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殷耀 于嘉2018-06-21


  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布小林在外交部内蒙古全球推介活动上致辞时,曾向全世界介绍爱上内蒙古的N个理由,其中一点是:内蒙古很美,美得令人心动。

  内蒙古的确很美,美得无处藏:从东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阿拉善沙漠戈壁,不仅有辽阔壮美的天然风光,还有独具特色的民族风情。

  内蒙古是祖国北疆的亮丽风景线,拥有森林、草原、湿地、河流、湖泊、沙漠、戈壁等多种自然景观,保留着大面积的原始生态区域,是我国北方面积最大、种类最全的生态功能区,也是北疆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游走这里,可以领略祖国山河的壮阔之美。


  不是只有草原

  直到如今,还有朋友向本刊记者发出这样的提问:“你是不是经常骑着马去采访?”“你下去采访时是不是经常住蒙古包?”……对于这样的提问,记者常常难于作答,只能笑着说:“有机会到内蒙古亲眼看一看就知道了。”

  内蒙古不只有草原!上世纪60年代初著名作家老舍参观内蒙古后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看到的是一幅“青山白水,开扩胸襟,工农林牧并举,文教卫生齐进”的北疆万里风情图。近六十年过去了,今天的内蒙古已非老舍先生所见到的景象了,呈现在人们视野中的北疆风景线更加亮丽,神州北望风光好,万里江山更壮阔。

  大兴安岭,是内蒙古每天最先从睡梦中苏醒的地方。松青桦洁、万山耸翠的大兴安岭铺排着无尽的绿色,清初著名诗人查慎行看到这里“半岭出云铺大漠,乔松落叶倚高寒”的景象后,不禁惊叹“丹青不数东南秀,俯仰方知覆载宽”。大兴安岭宛若一道天赐的屏障,山脉的两端分布着东北平原、三江湿地和呼伦贝尔大草原。松涛涌动满山流翠的大兴安岭,涵养着肥得流油的松嫩平原和绿得醉人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构成了叶圣陶笔下“母树绿暗幼树鲜,嫩绿草原相映妍”的奇特秀美的风光。

  新中国的许多标志性建筑都取材于大兴安岭良材。过去本刊记者在大兴安岭采访时,当地林业工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们为国家提供了多少优质木材,作出了多大的贡献。自世纪之交国家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以来,数十万林区工人放下斧锯成了营林人。现在人们更加懂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5年内蒙古大兴安岭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2018年春记者到大兴安岭采访,他们说这里的森林覆被率开始增加了。

  “巍巍兴安岭,滔滔呼伦水,千里草原铺翡翠,天鹅飞来不想回……”一曲《呼伦贝尔美》唱出了呼伦贝尔草原的美丽,大兴安岭脚下的呼伦贝尔草原忘情地伸向远方。呼伦贝尔草原位于大兴安岭以西,由东向西呈规律性分布,地跨森林草原、草甸草原和干旱草原三个地带,是世界著名的天然牧场。这里地域辽阔、风景怡人,是一片难得的绿色净土。呼伦贝尔和锡林郭勒大草原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最美丽的草原,然而,近年来由于持续干旱,加之人口和牲畜不断增加,超载过牧加之乱垦滥挖,草原退化、沙化十分严重。

  为了使草原不再失色、萎缩,今天内蒙古的草原牧区纷纷提出了围封草场、转移人口、保护生态等发展战略。从重视草原的生产功能到回归草原的生态功能,这是内蒙古草原畜牧业发展史上的一大转折。近年来,围绕建设绿色内蒙古,内蒙古不断加强禁牧、休牧和轮牧,实施天然林保护、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还草等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使草原重新休养生息。不少牧民放下羊鞭告别草场,从事旅游等新行当。

  说起草原时,人们自然会想起蒙古包和勒勒车。事实上,今天草原上的牧民已大部分定居,汽车、摩托车和砖瓦房已成了点缀草原的寻常景观。以往放牧倒场用的勒勒车和蒙古包,则已退出普通牧民的生活,成为草原旅游的风景点缀。

  时代变化快,现在“智慧放牧”渐入牧民家:接羔告别守夜,喂羊不再苦重。今年40岁的毕西日勒图是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昂素嘎查的牧民,他拿起手机轻点几下,并在屏幕上缓缓滑动,羊圈各个角落便一览无余。“以前每到母羊产羔时,一整夜跑出去看三四趟,有时还得守在圈里,现在有了‘草原电子眼’,在家用手机就能掌握羊的情况。”

  2017年底,毕西日勒图为了更精确地观察羊的状态,花了1万多元,在2200平方米的棚圈内安装8个摄像头,通过无线网连接手机App,实现了无死角监控。喂羊时,毕西日勒图走进羊圈,按下自动饲喂机启动按钮,机械漏斗就沿着饲料槽一边滑行,一边撒料,大大小小的羊争先恐后地凑过来吃食。“把饲草料备好,放入储料仓,喂羊的时候按下按钮就行了。”给羊喝水也实现了自动化,方圆一公里内都能遥控自动饮水机。

  在昂素嘎查,约有90户牧民用上了“智慧放牧”产品。牧民孟克巴雅尔家,“智慧放牧”设备一应俱全。“繁重的劳动减轻了,搞旅游的心力更足了。”他说,2017年经营的牧家乐接待游客近万人次,收入上百万元。

  内蒙古不只有草原,还有我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绿杨著水草如烟”,这是唐代边塞诗人李益笔下的水草丰美的五原风光。如今的五原县已是塞上闻名的“米粮川”,八百里河套平原是内蒙古西部的大粮仓。河套平原、土默川平原和内蒙古东部辽河、嫩江平原一道,撑起了内蒙古的农业生产,2017年粮食产量达到553.68亿斤。

  除了广阔的牧场、肥沃的农田,说内蒙古是渔业发展潜力巨大的地方,会让人难以置信。但内蒙古方兴未艾的养鱼事业却勾勒出了北疆鱼米之乡的图画:星罗棋布于草原上的湖泊,加之其他天然水面,内蒙古共有50多万公顷可供养鱼的水面。池塘精养、小网箱养鱼等技术的推广,使地处高寒地区的内蒙古有了“渔歌唱晚”的景致,2017年,全区水产品总产量超过了15万吨。

  在内蒙古西部的巴彦淖尔市采访,本刊记者亲眼目睹,马背民族的后代,竟然是渔塘的主人,这是一种“风吹草低见鱼塘”的情景。在内蒙古东部的科尔沁左翼后旗、奈曼旗和西部的无定河流域采访时,记者又见到,牧民的后代在沙地上娴熟地种植水稻,他们说“以前我们做药引子都很难找到一粒大米,现在我们吃上了自己种的白花花的米饭”,这该是一种“稻花香里说丰年”的心境。

  内蒙古不只有草原。草原是内蒙古的根,内蒙古是一棵枝叶婆娑的树,是北疆的一棵常青树,在共和国雨露滋润下,愈来愈具迷人风韵。


  草原都市别具风情

  辽阔的草原伸至国境线尽头,就出现了口岸,18个口岸分布于内蒙古八千里边防线。口岸造就了一批风景独特的草原城市,60%的中欧班列经过这些城市。

  40年前只有3万多人口的满洲里,在改革开放中变得越来越靓,与小城周围的草原对比,呈现出强烈的现代都市气息。这个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充满了异国风情,城市里有不少新哥特式建筑,尖顶的楼房顶部大多为红色或蓝色。还有俄罗斯套娃广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套娃萌态十足。小城干净而整齐,来自不同国家的客商在这里做着买卖。满载集装箱的中欧班列穿梭于国门,2017年有1300多列中欧班列进出满洲里国门……再不能用“游牧民族的摇篮”“历史的后院”来形容这里,满洲里已成为我国最大的陆路口岸,货物换装和调运能力均居全国之首。

  过去只有1.9平方公里的“袖珍边城”二连浩特市,如今也滋长为世人瞩目的向北开放的大通道。像这样的口岸城市还有策克、甘其毛都等,自治区已与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经贸联系,各口岸货运量、进出境人数均为沿边开放之初的数十倍。

  在内蒙古还有许多别具特色的草原城市,海拉尔、乌兰浩特、锡林浩特……这些城市既有都市的繁华,也有草原的宁静。还有阿尔山、克什克腾等风光旑旎的草原旅游城市,阿尔山世界地质公园有亚洲最完整、面积最大的火山群地貌,暮春时节会欣赏到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克什克腾世界地质公园有冰石林、冰臼群等众多第四季冰川遗迹,是中国北部环境演化的自然博物馆。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9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