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芦垚 陈丽霞2018-04-11

  2018年3月底的广州国际投资年会上,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发表的演讲,被舆论解读为“网易与广州开始热恋了”。在演讲中,丁磊称希望“能够在广州建更多的办公楼、发展更多的业务、招更多的人,更深地扎根在广州”。

  这是短短几个月内,丁磊至少第三次公开“唱红”广州。此前的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和2018年全国两会上,丁磊都毫不吝惜地表达了对广州的青睐。

  看好广州的不仅是丁磊,还有诸多国际评级机构。

  近两年,在由美国管理咨询公司科尔尼公司、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以及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联合推出的GCI(全球城市指数)中,在由普华永道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联合发布的《机遇之城2017》中,在由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美国康奈尔大学、英士国际商学院合编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GII)中,广州都名列国内城市前列,将杭州、成都等远远甩在身后。而在2017年,国际知名的城市排名机构GAWC将广州的城市评级从Beta+提升为Alpha-,使之成为全球49个Alpha级城市之一,在中国大陆仅次于北京和上海。有评论甚至称,以后请叫广州“世界一线城市”。

  而与此形成对照的是,近年来,看空广州几乎可以算得上国内一些媒体和社交网络平台一个不时被人提及的话题。

  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印象是因何形成的?广州发展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错失腾讯、阿里”背后

  不少广州人毫不讳言,广州曾“错失了腾讯、阿里”。

  这也是近几年舆论谈及广州时经常用到的案例: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中,深圳有腾讯、华为,杭州有阿里巴巴,广州则没有可以与之抗衡的明星企业。

  这背后的深层次背景,是广州产业结构转型的大课题。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区,广州早早便走上了外向型经济的道路,在2005年,出口对广州市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60%。

  “随后,在新一轮城市规划和产业战略引导下,广州大规模推进机场、港口、会展等基础设施建设,大规模布局汽车、石化、船舶等重化工业,创造了巨量的投资机会。这一时期,投资、出口叠加低成本要素优势,构成广州经济八年‘黄金发展期’的三大动力。”广州市社科院党组书记张跃国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但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随着人口老龄化、新劳动合同法颁布、土地政策收紧、碳排放限制、资产价格飙升及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广州原有的低成本要素优势逐渐丧失,人口、政策、土地、外需等“红利”全面消退,出口引擎日渐式微。

  “具体到产业来看,某种程度上说,前几年广州的制造业也有所落后。广州市确立的汽车、电子、石化三大支柱产业,发展最快的还是汽车业,以及与其紧密相关的装备制造产业。相比来说,电子信息产业发展显得不足,广州的制造业面临信息时代的转型问题。”广州市工信委副巡视员李丹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没有明显重大外部冲击的情况下,近几年,广州的经济增速下降到不足10%。


  移植“大树”,加速“播种”

  广州人当然在检视自身发展的不足,不过,与外界的观感不同,他们似乎并不太为未来焦虑。

  “和人一样,城市发展也有阶段性。”张跃国说。

  当一个经济体步入高收入阶段后,其经济增速下降,是经济发展的规律性现象。比如,日本在1971年、台湾在1988年、韩国在1992年之后,经济增速都下降到了7%以下,此时其人均GDP都刚越过了1万美元以上的高收入门槛。

  “2015年,广州人均GDP达2万美元,也达到了世界银行所界定的高收入门槛。因此,由高速增长期转入了中高速增长阶段是必然结果。”张跃国说。

  事实上,在全国经济体量最大的四个一线城市中,广州近五年的GDP增速始终高于北京、上海两市。而且,其增速亦始终高于全国GDP增速。

  在人均GDP方面,除了深圳一城,广州也高于北京、上海,对成都等后起之秀更具有明显优势。

  因此,广州的发展命题,关键并不在于发展速度,在于发展质量和效益。

  改变,亦因此而发生。

  如今,前些年疏于招商引资的广州,正在成为国际招商引资领域的顶级“掠食者”:思科智慧城、特斯拉、富士康、GE生物科技园、广汽智联、华电智能等一批百亿元、千亿元级特大产业项目近两年先后签约入驻。

  “现在,在新能源、新材料等诸多战略性新兴产业方面,广州都已经有所布局。广东省在布局的规模比较大的产业,大约三分之二都落户在广州。”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副主任詹德村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除了直接移植“大树”,广州也在加速“播种”。

  多项新政之下,近两年,广州专利创造呈现爆发式增长,发明专利授权量连续两年同比增长达30%以上。创新主体大幅增长,广州高新技术企业净增近3000家,增速居全国主要城市首位,同时入选“中国最佳创新公司50强”数连续两年居全国第二位。

  “而且,政策释放需要时间,在未来五年,创新驱动在广州会显示出更大推动力。”詹德村说。


  “全科生”

  2017年,郭台铭投资610亿元,在广州增城建设富士康“第10.5代线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这是广州改革开放以来最大规模的外资项目。

  事实上,在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背景下,像富士康这样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无疑是地方政府眼中的香饽饽。

  据媒体报道,很多城市为了争夺富士康,大打情报战。此前曾在“争夺战”中胜出过的成都高新区管委会负责人称,“我们前后和富士康谈了5年,其间历经曲折,成都胜出殊为不易啊。”

  因此,在一些评论者看来,在城市“争夺战”中,与其说是广州抢下了富士康,不如说是郭台铭选择广州。

  这并不难理解。

  锐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锐祥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要想生产一万套音响设备,在广州,只需要两天就能完成。如此完善的产业链条,在全世界其他地区都很难找到,因此,如今诸多国外音响巨头,都将生产基地放在广东。

  丁磊也透露,网易严选目前将近四分之一的供应商都集中在广东。“这些优秀的产业资源,是我们这些广州企业可以充分利用的独特优势。”

  不过,除了产业链的优势之外,相较于其他珠三角的城市,广州还有更多“独家”优势。

  广州市天河区商务和金融工作局局长张海波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与其他中国城市不同,广州是少有的‘全科生’。”

  以天河区为例,目前天河拥有四个优势:一是技术中心,广州乃至广东的主要高校、科研院所大多集中在天河;二是资本中心,广州市70%的金融机构在天河,天河还建立了全国首座风投大厦;三是人才中心,天河不仅有多所优秀高校,还有南方人才市场,以及诸多人力资源机构;四是服务中心,广州三分之一的会计师事务所,包括营收前十的律师事务所都在天河。

  由此,也便不难理解为何三十年前还是菜地的天河区,如今已经成为广东第一区的有力竞争者。2016年,广州天河CBD产值达2700亿元,居全国第一位,比第二位的北京国贸CBD高出近千亿元。

  “我们在单项上不一定是冠军,综合起来还是广东第一。”詹德村说。

  房价低,成本适中,环境好,市场空间广阔,产业链条完善,可持续发展能力强——即便是最苛刻的观察者,也不否认广州在这些方面的优势。


  读懂亚太中心的视野

  郭台铭选择广州,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理由:对于富士康这个在全球产业分工协作中发展壮大的巨无霸企业来说,交通从来都是重要考量。

  在郭台铭投资广州时,广州港航线覆盖全球300多个港口,白云国际机场近300条航线基本覆盖了全球主要城市。无论是广州港的货物吞吐量,还是白云国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均位居全国乃至全球前列。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4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