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屈婷 袁慧晶2018-02-22

  王子刘充国的脚下,静卧着的四件青铜小兽,成为这冰冷墓穴中最温情的一角。

  任谁看见那个青铜小老虎,爪下有轮,脖子上有穿绳的小孔,都会莞尔。可见王子和天下的孩子一样,或许也爱拽着一个玩偶到处乱跑。

  这样的小玩意儿,在盗墓贼眼中不值几文。而考古学家却埋头其中,用先进科技将其发掘、解码,让这个侯门少年的命运徐徐展开。


  生死分界

  2016年1月15日,江西南昌郊外墩墩山,海昏侯墓园的5号墓主棺连着泥土,被结实的木箱整体提取出来,运到不远处的实验室、李存信带领的实验室考古团队跟前。

  李存信,海昏侯墓葬文物保护及技术保障“主管”。妇好墓青铜器、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诸多国宝“复活”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不开棺,文物尚安全。一旦开棺,如果对分寸和时机没有精确把握,空气涌入,封存千年的微生物平衡将被打破,一系列化学反应将不可逆转地发生。脆弱的文物可能就此消失殆尽。

  以前,要想知道棺内情形、尽快保护其中文物,只能现场迅速清除腐朽的棺盖。如今,实验室考古却可以在不损伤原始状态的前提下,将棺盖完整地揭取下来。实验室可控、稳定的环境温度及湿度,可以最大限度维持脆弱文物的原貌。

  当时,5号墓的棺盖已全部坍塌,与文物紧紧粘连。李存信决定采用一种新型的材料技术——薄荷醇提取。

  来自北京科技大学的技术团队先用柔软的纱布覆盖棺木,用液体状的薄荷醇轻轻一刷,纱布和棺木就浸透在一起。片刻,两者完全黏合成一体,便可以开始剥离了。在确认受力点稳定的前提下,刷着泥土分离剂的薄木板迅速被插入棺盖下,直到它完全“浮”起。

  李存信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情形,但每一次开棺都“同样激动”。“就像穿越一样,时间隧道被打开,生与死的界限被跨越了。”他说。

  闪耀着复杂参数值的红外摄影仪在2000多年的木材上方扫过,显示出曾覆盖在身体上的华丽织物朽化成木板上看不见的花纹,令人顿生“如梦幻泡影”之感。


  “事死如生”

  5号墓不大,但位置极为重要。它位于海昏侯刘贺之墓的正北方,墓前有祠堂,还有墓道与主墓相通,是一座祔葬墓。“据此,我们推断这里埋葬的是一位要人。”海昏侯考古发掘领队杨军说。

  如今,真相大白。墓主正是刘贺长子刘充国。一枚分寸不过1.8厘米的青铜印章散落在他的腰间,其上有他的名字,钮部是一只雕工精巧的乌龟。龟,寓意长寿,却见证了一场夭亡。

  棺木内,少年尸骨荡然无存,却隐约看见珠宝炫曜。科技考古队员们用一种便携式的X荧光分析仪扫描,确定成分、材质,再用不同方法发掘。比如,珠玉可以直接出土,头部上方的银制奁盒由于材质脆弱,只能暂缓打开。

  如果说,开棺是一场化学试验,那么发掘则如外科手术。在若干白炽灯照射下,李存信手中的竹片、竹签交替上阵,挖、抹、剔、擦,令人眼花缭乱。

  当泥土渐渐剥离,珍宝现出真容:李子大小的玛瑙珠、胭脂色的玛瑙带钩、西域的串珠、和田玉的玉璧、丝缕连缀的琉璃席……

  但让李存信最触动的却是“玩具”:青铜大角羊、绵羊、猛虎、野猪;袖珍青铜壶,以及散落在王子刘充国腿间的一个角质小杯。其中,小兽尤为可爱:猛虎神气活现;野猪身有鬃毛、獠牙立起;绵羊、大角羊则眉眼温驯,跪卧于地。

  西汉人相信“事死如生”,所以把心爱之物尽数携入地府。不难想象,家人怀着怎样的哀痛和怜爱,将它们安放在儿子的身边,希望能为他所赴的幽冥带去温暖。


  王子之哀荣

  李存信认为,在死亡面前,世人最感兴趣的金玉、珠宝黯然无色。最珍贵的反而是生者的世界——他是怎样的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考古学家要“破案”,就要提取遗存背后的信息。

  在发掘好的棺木前,考古队员按照特别的轨迹,环绕拍摄了大量图片,并用一种三维软件生成了位置信息模拟图。每一个遗存所在层位,与周围环境、遗存之间的关系,一目了然。

  在5号墓,一团有可疑碎木屑的泥土也被编号,记录下它的位置和材质等,然后被封存。“墓葬里一切信息都是会说话的,能不能听到,取决于你是否足够细心。”李存信说。

  比如,散落一地的珠玉看似无序,但考古学家通过位置和形态分析,“看见”这位王子“睡”在和父亲同款的琉璃席上,头枕镶嵌着美玉玛瑙;颈部佩戴水晶串饰的韘形佩玉;腰间有凤首玉佩、玉质带钩;手握马蹄金和玉剑璏;左手边放着铁、铜长剑。

  “这表明刘充国下葬时,遵循的葬制是‘嗣子’级别。”杨军说,史书记载,刘贺33岁去世时,其子刘充国和下一位有继位权的兄弟也相继去世,让朝廷认为“天绝之”,故“国除”,刘贺的家人成了庶人。

  但杨军认为,这位本该继承侯王的嗣子,先殁于他父亲,夭亡时最多不过15岁,“否则很难解释为何他的墓葬规制如此之高。”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5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