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 梁宝荧2018-05-31

  两年前,当尤丛蕾接到北京大学医学部全科医学系的录取通知书时,一心想读老年科的她多少有点抵触和茫然。

  但如今,当她穿着白大褂穿梭在门诊部和住院部之间,为病人提供集生理、心理、社会适应性于一体的综合性健康管理方案,为专科医生束手无策的合并症病患者提供有效的治疗方案时,她庆幸当初的选择。

  “去年以来,我明显地感觉到全科的发展像是按了快进键,跟刚入学时不一样了。”尤众蕾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全科医生是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主力军之一,也是推行分级诊疗,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关键。

  但目前中国注册执业的全科医生只有20.9万,要实现《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中提出的“到2030年城乡每万名居民拥有5名合格的全科医生”的目标,仅从数量上计算,还面临着50万名的巨大缺口。

  “也就是说今后每年要培养4万名合格的全科医生,但目前全国只有70多所大学开设了全科医学专业,每年培养的毕业生不足1000人。” 北京大学医学部全科医学系主任迟春花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5+3”模式是主流

  2014年6月,教育部、当时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六部委印发《关于医教协同深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改革的意见》,确定了以“5+3”为主,“3+2”为辅的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模式,这其中便包括全科医生。

  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教司巡视员金生国曾公开表示,国家采用“3+2”模式培养助理全科医生主要是考虑到我国地区发展不平衡。

  “由于医学本科毕业生大都不愿意去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工作,因此出现了‘3+2’模式,随着未来全科医生缺口逐渐补齐,这一模式可能会取消,因为‘5+3’模式下规范化培训培养出全科医生是国际通用的方法。”迟春花说。

  2011年,北京大学医学院在全国率先建立了全科医学系,2012年开始招收第一批全科医学研究生。“大学在本科阶段不能开全科,就像不能开设心血管科一样,这些在本科阶段统一都属于临床医学。”迟春花解释说。

  教育部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76所高校开设了全科医学专业,培养出800多名全科医学毕业生。

  在规范化培训的内容方面,全科医生在理论课的教授上更注重全科理论的强化,同时在科室轮转的时间上也与专科医生有所差别,“全科医生要轮转除影像等辅助科室外的全部科室,更重要的是在规范化培训期间,需要6~8个月在社区等基层卫生服务机构实习。”广州医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龙大宏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王辉则对《瞭望东方周刊》介绍说,全科医学专业的学生在社区参加实践学习时,社区会更加注重安排符合社区特色的学习内容,如怎样与社区病人沟通,如何开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

  这样一来,过去因培养学时过短而导致质量不佳的问题便解决了。在柯杨看来,更为要紧的是,“5+3”培养模式的确定,结束了多年各大高校学位制乱象之争,明晰了全科医学毕业后的教育培养体系。


  要大而全,无需窄而精

  然而,令李瑞莉担心的是,全科医生的培养还存在误区,“大家都在说社区全科医生的服务能力不足,但大多时候是在以专科医生的思维去要求全科医生。”

  如许多针对基层全科医生的培训,往往是组织一波大医院的知名专家,讲疾病知识或病人管理;有些甚至是邀请海外留学归国的博士,针对某一疾病介绍国际最前沿的科研成果。“这应该是针对专科医生的培训,不是基层全科医生需要的。”李瑞莉直言。

  在她看来,全科医学在提供常见病多发病基本医疗服务之外,更加重视预防保健和慢性病管理等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通过提高居民自身的保健能力,尽可能将疾病控制在未发前。

  因此,李瑞莉强调,社会对于全科医生应该有完全不同于专科医生的定位和要求。

  在国家的医疗服务体系中,目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要承担着基层首诊的功能。因此,全科医生要做的就是接诊后能够对疾病进行初步判断和准确分流。如,病人的症状为头晕,全科医生要能够判断出这是由颈椎问题引起的,还是高血压引起的,或是其他原因,是否需要进一步到上级医院接受专科治疗,以及到上级医院的哪个科室。

  “简单来说,做心脏支架手术不是全科医生的工作,判断什么情况下需要做心脏支架手术才是他们的工作。”李瑞莉说。

  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曾在国务院新闻办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指出,全科医生与专科医生不同的是,全科医生的知识结构非常宽泛,无论是关于儿童的、老人的,还是心血管、消化系统的知识都要有所了解。同时全科医生还要非常善于跟病人沟通、协调,体现人文关怀。


  让社区培养社区

  基于此,李瑞莉认为,针对基层全科医生最好的培训应该是让社区去培养社区。简单来说,就是让有特色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其他社区提供经验传承式的培训。

  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中国社区卫生协会在全国选取了30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作为其培训基地,为其会员单位提供培训。

  北京市朝阳区的高碑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全国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是中国社区卫生协会的培训基地。每年该中心都会围绕某一主题组织1~2期社区工作人员的在职培训。

  “每年年初我们向协会上报本年度的培训主题和培训计划,协会批准后,我们向协会的会员单位(全国8000多个挂牌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布通知,组织培训。”该中心主任王辉告诉本刊记者。

  2017年11月,高碑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围绕“慢病管理”组织了一次为期5天的短期培训,邀请了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领导为学员进行家庭签约服务政策解读和各地特色案例分享,还邀请了协和医院的医生介绍通过与患者进行互助讨论解决问题的“巴林特”小组的工作方法。但重中之重的是组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经验丰富的医生,按病种介绍慢病管理的具体方法和经验。

  “无论谁来讲,分享的东西都必须是实用且易操作的。”王辉说。

  如针对糖尿病的健康管理,高碑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求社区的主讲医生不需要再讲“五驾马车”等老百姓都掌握的理论知识,而是介绍医生如何根据签约服务对象的工作特征和生活习惯,制定具体的饮食管理、运动管理方案,怎样去对病人进行行为方式管理、小组管理,从未控制病情的发展。

  李瑞莉认为,为社区做培训,首先要用好社区的专家,许多在社区工作了30多年的医生,尽管学历不高,但他们有方法、有实践、有经验,也获得了老百姓的认可,“把这些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重点提升他们的授课技巧和表达能力,就足够完成社区医生的在职培训了。”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4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