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孙丽萍 杜康2018-05-10

  从黄浦江畔到伦敦泰晤士河畔,“70后”女作家张弘不仅找到了自己最擅长的事——写童话,也找到了今生的使命——推广儿童阅读。

  三年前创立公益阅读推广机构魔法童书会,今年站上“2018阅读改变中国”的奖坛、获得年度“阅读点灯人”称号,“魔法阿姨”张弘和她的童书会,在无数孩子心中播下了阅读的种子,种植出充满爱的“魔法花园”。


  儿童的阅读,必须是父母陪伴的阅读

  戴着细框眼镜、扎着少女式马尾辫、笑容温柔的张弘,迄今出版过十余本童话小说,获得多个儿童文学大奖,是上海的一个媒体人,也是儿童文学界的“大咖”。

  2014年,在媒体人的忙碌生活和童话创作之余,张弘突然决定,挤出宝贵时间,创办公益性亲子阅读新媒体平台魔法童书会。

  这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的初心。我国每年出版和引进的童书种类丰富,选择越来越多,但孩子和家长的阅读困惑也不少。

  “看似简单的童书,读懂还真需要那么一点点的‘魔法’!我愿意用我的‘魔法’,帮助家长和孩子,让更多的家庭爱上阅读。”张弘说。

  儿童阅读市场风起云涌,魔法童书会的诞生正逢其时。短短三四年时间,魔法童书会就因其专业性、品质和公信力收获口碑。蜂拥而来的父母们询问相似的问题:“如何让孩子爱上阅读?”“能不能开个书单?”“童书绘本这么多,怎么选择?难道孩子读的书我全都要读?”……

  张弘认为,阅读从来不只是孩子的事情。中国家庭的阅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有的父母自己是“手机控”,却抱怨孩子不爱纸质阅读,只喜欢看IPAD打游戏;有的父母希望找到一间机构,把孩子送进去就一劳永逸解决问题,急功近利学阅读写作、考试通关,等等。

  “儿童的阅读,必须是父母陪伴的阅读。‘日本绘本之父’松居直说,父母要讲给孩子听的一辈子的道理,都在孩子小时候听到的故事里。”张弘说,亲子阅读成功的关键是亲子交流,不在于你声音是否好听,而在于你是否用心、有爱。父母通过阅读,给孩子陪伴和爱,并且把自己对人生的理解感悟传递给孩子。

  无疑,亲子阅读的魔法就是父母的爱。2014年,一个特别活动由张弘发起。在上海少年儿童图书馆的支持下,上海市258个社区参与了“亲子朗读声音档案”活动。这一活动每年举行,迄今,上海已有近4万个家庭参加。张弘说,在平台上,每一段普普通通的家庭朗读声音记录,动辄都有上万人点击收听。


  给中国孩子吃“中餐”

  深谙中国儿童文学现状的张弘意识到,西方舶来的童书绘本选择丰富,而中国原创童书颇受冷落,数量寥寥。“不能说,既然外国作品更成熟,那我们就喂孩子洋故事好了。中国孩子需要从我们自己土地里长出来的好果实、好营养。什么样的中餐是最对孩子胃口的,相信我们的妈妈也最有发言权。”

  于是,魔法童书会发起创立“妈妈眼中的中国原创好童书奖”,鼓励中国原创童书,连续三年评选,不接受任何商业赞助或请托,获得10万多人响应,评选出77本好书。奥运冠军陶璐娜、艺术家罗晓慈等人纷纷加入,组成妈妈评审团。

  今年4月22日,妈妈们评选出来的“2017年度中国好童书”又在上海颁奖,规模更加盛大。动画片《九色鹿》的原创作者之一、上海美影厂老艺术家冯健男凭借呕心沥血创作的《中国故事绘》获奖。70多岁的他坚持到场领奖,感叹“来自孩子和妈妈们的奖项,是给原创者最大的鼓励!”


  不能让魔法变味

  其实,魔法童书会既不是一家商业公司,也不是一个公益机构,它只有张弘一个人。每年策划举办二三十场活动,推广全世界最新鲜最有营养的童书,这些纯粹出自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的使命感和对孩子们的热爱。

  在圈内,魔法童书会以勇于说“不”著称。“阅读推广不是‘推销’。为商业利益驱使,甚至是为‘烂书’站台的‘推广’,那是误人子弟!”张弘告诉本刊记者,魔法童书会不推荐的童书有两种:一类是没底线,一类是没营养。没有底线是怎么刺激怎么写,那是阅读的垃圾。没营养,是浪费孩子的时间,那是儿童阅读的快餐。而区分有没有营养,核心就看传达什么样的价值观,看它有没有展现文字的美、思想的美。

  “如果童书里面只有‘口水’、搞笑,无疑会让孩子们的阅读口味变坏。当我们把一本本书交到孩子手中时,我们的初心不就是要传递真善美,以及思考的能力、思辨的勇气吗?”张弘说,为孩子做阅读推广要纯粹,不能让爱的魔法变味。

  魔法童书会日益成熟,而身为儿童文学作家的张弘依然笔耕不辍。她告诉本刊记者,今年要出版10本翻译绘本、1本原创绘本和4本桥梁书,还计划创作一部写给小学生们看的幻想小说。“魔法阿姨”不仅拥有阅读的魔法,似乎也拥有高效利用时间的秘方。

  展望人生,张弘说自己找到了最好的使命:一边继续为孩子创作童话,一边推动儿童阅读。正如她心爱的童话故事《夏洛的网》的结尾:好的写作者和真诚的朋友很难得,而“魔法阿姨”张弘两者都是。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