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单素敏2018-02-22

  与此同时,以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唯品国际等为代表的跨境电商平台也开始积极向政府表达意见和建议,政府各部门则及时开启了政策调整步伐。

  新政实施5天后的2016年4月13日,财政部关税司对外说明,跨境电商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时,暂不需要获得相关产品的配方注册证书,奶粉注册制在2018年才实施;4月15日,第二批正面清单公布,此前未列入名单的部分热销品类被补充进去;4月18日,海关总署又下发通知,放行跨境电商在税改前的库存,不论是否在正面清单中,免去通关单直至售完。

  而最终让整个行业暂时吃下“定心丸”的是,5月24日《海关总署办公厅关于执行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新的监管要求有关事宜的通知》,明确“48新政”设置“一年过渡期”,暂时搁置导致行业熔断的“通关单”,截止期到2017年5月11日。之后,过渡期政策又经过两次延长至2018年底,政策适用范围也扩大至15个城市。

  也就是说,15个城市的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按货物征税,按个人物品监管,适用范围之外按照“48新政”执行税收监管要求。


  达摩克利斯之剑

  “48新政”按下暂停键,就像“龙卷风”刮过,行业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红火。

  经历了“惊魂一月”的跨境电商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但“过渡期”“暂时”这样的字眼还是让各平台、企业对政策的不确定性充满困惑,“过渡期结束之后政策会怎么变”的问题,成了悬在他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悲观者预测,过渡期政策只是一个“缓刑”,将来还是会恢复到与一般贸易一样的监管;乐观者却坚信,按照个人物品监管的政策会稳定延续下去。

  “过渡期两次延长的决定,实际上正体现了国家对于新业态、新模式‘包容审慎’的监管理念。目前商务部等部门还在积极调研,将来可能重新出台一个新的相对来说比较适应跨境电商的政策,但目前我们认为过渡期政策延长比匆忙出台更好。”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企业的调整步伐却一刻未停。

  “48新政”出台后,以保税备货模式为主的平台开始加码海外直邮、布局海外仓,或者增加一般贸易进货渠道。比如,天猫国际与菜鸟物流共建海外仓,打造多种跨境物流服务方式;京东全球购也在美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欧盟、加拿大、香港等地区建立了海外仓;以跨境直邮为主的平台也开始积极补充保税仓。

  “‘48新政’的目的在于鼓励和规范,对我们来说最好的应对之策,一方面还是不断挖掘全球好货,满足和引导消费者需求,另一方面则是配合政府做好风险防范工作。”刘鹏告诉本刊记者。

  2016年10月,天猫国际与跨境电子商务商品质量安全风险国家监测中心签署《跨境电商产品质量共治合作备忘录》,成为首家与风控中心开展合作的电商企业;2017年5月又与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以及质检总局合作,共同研究和实践跨境商品标准。

  “目前,在实现物流溯源全覆盖的基础上,我们正积极推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全程品质溯源。将来过渡期结束之后,我们希望给国家提供可借鉴的监管经验。”刘鹏说。

  他同时也对本刊记者表示,希望政府能从上位法角度明确跨境零售进口定义,坚持其“个人物品”和“未进入市场流通”的特殊属性,从而将跨境商品与一般贸易进口商品和国内贸易商品的监管相区隔。

  “目前过渡期是到2018年底,但之后如果监管要求不明,会直接影响企业马上要开始布局的2019年市场计划。”刘鹏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0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