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VR眼镜,穿好翼装设备,被旋转机械臂抓牢,就能变换各种姿势升入空中,平台喷出风一样的气流,眼镜里模拟出高空俯瞰地面的情景,展翅翱翔成为可能。

  这是由广州玖的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玖的)研发的VR最新应用。玖的来自广州市天河区。“我们从2014年创业开始就一直在天河,我们希望未来能从天河走向世界。”玖的董事长梁应滔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像玖的这样选择在广州市天河区创业发展的高新技术企业越来越多。仅2017年,天河就净增高新技术企业1140家,增长81.3%,约占广州市的30%,相当于平均每周诞生20家高新技术企业。

  经过三十年的快速发展,天河已成为广州市中央商务区和科技创新主力区。不过,前些年天河的发展也曾面临压力。在2012年,天河科技类企业数量增加8.9%,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增速8%,发展平缓。

  但是,从大约2014年、2015年开始,天河区的各项指标,如新注册企业数量、新增科技类企业数量等,开始呈现出爆炸性增长的态势,一些年份的增长率甚至超过百分之一百。

  从地理位置,辖区的高校科研院所等资源禀赋来看,天河并没有发生大变化,但通过体制机制创新,优化了创新生态,天河正在实现发展方式和增长动力的平稳转换。


  三天落户刷新天河效率

  天河成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聚集地,有其发展的基础和传统:网易、酷狗、UC,乃至微信,都诞生在天河,而位于天河智慧城的网易总部也正加紧建设中;在天河区科韵路,还因为文化创意产业发达,而诞生了“科韵路现象”。

  广州酷狗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狗)副总裁赵海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在早年创业时期,酷狗就曾享受过天河区提供的人才补贴、创新项目奖励等一系列优惠政策。

  “这的确给了创业公司很大支持。直到现在,区委区政府每年还举办一次企业座谈会,大家反映的问题,能很好很快得到解决。”赵海舟说,他这两年提的比较多的是人才入户问题,也受到了重视。

  其他地方有的人才政策,天河不但都有,甚至更系统化。比如对创新、创业领军人才,天河有高达500万元的资金支持,这一政策是全广州市最早施行的。获评创新、创业领军人才项目的人才,还可享受天河区中小学校的优质学位,且人才每年可获得健康体检,享受优质医疗资源服务。

  “除了极具吸引力的人才政策,广州天河宜居、包容,商贸氛围也好,特别是政府效率高。”赵海舟说。

  2016年12月底,苏黎世中国广东分公司在天河办理注册。从批文到营业执照,办好全部手续只用了三天,而通常的时间至少为两周。

  天河区的城市管理者认为,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从城市要素、城市服务等方面着手,把城市打磨成一个更好的产品提供给市民。

  2017年10月,天河区开通全程电子化商事登记,一张营业执照从申请到发放仅需10分钟,再次提升了天河效率。

  2017年12月,天河区行政审批局挂牌,可办理8个部门43项审批事项,并借助互联网平台实现综合政务24小时自助服务,摸索出“放管服”改革的新经验。

  与之对应的,则是不断蓬勃壮大的新天河四大主导产业:金融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业、现代商贸业、商务服务业。这四大产业在2017年天河GDP中占比60.3%。

  “广州市重点发展IAB、NEM这几大新兴产业,而天河区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沉淀较深厚,有可能未来最早有所突破。”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副巡视员李丹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截至2017年11月,天河拥有各类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企业5099家,仅次于北京中关村,位居全国第二。

  2017年,天河区有4家企业入选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总数居广东省第一,8家企业入选省高新技术企业成长性百强,12家企业获评广州“独角兽”创新企业,5.6万家科技企业遍布天河全区,形成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产业集群。


  “村里”诞生的众创空间

  新兴产业集群的形成,并非一日之功,需要持续不断的创新动力,而5号空间这样的众创空间恰恰就提供了这样一块土壤。

  这座位于沙太路陶庄5号的众创空间,占地3万平方米,前身是个废弃的厂房,周围仍保留着日常的城市街道。

  “我们园区集合了种子轮、孵化器阶段、加速器阶段等不同功能的创业园区,现在入驻率已满,有些团队想进来还要排队轮候。”广州市天河区5号空间运营总监黎鸿浩告诉《瞭望东方周刊》,5号空间已吸引百余家创业公司,也孕育出机智云、考拉先生、一智通等一批新兴企业。

  5号空间的改造源于2014年。彼时,天河以沙东有利公司轻工业厂等集体物业(村级工业园)为试点,通过城市更新等手段,打造出了5号空间等一批双创园区。

  之前天河的众创空间、孵化器不够多,缺乏创新机制,这一工作就是要‘补短板’,为创新提供土壤。

  数据显示:2015年天河区众创空间仅11家,科技企业孵化器29家,到2017年,这一数字分别增长为61和63,分别占到广州市的38.6%和25.9%。

  而为了营造更好的创新创业氛围,仅在2017年一年,天河就举办了首届国际创客节、第二届广州国际创新节、天英汇创业节和天英汇国际创新创业大赛等活动。

  更多的专项资金将投入到科技创新里去,一个更系统化的创业创新机制正在逐步完善。

  2017年,天河“1+1+8”产业扶持和科技创新系列政策修订后颁行,市区将叠加投入超20亿元专项资金,新增或加大对新兴产业的扶持。

  其中,天河投入2亿余元组建广州天河基金和天河一号、天河二号基金之后,再投入1.5亿元,作为天河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将有望撬动近百亿元的社会资本投入创新产业。

  而根据政府部门测算,年轻人到天河创业,在3年政策期内,最高能获得超2000万元的资金扶持。


  肥沃的商业化土壤

  2014年创业时,梁应滔看中了广州的资源禀赋。

  “广州市内有很多电脑城,专业市场和交易平台都很发达。此外,广州还是一个文娱行业发达的集中市场,有利于内容生产、产品传播和分发。” 梁应滔说。

  他告诉本刊记者,目前全球蛋椅、车椅等VR游戏的外部硬件设备中的70%出自包括广州在内的珠三角地区。

  而在技术研发和硬件创新之外,梁应滔还摸索出一条B2B2C的独特的VR商业之路——把设备卖给从业者,由从业者在各大商场开线下体验店对接消费者。这令其成为“VR泡沫破灭”后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在这块具有商业化潜力的土壤上,更大的利好因素来自政府。

  2017年,天河区的另一家企业佳都新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都)也迎来了新的业绩爆发点:其智能化轨道交通、智能安防两大业务,分别营收10.7亿元、15.3亿元,同比增长分别高达91%、84%。

  其智能城市业务群副总裁刘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主要得益于政府采购。2018年3月,佳都中标广东省公安厅“广东公安视频云(一期)项目”,是省级公安较早实现人脸识别技术、视频结构化等技术的平台项目之一。

  “我们通过收购和投资的方式,在人脸识别等人工智能领域掌握了核心科技。这种技术结合我们自身在安防领域常年的积累,就能较快较好地实现技术落地。”刘斌说。

  佳都的智能化轨道交通项目也是个典型案例。

  长久以来,地铁建设中的自动售检票系统、站台门系统、综合监控系统、通信系统这四大系统的核心技术被西门子、西屋、三星等国外厂商垄断。而近几年,佳都逐渐掌握了这四大系统技术。2016年广州建设地铁6号线1期时,佳都一举拿下了四个系统,到2017年12月28号,广州开通的6条地铁线路的四大系统都由佳都提供。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32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