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高晓东2018-06-14

  170多家商铺均为太行山区木石结构建筑,外加黄泥抹墙,售卖的小吃也多由传统工艺手工制作而成。这里是不到两年时间就接待游客200万人次的“恋乡·太行水镇”,它有着几百年的“面相”,实际年龄却不过两三岁。

  2016年之前,坐落于河北省保定易县,规划面积3.5平方公里的这座“水镇”,还是一片河滩地和荒地。2016年,首届河北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以下简称首届省旅发大会)召开前夕,当地用100天时间完成了从项目选址、征地到建设,以及100多个商铺的招商和开业。

  这只是保定市旅游业变化的冰山一角。近几年,通过在旅游品质和多样性上下功夫,旅游业正在成为保定市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的重要支撑,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个重要发力点。


  全链条上补“短板”

  2016年,首届省旅发大会上,保定市推出了由众多景区组成的“京西百渡休闲度假区”旅游品牌。这里集中了保定市自然、历史旅游资源丰富又独特的三个县,即涞源、易县、涞水。这一区域有野三坡、白石山两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清西陵等国家4A级旅游景区。

  “恋乡·太行水镇”地处“京西百渡休闲度假区”中心带,周边有着密集的优质景区资源:西傍国家级水利风景区易水湖,北连世界文化遗产清西陵,南接红色圣地狼牙山,连通白石山、野三坡两大国家5A级旅游景区。

  保定易县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庞国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是一处‘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地方。”

  不过,从吃住行游购娱的全链条旅游要素来看,以前,这里存在明显的短板:这一区域的“景区游”资源丰富,但是却缺少其他旅游要素,比如,缺“吃”,“民俗”文化体验也不足。

  “恋乡·太行水镇”不收门票,集中了100多种特色小吃,又为游客提供了体验太行山乡土民俗的种种场景,由此,补齐了当地旅游产业从单个 “景区旅游”向吃住行游购娱全覆盖的“全域旅游”迈进时的短板。

  开业之后,小镇受到游客追捧。庞国辉说:“当初所有人都没想到小镇会这么火。”


  让长板更长

  尽管保定有丰富的旅游资源,但是,与一些蜚声国内外的著名旅游景区相比,保定本地的旅游景区并不那么为外界所知。

  决定未来保定旅游业天花板的,无疑是本地旅游资源中处于“龙头”地位的著名景区。

  除了补短板之外也要同时完善长板,让长板更长。

  目前,保定市有白石山、白洋淀、野三坡等3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有清西陵、易水湖等14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

  白石山大理岩峰林地貌,有“世界地质公园”之称,常年云海缭绕,是夏季平均气温21℃的避暑胜地。在先后修建了玻璃栈道、索道等一系列基础设施后,2015年,白石山接待游客110万人次,实现门票收入1.5亿元,比2014年同期增长1倍以上。两年后,白石山景区通过国家5A级旅游景区评审。

  不过,并非所有老牌景区都能一次晋级成功。早已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国家4A级旅游景区清西陵,就在2016年年底的评定中未能如愿。

  清西陵是清朝入关后建造的两大皇家陵墓群之一。14座陵寝葬着清朝的雍正、嘉庆、道光、光绪等80位皇室成员。2000年,清西陵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01年又被国家旅游局评为首批4A级旅游景区。

  清西陵保护区管委会旅游开发处处长张继坤告诉《瞭望东方周刊》:“5A标准合格为950分,当时国家旅游局组织的专家在2016年年底来清西陵暗访检查后,总评分为945分。”

  以5分之差抱憾后,他们没有气馁,而是根据专家评审意见,新建了5座厕所,完善了景区外部交通标识,改造升级了景区附近的两个农村集市……2017年共完成整改任务46项。张继坤说,2018年8月,清西陵会再次申请国家5A级旅游景区验收。


  为全域旅游打“补丁”

  在保定市整体发展规划中,“旅游+”被视为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突破口。

  根据国际经验,美欧日等发达国家经济增长主要来自消费拉动,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多年来均保持在70%左右。旅游业,是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恋乡·太行水镇”开门迎客的2016年,保定市全年生产总值突破三千亿元大关,达到3110.4亿元。而当年保定市的旅游总收入达到757亿元,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力。从2012年至2016年,保定市的三次产业结构由12.6∶55.4∶32调整为11.8∶49.6∶38.6。

  保定市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2018年全市的目标任务和重点工作:“加快涞水、易县、涞源、阜平创建国家级全域旅游示范区建设,抓好清西陵、狼牙山5A级景区创建。办好第二届市旅发大会,高质量高标准抓好秀兰休闲度假区、大激店音乐文化小镇等重点观摩项目,持续放大旅发效应。”

  不仅是清西陵、白石山,易水湖、奥润顺达门窗城等都在提升着自身的旅游品牌。

  河北保定市旅游发展委员会负责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保定市有3个缺奇山秀水的县——定兴、高碑店、白沟新城。跟好山好水集中的“京西百渡休闲度假区”正相反,这3个县地处平原地带,缺少旅游自然资源禀赋。

  不能硬拼天然旅游资源,这三个县迂回着找到了另一条发展旅游业的道路。利用门窗产业、箱包业、农产品物流等,硬是打造出了工业旅游、农业观光游等一系列全新的旅游品牌。而“京南小镇特色旅游体验区”的名字,成为体现这三个县旅游产业特色的外包装。


  从“一锤子买卖”到“管家式”民宿

  前些年,在白石山景区,由于当地村民间存在恶性竞争,都想做“一次性生意”,不在乎品质,口碑并不好。在专业人士看来,当地人并没有把本地的资源优势利用好。

  专业旅游公司的介入改变了局面。

  负责运营白石山景区的是中景信集团。这家旅游公司不仅成功运作了白石山景区,而且把自己的旅游品牌“借给”村民使用。他们把周边贫困户开办的农家乐打包进白石山景区旅游产品中,一起推荐给游客,同时协助包装当地土特产“绿色原生态”品牌,提高农产品附加价值。

  庞国辉说,“恋乡·太行水镇”也由专业的旅游投资集团——河北百悦旅投集团投资,其对这一景区的规划、定位、布局和分区等都体现出了非常高的专业水平。

  类似的故事也出现在保定市涞水县南峪村。这个村庄地处北京南部太行山区,200多户人家沿着一公里多长的山沟居住,2014年之前,还有100多户贫困户。但从2016年开始,村里陆陆续续出现了8个以“麻麻花的山坡”冠名的高端民宿。根据院落大小,房屋多少,民宿每晚住宿价格不等,但都在两三千元左右。

  南峪村党支部书记段春亭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村里这些高端民宿都由专业运营团队运营,他们负责从装修、运营,到网上推广、订单处理的全部工作。民宿的整修有严格标准,一方面,小院里有整面墙的落地窗、地暖、室内吧台等现代装修元素;另一方面,竹篱笆、石头墙、屋顶的粗木梁等都保留了下来,甚至改装后的窗框也使用了跟原先山石颜色接近的深灰色。

  此外,每个民宿小院都配了一位“管家”,“管家”都是村里的当地人,但必须经过运营方培训一个月。这些“管家”们,能按照严格的卫生和营养要求烹制食物,也会按规完成礼仪接待、洒扫庭院等一系列工作。


  借势协同发展

  运营团队按照市场标准运营景区资源,但在顶层设计上,还需有形之手的引导。

  保定市曾多次组织专家到清西陵、易水湖、奥润顺达等景区实地调研,针对景区创建规划、计划任务完成情况等提出意见和建议。

  除了介入具体景区的品质提升,保定市还筹划了多个旅游资源宣介平台,包括首届省旅发大会和首届保定市旅发大会,以及旅游产业博览会、高峰论坛、美食文化展等主题活动。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