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莉:的确是这样。但中国的情况还是比较特殊,相对来说,西方发达国家市场较稳定,政策很少对跨境电商进行太多干预,只有在市场出现乱象的时候才会采取约束措施。

  在中国,国家层面有促进政策,应该说对整个行业还是非常支持的。但与此同时,政策促进的模式推动了跨境电商的迅猛发展,也难免会产生应激反应,因此政策也一直处在变动过程中。

  另一个区别是,中国是货物贸易大国,交易的是实物性产品,因此中国主要关注货物跨境电商;西方发达国家进出口更多的是音乐、技术等产品,所以他们更关注服务跨境电商。

  所以,我不认为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可以套用在中国,相反,可能中国的经验对他们是一个指引。


  引领eWTP规则需发挥大企业作用

  《瞭望东方周刊》:我们一直在谈,中国要推动全球跨境电商规则体系的建立,但是你刚才提到,服务跨境电商方面中国并不占优势,这对我们推动甚至引领全球贸易新规则,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张莉:对于这个问题,整个行业的重视度都不够。我们应该认识到,含金量更高的服务跨境电商,是西方发达国家掌握在手里的王牌。

  当然对我们来说,要掌握跨境电商国际规则话语权,首先还是要发挥我们的强项,货物贸易的新形式要变强,要继续提升我们的绝对优势,但是对于网上能销售的服务业,我们要认识到差距,逐步补上来。

  《瞭望东方周刊》:国内一些大的跨境电商平台,也在积极探索跨境电商的创新技术、管理模式,他们对eWTP规则的建立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张莉:其实早期的国际贸易规则就是由大型跨国公司来制定的,跨境电商规则体系的建立也完全可以让企业来引领。实际上,对于跨境电商的监管政策来说,新业态当然需要规则,但规则制定并不容易,因此,应该让企业先建立市场规则,发挥大企业的作用。

  另外,要真正建立eWTP,是一条很长的路,因为要协调不同国家的不同利益诉求和关注点。我们可以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始,从双边贸易谈判开始,这样,大家对规则的认识能够较快达成统一。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0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