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研2018-03-01

  扒窃只是“小偷小摸”?公交车上被偷只是偶然?昆明警方最近摧毁的一个全国罕见的特大盗窃恶势力团伙,颠覆了一般人的认知:成员60多人,常常十几个人一起对一个目标下手。

  本刊记者追踪调查发现,该团伙“专业”娴熟,而且形成了严密的盗、抢、改、销“一条龙”产业链。


  一辆公交车上竟有15个嫌疑人

  你觉得一辆公交车上最多有几个小偷?最多四五个?不。在昆明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分局,本刊记者从案件视频中看到了这样一幕:共15名嫌疑人陆续从一辆公交车上下来,然后很默契地迅速分散在站台四周。

  昆明公交分局副局长李贤福介绍,这些人都属于同一个盗窃团伙——2017年8月9日,公安机关连接4起失窃警情,都发生在同一个公交站台。案件视频显示,当天共有8名嫌疑人分散在公交车站台上,一有车来他们就一拥而上,在车门处制造拥挤,实施盗窃。第一次得手后,他们并不像一般嫌疑人一样走人,而是继续原地作案,共成功偷到手机3部、钱包1个,气焰十分嚣张。

  如此默契的作案引起了昆明公交分局警惕,通过案件研判串并、蹲点守候、调查走访,一个以扒窃前科人员张某某(女)、李某某(女)、周某某为主,长期纠集同乡、亲戚及类案前科人员,流窜全国多地及昆明市主城区,在公交站台及沿线实施盗窃、抢劫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浮出水面。鉴于案情重大,昆明市公安局成立“8·09”专案组,云南省公安厅、公安部相继将该案列为督办案件。

  之所以被定义为“恶势力”,与该团伙的行为性质有关。本刊记者从一个案件视频中看到:一名男学生在霖雨路公交站台发现手机险些被偷,马上按住口袋、保住了手机。这一举动激怒了该团伙人员,他先遭到嫌疑人的辱骂,然后又被殴打,片刻后,另几名嫌疑人冒充“好心人”上前将其“劝”离,实则为了掩护其他成员逃离现场。


  分工明确组织严密已成产业链

  本刊记者了解到,这个团伙的分工之严密、成员之“专业”令人惊叹,完备的产业链则让成员“日进斗金”。

  这个团伙把一个扒窃行为分解成若干个精细动作完成,成员分别负责望风、包夹受害人、实施具体扒窃行为、接应转移赃物、刷机解锁及负责销赃等。他们把每天行窃称作“上班”。通常5~15人为一组,每组在市内不同的公交站台作案。而且,该团伙反侦查意识很强。本刊记者从案件视频中看到,甚至有成员专门负责在公交站台上打伞——目的是为了挡住监控。作为掩饰,团伙还分别在昆明、深圳设有二手机收购柜台。

  该团伙获利惊人,警方发现,在深圳负责销售的陈某某仅2017年12月就转款给在昆明负责收赃的米某某112万元,米某某留下12万元作为自己的收入后,余款转给了向他“供货”的下线十多人。


  防止违法行为恶势力化

  由于该团伙成员多为扒窃犯罪前科人员,作案手段隐蔽,反侦查意识强,给警方取证带来了困难。而且,约三分之一成员利用自己的“特殊人群”身份,掩护其犯罪行为。

  例如,“扒手”李某某有3个孩子,丈夫因吸毒死亡后,她就成了3个孩子的“唯一扶养人”;冯某某虽然已经50岁,却怀孕8个月。此外,一些成员还患有乙肝“大三阳”、肺结核、肾衰竭等疾病。这些成了他们的“护身符”,导致各辖区派出所等虽然多次抓获这些成员,却难以有效打击处理。一位办案民警告诉本刊记者,一些成员甚至在“上班”前有意吞食胶带包裹的金属异物,“有个别人自己也不清楚有没有排出来,还经常吞,导致被抓获时体内有好几个金属异物。”

  1月23日,专案组先后在昆明、昭通、深圳等地同时展开抓捕,截至目前共抓获嫌疑人62人,扣押涉嫌赃物手机2000余部、笔记本电脑50台、平板电脑12台,等等。对于“特殊人群”,则在昆明市党委、政府指挥协调下,由公安、财政、民政、卫计、教育等部门共同协作,分类施策处理或安置。目前,“8·09”专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春光分析认为,该团伙人数众多、行窃中有威胁甚至暴力行为,对公共秩序破坏严重,在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非法控制特征四个方面基本具备了恶势力的雏形。“警方对这样的民生案件打早打小,对于维护群众人身财产安全、防止违法行为恶势力化以及恶势力向黑势力转化,都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52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