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蒋光耘2018-02-22

  唐宋两代是成都私家园林大爆发时期,与江南私家园林几乎同时。到宋代,成都的私家花园更是发达。明清两代,四川官僚地主的私家花园有增无减,明代宰相卓秉恬的相府,清代状元骆丞襄的骆公祠,镇边名将岳钟祺的宫保府,著名作家巴金的祖居李宅等,规模有大有小,风格各具千秋。

  由于私家园林一般人难得一见,所以清朝以前的很多私家园林都无从考证。民国时期最为著名的是“南唐北李”。

  城南唐姓,位于文庙街一带。城北李家,就是著名作家巴金的老家(巴金原名李尧棠)。巴金的家在成都城北正通顺街,据说院内的房屋不计其数。后修建马路,从宅院中间穿过,将其一分为二,可见面积之大。

  巴金在他的小说《家》第十回中,描写三少爷觉慧和丫鬟鸣凤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他家的大园子里,园子里有月洞门、假山、石子路、山洞、梅林、湖、亭子、流泉、花台……巴金对这些场景的生动描写,活脱脱勾勒出了当年李家园子的规模和布局。

  “北李”如此,“南唐”又如何呢?据唐家的后代、著名学者唐振常回忆,他家的房屋超过了60间,有前后花园,其中后花园极大,风格为半中半西,数株大树矗立于庭院之中。园中既有戏台、假山、水池,也有开阔的大草地。

  随着时代变迁,“南唐北李”消失于城市的发展中。上世纪90年代,笔者曾探访过“北李”,当时只剩下北边的一小部分曾是佣人居住的房屋和在大街上的一口双眼井。今天,偌大的“北李”也只剩下这一口井了。

  位于西珠市街的北园,是成都现存唯一的民国私家花园,成为“成都园林”的最后代表。作为著名川军将领刘存厚的私家花园,1949年后,成都百姓才见识到这座私家园林的规模和精致。现在的北园,只剩下了几块假山石和一处即将动工的建筑空地。


  古代园林的消逝

  如今我们看到的成都古代园林基本上都是清代在原有旧址上重建起来的,之前的园林在成都遭遇的两次屠城大浩劫中消失殆尽。

  第一次是南宋末年,蒙古军队大举南犯,成都破城,这些园林基本损毁殆尽。元朝建立后,城池一直破破烂烂,更不可能恢复园林。

  到了明朝,城市建设大有起色,成都的造园活动蔚然成风,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园林佳作。占地500亩、建于成都城中心的蜀王府,就是一座气势恢宏、具有皇家典范的皇家园林。

  第二次是明末清初的张献忠屠城。清代学者费密所著《荒书》中记载了这次烧城的惨状:“成都空,残民无庄,强者为盗。聚众掠男女屠为脯。继以大疫,人又死。最后虎出为害,渡水登楼,州县皆虎,凡五六年乃定。”大火过后,宫苑、园林、寺观、祠宇、池馆、房屋尽为灰烬,一片焦土。

  城已不存,园林焉在!经过这两次大浩劫,成都园林无一幸免,荡然无存,清代时期的重建,虽然有所恢复,但和以前的古代园林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成都园林,从此黯然退出历史舞台。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