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提出打造“以现代工业文明为特征的生态宜居城市”,让绿色成为株洲的底色。图为株洲城区一角


  从湘江风光带的各类火车头实物到株洲规划展览馆的陈列,从工业区连绵耸立的工厂,到株洲人津津乐道的工业史,当你徜徉于株洲这座城市,到处可以感受到强烈的工业印记,浓郁的工业氛围。

  自民国中后期起,得益于优越的地理交通,一个集兵工、机车厂为主体的株洲工业区开始崛起,一度要打造“东方的鲁尔区”。1953年,株洲被列为全国八个重点建设的工业城市之一,180多个中国工业史上的“第一”——中国首台航空发动机,中国首台电力机车等诞生于此。

  在一座工业重镇崛起和辉煌的背后,传统工业的弊病开始呈现。清水塘工业区成为中国重金属污染治理的头号挂牌地区。因工业而立的株洲,如同国内外所有老工业城市,走到了转型的十字路口。

  毛腾飞,株洲市委副书记、株洲市市长。身材高大,数学专业出身,熟谙项目建设和经济发展,在同事眼中是个对工作追求完美的人。

  《瞭望东方周刊》近日专访了毛腾飞,在他看来,一个城市要想在转型过程中获得新发展,就须从环境、产业、空间、改革和民生这五个核心领域谋求可持续动力。


向环境要动力

  《瞭望东方周刊》:株洲作为一座老工业城市,在环境保护、资源约束方面,面临什么样的考验?

  毛腾飞:株洲因工业而兴,也因工业而困。株洲起步之初,重化工业特征明显,走的是一条传统工业的发展道路。直到近期,资源消耗、环境污染等问题仍然比较突出。一些曾经为之骄傲的产业,逐步衰落。

  摆在株洲工业面前最突出的问题,就是以重化工业为主体的清水塘老工业区的治理。经过多年关停并转,仍然还有这类企业92家,2013年的产出还有200多亿元。

  清水塘的污染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否则将严重危及湘江下游从湘潭市到岳阳市近1000万人的生命安全;严重损害城市形象,株洲曾经位列国内十大空气污染城市;严重制约城市发展,其所在的石峰区项目引进相对较难。

  国家发改委一位司长说,清水塘工业区是一个集所有老工业基地复杂难题于一体的地方。

  《瞭望东方周刊》:解决工业污染,株洲市近年做了那些工作,治理思路有什么变化?

  毛腾飞:株洲是国家“两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我们一直强调一个理念,追求发展绿色GDP,不要黑色GDP,更不要带血的GDP。

  为此,我们着力抓了两项重点工作。一是加强湘江治理保护。这是省政府的一号工程。2013年起,计划用三年,基本关停污染企业、基本拆除城区烟囱、基本截流城区段排向湘江的污水。

  2010年以来,全市已拆除烟囱200根;关停淘汰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和生产线共185家(条);去年以来,又关闭湘江两岸200米以内的养殖场189家,今年还要进一步关闭湘江两岸一公里范围内的养殖场。

  另一个是抓好清水塘工业区的搬迁改造。

  近年来,株洲市累计投入75亿元,用于清水塘老工业区污染企业关停、落后产能淘汰、历史遗留污染治理、企业搬迁改造等环境综合治理。对清水塘的环境治理,已经由以前的发展循环经济阶段,转变为实施搬迁改造阶段。

  2014年3月,株洲被列入全国第一批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试点。7月,我们彻底关闭了旗滨玻璃株洲城区生产基地,投资50亿元的醴陵旗滨玻璃产业项目第一条生产线正式点火投产。按照计划,该项目2015年五条生产线全部投产后,将成为中国的节能玻璃、太阳能光伏玻璃生产基地,湖南省最大的玻璃深加工中心。

  我们提出打造“以现代工业文明为特征的生态宜居城市”,就是要让“工业文明、生态宜居”成为人们对株洲记忆的“符号”,让绿色成为株洲的底色。

  我们既要创造投资环境,也要创造生活环境。株洲通过努力,已成为了全国十大最具投资价值的城市、中国最佳营商环境十大城市,创建成为了全国卫生城市、全国园林城市,正在创建全国森林城市、全国文明城市;我们还大力倡导和推动“1135”绿色出行,争取成为最具“两型”文化底蕴的城市。这样,让投资者有投资动力,外来人也有落户株洲和来旅游消费的动力,以此来增强株洲集聚产业与人口的能力。

2013 年5 月15 日,株洲一名工人在湖南山河科技生产厂房内组装“阿诺拉”轻型运动飞机


打造“中国动力谷”

  《瞭望东方周刊》:株洲关停如此多落后、污染企业,怎么保证经济后续发展?

  毛腾飞:关键是发展产业。以前来湖南看工业,必看株洲,现在就不一定了。

  一是推进优势产业优先发展。主要是依托轨道交通、航空、汽车、风电等动力产业的比较优势,加快打造“中国动力谷”。

  二是推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着力培育发展新材料、新能源、食品医药,引进规模大、带动能力强的产业项目。

  2013年9月,我们与微软进行了连续三天的招商谈判,有一个晚上还谈了通宵,最终促成项目如期签约。此外,我们相继签约引进了北汽二工厂30万辆汽车、阿里巴巴株洲产业带等一批大项目、好项目,还有一批大型央企、民企和跨国公司也都有意向到株洲发展。

  三是推进传统产业升级。抓住沿海地区产业转移的机遇,大力引进龙头企业,带动产业链。同时,加快采用信息技术、高新技术和先进工艺设备,改造提升化工、建材、服饰、陶瓷等传统产业,实现产品更新换代和产业转型升级。

  四是推进服务业跨越发展。利用株洲交通枢纽优势、历史文化资源和产业发展基础,大力发展现代物流、文化旅游、职业教育、研发设计和商贸服务等服务业,为工业发展提供坚强支撑。投资10亿元的南车物流、投资100亿元的方特欢乐世界、投资200亿元的株洲职业教育科技园等一大批项目正在加速推进。

  《瞭望东方周刊》:株洲打造“中国动力谷”,又是出于何种动机和基础呢?

  毛腾飞:“中国”代表国家水平,“动力”代表株洲的产业特色,“谷”是一个产业区域,一个产业平台,是一种源于先进科技研发制造的区域。“中国动力谷”应是动力领域研发、生产的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区。

  我们提出打造“中国动力谷”,是有信心的。我们不但有技术优势,而且有人才支撑和市场支撑。

  株洲是国家老工业基地,拥有“中国电力机车的摇篮”、“中小型航空发动机特色产业基地”、“新能源汽车制造基地”三大动力产业的标志性名片,经过几十年的积淀,天上飞的、公路上开的和铁路上跑的,其核心动力系统株洲有明显优势。

  另外,株洲职教城办学规模规划为学历教育8万人,常年培训学生10万人,实现本地常住人口20万人,将成为“中部地区职业教育创新之都”。同时,株洲拥有各类人才42万人,拥有在本地成长起来的院士3名,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42名,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388名。这些都将为打造“中国动力谷”提供源源不断的各类人才支撑。

  《瞭望东方周刊》:株洲的“动力”产业是否能够支撑起这座老工业城市重新找回光荣?

  毛腾飞:株洲的轨道交通产业实力尤其雄厚,特别是高铁和动车,出口到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的多个国家和地区。2014年3月18日,南车株机与南非签订了价值超过20亿美元的电力机车大单,这是目前我国高端轨道交通装备整车最大的出口订单。

  此外,我们还掌握了IGBT这项尖端技术,它被誉为功率变流装置的CPU、绿色经济的“核芯”。2014年6月,世界第二条、国内首条8英寸IGBT生产线在株洲全面建成投产,打破了国外公司在高端IGBT芯片技术上的垄断。我们将以此为龙头,打造IGBT牵引的千亿产业。

  我们的航空产业来势也比较好,不但国内整机和零部件企业在这里集聚,而且法国、加拿大的一些航空企业也在与我们合作发展。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