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璇2018-02-22

  “在抢火车票,求帮加速”“有情人终成眷属,没票人靠你加速”……

  春运于2月1日正式开始,抢票已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抢票不仅要靠手速、网速,还要“友谊加速”。本刊记者发现,不少抢票软件除了继续推出“有偿加速”外,还祭出新招——让好友为其加速。有网友质疑,抢票加速“有猫腻”,存在借机推广软件之嫌。相关专家也建议要加强对抢票软件的监管。


  奇招迭出

  本刊记者在携程、去哪儿、飞猪等常用的网络购票软件上看到,购票页面都设有“抢票”“预约占座”等选项,并会提示预估的“抢票成功率”,吸引了不少购票者。

  例如,携程将抢票速度分为6个档,速度越高,预估抢票的成功率越高。从低速度到最高光速,每档10元,1元相当于1个加速包,最高光速抢票需花费50元,这意味着购票者如果不想通过付费加速,则需要多位好友帮忙抢50个加速包。此外,还设有比最高光速更快的“VIP”档,而这一过程只能通过好友帮忙才能达到。

  本刊记者在帮助好友加速的页面中看到,页面首先会弹出“微信授权”,申请“获得你的公开信息(昵称、头像等)”权限,虽然本刊记者选择“拒绝”选项后,仍帮好友获得了一个加速包,但本刊记者了解到,还是有不少人在帮助加速过程中默认了允许。

  “我花了30元的加速包,一天后软件提示我抢到票了。”在杭州工作的王吉阳通过付费抢票软件,抢到了2月13号从杭州到南昌的车票。但是正如抢票软件上说明的,不能保证一定可以买到票,在北京读书的大学生道日娜通过好友帮忙加速,已达到最高速的抢票状态,但2天过去了,她依旧没有抢到票。

  准备今年春节从杭州回武汉的耿雨薇为了买到回家的票,使用了多个软件抢票,每个软件平均花费几十元,最后靠软件抢到14号除夕回家的车票,“没抢到票的软件可以给我退加速费,但是抢到的软件不会退。”


  不是万能的

  据中国铁路总公司介绍,今年网络车票的销售比例将会达到80%,其中80%的票是通过手机售卖的,网络购票已经成为了春运的常态。但数量众多的互联网抢票平台,到底是减轻了乘客的刷票之苦,还是增加了正常购票的难度?

  有网友认为,抢票平台确实能更容易地买到票,不用自己守在电脑前不停地刷票,这就像VIP通道,花钱买服务,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但也有网友提出不同观点,认为付费抢票是变相的黄牛,用技术的便利让购买者“插队”,损害了不会使用网络购票软件的群体;还有网友提出抢票软件不靠谱,也不透明。

  “抢票软件有用,但不是万能的。”一位业内人士介绍,机器抢票就是模拟人的购票流程,利用机器来加快操作时间。其中的加速就是提高网速,从而更快抢票,而各个加速网站的加速包其实就是在网速上做文章。如果车票显示已售罄,在没有人退票的情况下,抢票软件也是没有办法的。

  这位业内人士表示,这些购票软件会不间断地提交购票申请,在短时间内超高频度地产生订单,从而加剧网站卡顿,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正常的购票。

  今年,不少网络平台仍对“有偿抢票”趋之若鹜。而事实上,所有的票只有12306一个“官方出口”,其他网络平台也都是“接入者”。本刊记者致电12306,客服表示,目前从未对其他平台授权过“抢票”服务,在第三方平台购票很可能会导致个人信息泄漏,最好在官网购票,如果通过第三方网站或软件购票后出现问题,12306不予受理。


  须加强监管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说,以前没有网络,大家买票都去窗口排队,那时的“黄牛”就存在倒票违法行为;如今,“黄牛”倒票换了个形式,从线下发展到了线上,这种方式很可能侵犯了其他消费者的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

  邱宝昌说,从法律层面,抢票软件的行为界限和监管尚不明确,“购买车票时,每个人都应该是机会均等的,不能因为技术的不对等,让一部分人优先购票,这本质上是不公平竞争。如果以此营利,应给予一定的监管。”

  “抢票平台的出现确实给上班族带来了很多便利,不少人选择这项‘服务’,说明抢票存在很大的市场。”中国社会学会理事、浙江省社会学会会长杨建华说,同时我们也要重视并规范市场,不能允许抢票收费肆意发展。

  中国铁路总公司方面介绍,今年春运对12306网站技术扩容,不断优化购票体验,日售票能力已从1000万张提升到1500万张,并引入了多种支付方式和选座、换乘、相似线路推荐、特产饮食等服务。此外,12306网站还实行了慢速排队机制,遏制网络抢票,努力保证售票公平,并开展贫困地区精准售票服务。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5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