剧、原创音乐剧“三足鼎立”的格局基本形成。

  尽管如此,这个起源于欧洲、有着百年以上历史的舶来品,和它背后的百老汇模式,在中国市场未必奏效。

  虽然数以百计的音乐剧经典已在海外市场赢得票房、口碑及运营经验的保障,但汉化音乐剧和原创音乐剧生态依旧面临水土不服、创作力匮乏、抄袭侵权等尴尬与考验。


  行业痛点

  美国百老汇著名制作人托尼·斯蒂迈克曾总结,一部真正的百老汇优质音乐剧收入,可以来自从门票销售到电影改编、衍生品等数十种渠道。

  从欧美成熟的经验来看,音乐剧产业可以与电影、电视剧及主题公园等相关产业进行有机对接,形成文化产业链。而部分优秀的、故事线相对简单的影视作品在被改编成为音乐剧之后,也有望获得庞大和相对稳定的市场。

  《蜘蛛侠》《狮子王》等类似的改编剧,不仅成为百老汇音乐剧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为关联产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益。

  欧洲音乐剧有着良好的戏剧传统,看重故事性;百老汇音乐剧则偏向一种“大杂烩”式的表演,用音乐、舞蹈等不同表演形式来讲故事。

  罗盘文化、聚橙网、华人梦想等公司引进了一系列原版音乐剧,但从实践来看,许多经典大戏的票房尚不及预期。业内人士指出,中文版音乐剧的制作不仅是将唱词直接翻译成中文那么简单,换一种语言唱常常造成原作音韵感的丢失,让作品魅力大减。

  “对于中国人来说,养成进剧场看戏的消费习惯并非一蹴而就,况且互联网时代,在线休闲娱乐方式大量挤占了人们的注意力与时间。”开心麻花创始人张晨说。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香港开始探索,大胆创作了多部原创音乐剧,而内地则长期缺乏叫得响、传得开、具有本土特色的原创音乐剧精品。这始终是行业的痛点所在。

  目前多数原创音乐剧只能在一地演出几十场,很难回本,对其水准的评判更多来自于“自我宣传”。除市场运作经验欠缺之外,内容创作的局限,已成为限制行业发展的天花板。


  “要摸准自己文化的脉”

  针对当前“引进多、原创少”“剧目多、精品少”等行业现状,业内认为,如何做大原创音乐剧的蛋糕,在引进剧目与原创剧目中找到平衡,是当下更加紧迫的任务。

  “引进或是原创,都要摸准自己文化的脉。”张晨不赞同将有着百年历史的百老汇和伦敦西区模式直接照搬、复制到中国。

  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费元洪也认为,我们更需要符合中国人内在价值观的、呈现方式可接受的作品,本土音乐剧的创作应该回归到我们的音乐语言与叙事方式。

  很多人认为,中国截至目前还没有一部音乐剧经典之作,因为原创音乐剧投入市场后没有得到很好反馈,一些人甚至认为,在中国做原创音乐剧基本是“做一个死一个”。

  “多数中国人还不够了解音乐剧,以为话剧加点音乐也是音乐剧,把民族歌剧、戏曲也当作音乐剧。”音乐剧制作人李盾认为,当前中国原创音乐剧发展的瓶颈中,“不专业”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张晨看来,国内做专业的原创音乐剧的主要难度在于,故事和音乐都必须打磨到位,同时对演员唱功和舞台表现力也有非常高的要求。“故事情节和音乐、编舞都要结合得很好。为了克服行业内常见的音乐旋律不抓人、故事交代不完整的问题,我们一年只做一个剧,打磨的时间比一年还要长,每一个细节都要反复排练、经得起推敲。”

  开心麻花的做法是长期“蛰伏”在一线接触大量观众,并将观众的反馈作为调整作品的参考。自2010年开始策划的开心麻花原创音乐剧《爷们儿》,三年内一直保持不断修改打磨的常态。2013年,几易其稿的《爷们儿》上演后,广受观众好评,迄今已在全国演出400多场,一改此前内地原创音乐剧“演不足10场便结束生命”的命运。

  在互联网冲击下,新生代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正在经历深刻变革,现场娱乐被稀释,亟待提升的是音乐剧的原创能力和市场化运作的水平。

  “舞台剧等文化产品是靠口碑传播的,品质要站得住脚。”张晨说,“品质上去了,剧院就可以成为一个好的社交场所,而且越是网络时代,年轻人对面对面社交场景的需要越强烈。对于原创音乐剧在中国的未来,我们有信心。”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39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