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斌2018-02-22

  “‘三山五园’是近代中华民族屈辱史的象征,具备耶路撒冷哭墙般的价值。”北京市海淀区文化促进中心副主任张东旭说。

  据学者介绍,清朝灭亡后,颐和园被列为皇室财产,对公众开放。1928 年后由北平市政府接管,改为国家公园,但不少院落被私人占用。香山静宜园遗址在民国后被皇室赐给教育家英敛之、熊希龄等人,用于开办学校,民国时期香山多处地方被北洋政府官员圈占,兴建别墅。玉泉山的情况与之类似。圆明园遗址中残存的石雕、栏杆、太湖石、围墙、砖瓦被移走兴建花园、坟墓(张作霖、谭延闿等人墓地均使用了圆明园石料),部分华表、石狮、假山湖石被移置于燕京大学、清华大学、正阳门、新华门、中山公园等处。畅春园遗物也被搬运一空。其余园周围各附属园林及亲王赐园,大多转卖给燕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以及民国显贵富商,部分园林保存至今。

  圆明园现在是遗址公园,畅春园则几乎消失殆尽,仅剩下两座寺门,位于北京大学西门西南,部分地域现在成了北京大学宿舍,畅春园南部变成了诸多商业设施,畅春园的西花园“变身”为海淀公园。要知道,历史上,康熙帝每年约有一半的时间居住在畅春园,直至康熙六十一年病逝于园内清溪书屋。

  “三山五园”所在区域,主要是北京海淀区的四季青镇、海淀镇、香山街道和青龙桥街道辖区,伴随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核心区的中关村科学城范围扩至海淀全区,如何处理好文化保护和发展的关系,无疑是横亘在城市治理者面前的一道难题,也是必须答好的考题。

  如今的“三山五园”地区,有100多处文物点,其中颐和园、圆明园、清华大学早期建筑、碧云寺、景泰陵、未名湖燕园建筑、十方普觉寺、健锐营演武厅、静明园等9处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颐和园还是世界文化遗产,还有双清别墅、梁启超墓、李大钊烈士陵园等文物。

  学者樊志斌长期从事红学、园林、博物馆等方面学术研究,著有《三山五园研究》一书。

  “各名园空间遭到侵占和破坏,各园林内和各园林间的河流和稻田,或被破坏,或被掩埋,或被侵占……”他说,“如何实现‘三山五园’的整体保护和整体开发,是一个亟待在学理上解决的问题。唯有将其作为一个整体空间进行恢复和改造,才有可能实现文化的传承,进而实现文化的传播、旅游业和相关消费产业的发展,提升北京‘综合实力’。”


  建议2020年在圆明园建立象征中华民族和平复兴的纪念设施

  将“三山五园”和老城并列,源自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时明确了这座千年古城的城市战略定位: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和国际交往中心。

  从小在北京成长、称胡同里群众为“老街坊”的习近平总书记说,北京是世界著名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张金名片,要求“处理好城市改造开发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关系”。

  这一要求,不仅适用于老城,也适用于“三山五园”。

  成立“三山五园”研究院,建成“三山五园”文献馆、数字体验中心;将“三山五园”划分为三个文化功能区,即以清华、北大两校为核心的文化创新区,以圆明园、颐和园两园为核心的文化展示区,以玉泉山、香山为核心的文化休闲区;开展以圆明园、颐和园、香山周边城乡结合部为重点的整治、腾退、改造工程……近年来,在“三山五园”文化景区的建设上,海淀乃至北京下了不少工夫。

  “‘三山五园’地区在 1860 年惨遭英法联军摧毁、又沉默和消逝了157年之后,即将以满怀文化自信的姿态向全世界人民展现出它独有的文化魅力。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理性而清醒地认识到,‘三山五园’地区的保护现状距离新总规提出的目标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因此这项建设任务充满了挑战,给文化遗产保护者和城市建设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北京林业大学朱强、王一岚、马小淞在《北京新总规中三山五园地区的保护规划研究》一文中指出。

  “三山五园”就是指清代皇家园林?几位研究者指出,清代皇家园林在“三山五园”中具有代表性,但并不意味着“三山五园”就等同于清代皇家园林,还应该包含自辽金时期至明清时期的古代遗产、中华民国时期的近代遗产、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现代遗产。总之,“三山五园”的定义已经远远地超过了传统意义上“三山”和“五园”的狭义范围,而是包含完整的历史发展时期和丰富的文化遗产类型。

  2017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

  “三山五园”在北京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居于根基性、龙头性、枢纽性地位。张宝秀建议率先规划建设“三山五园”国家文化公园,作为“三山五园”保护和建设的有效途径,并可为探索和引导构建环首都国家文化公园体系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讨论会上,专家们充分肯定“三山五园”的历史价值,不过都几乎异口同声提出建议,“三山五园”还是过于笼统,加上历经“劫”运,缺乏标志性的建筑。

  巴黎有凯旋门,华盛顿有国会纪念馆,北京老城有人民英雄纪念碑,而“三山五园”似乎也应该有一个标志性建筑。

  张宝秀说,2020年,是圆明园被烧160年,北京建城3065年,也是实现中华民族“第一个百年”目标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

  “时间的重合,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必然。圆明园被烧,是中华文明跌落的标志。历经100多年的奋斗,中国人站起来、富起来了,正在走向强起来,能否像西方那样,建一个象征和平复兴的纪念设施?纪念柱、纪念堂,都可以。”我和张教授越聊越兴奋,碰撞出的火花也越来越多。

  “‘三山五园’是北京一张亮丽的名片,希望这张名片更加靓丽夺目,有更多人能够享受到‘三山五园’的文化魅力和自然风景。”北京市纪委常委,海淀区委原常委、宣传部原部长陈名杰说,要努力把“三山五园”建设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见证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交融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地”,中外文化交流互鉴的“践行地”。

  “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三山五园’整体保护与科学利用水平离‘国家历史文化传承的典范地区’的要求差距较大,主要表现在遗产保护措施滞后、文化内涵挖掘不深、科技手段运用不够、治理方式单一、低端观光游弊端丛生,其本质是文化创新力度不够。既缺少像故宫那种大展,也没有高品位的文化演艺。游客不能深度体验‘三山五园’的文化底蕴,各景点也不能有效提供丰富优质的文化产品。”陈名杰的话,坦诚而真实,“建设国家历史文化传承典范地区,关键是要围绕历史文脉下工夫,既要整理文物遗迹等有形文化遗产,又要系统整理史志、传说、非遗等无形文化遗产,让‘三山五园’历史文脉传承有序、发展有源,努力把‘三山五园’建设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见证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交融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地’,中外文化交流互鉴的‘践行地’。”

  “抓实抓好文化中心建设,做好首都文化这篇大文章,精心保护好历史文化金名片”“加强老城和‘三山五园’整体保护,老城不能再拆”“凸显北京历史文化整体价值,塑造首都风范、古都风云、时代风貌的城市特色”……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批复这样强调。

  开展圆明园考古、香山昭庙和大慧寺保护修缮工作,全面梳理和综合评估现存遗址情况,实施圆明园大宫门历史风貌保护和功德寺景观提升等工程,依托圆明园升平署区域开展皇家御膳、宫廷音乐等文化传承工作,提升西山植被质量,部分恢复水稻田园风光,严格控制建设规模和建筑高度……北京新总规,为“三山五园”地区保护指明了方向。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