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殷耀 于嘉2018-06-21

  边境的口岸城市、草原城市和近年来兴起的旅游小城,诞生得毕竟太晚,不能让人真正感受到内蒙古的都市风情。而头枕阴山、安然地躺在黄河北岸的呼和浩特和包头这两座现代化都市,就是北朝民歌里著名的敕勒川,如今,“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敕勒川上,最能感受到内蒙古的现代化气息和都市风采。

  明代蒙古土默特部领主阿勒坦汗和他的妻子三娘子在呼和浩特正式筑城,蒙古语为库库和屯。城墙用青砖砌成,远望一片青黛,“青城”之名由此而来。拥有400多年历史的呼和浩特,是内蒙古自治区的首府,也是自治区的经济文化中心。走上现代化之路,呼和浩特的历史并不长,中山东路──呼和浩特第一条柏油路——的出现只是60年前的事,如今,呼和浩特已是一个拥有立体化交通的大都市。拥有伊利、蒙牛等企业的呼和浩特是当之无愧的“中国乳都”,两家乳业企业的年销售收入近1300亿元,约占全国乳业企业的三分之一强。

  依托气候冷凉、地质稳定、电价优惠等优势,呼和浩特正在建设的大型云计算数据中心,吸引了300多家大数据应用企业,在智慧城市、电子商务、信息惠民等领域进行深度应用开发。这个城市还支持生物制药等传统优势产业转型发展,推动光伏、新材料、新能源电动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加速发展。

  当年的包头只是一个集散货物的码头,聪明的晋商选择在这里做皮毛生意,就是看中了其靠近牧区的便利。包头市乔家金街附近的北梁曾是走西口人创建的“老包头”居民聚居地。那里地势忽高忽低、平房密密匝匝,13平方公里土地上住着12万余人,多数房屋是年头超过半个世纪的土木结构危旧房。2013年,包头全面启动北梁棚户区搬迁安置工程,目前,棚户区居民全都圆了新房梦。谈起包头市的变化,老北梁居民张林颇为感慨:“1958年,我刚到包头时,全市只有一条马路,两边坑坑洼洼,如今市里面从南到北纵横了数不清的宽柏油路,高楼林立,绿树成荫,我们的城市越来越漂亮了。”

  眼下,这座“草原钢城”在发挥钢铁、稀土等资源优势的基础上,积极培育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老工业基地焕发出新的生机。结束了千里草原“手无寸铁”历史的包钢集团,如今钢铁、稀土主业特色鲜明,矿业、非钢、战略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产品广泛应用于青藏铁路、京沪高铁、三峡水库等国家标志性工程,远销到美国、德国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

  当年,中国杰出的新闻记者范长江行走塞上采访时,足足在这两个城市之间颠簸了数天,虽然有战乱纷扰和脚力不济的原因,但仍可见当年塞上行路之难。如今,联接这两座现代化都市的高速公路、城际铁路全部通车。

  呼和浩特、包头和黄河南岸的鄂尔多斯,构成了内蒙古发展的“金三角”,这是个巨大的资源聚宝盆:呼包鄂地区集中了全国17%的煤炭、84%的稀土、12%的天然气探明储量,能够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充足、稳定、绿色的资源能源。这里也是内蒙古的优势发展地区:呼包鄂三市的地区生产总值占到了全区的六成,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占全区近一半。三地形成了各自不同的产业体系,城市群发挥出了产业扩散、信息技术传播等多方面的辐射带动作用。如今,这里正举全区之力打造带动内蒙古经济增长的火车头,积极打造有竞争力的增长极。

  鄂尔多斯蒙古语意为众多的宫殿。如今,康巴什、东胜、达拉特、伊金霍洛等城市形成了鄂尔多斯的城市群,矗立于黄河南岸的几字湾里。鄂尔多斯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陵寝所在地。1227年,成吉思汗再也不能弯弓射雕了,灵柩安放在了这片水草丰美的地方。这里是一个硕大的聚宝盆,注定要成为一个世界级的能源基地。今天,鄂尔多斯已拔得内蒙古经济发展的头筹。

  鄂尔多斯是内蒙古能源工业长廊的心脏,首都北京也能感觉到它的跳动。如今内蒙古电力装机容量已近1.2亿千瓦,已建成多条特高压输电线,2017年全区累计外送电量1500多亿千瓦时。富起来的鄂尔多斯人不想让人说自己靠的仅仅是资源,这种心态也是内蒙古人的心态。目前,内蒙古正在努力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谋求高质量发展。比如鄂尔多斯,正向煤转电和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的拉长产业链之路转型,探索资源之外的新兴产业、非煤产业等发展路径。


  大漠生态书奇景

  黎明的曙光从大兴安岭茫茫林海升起,当它照亮内蒙古最西部额济纳的胡杨林时,需要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沙海绿洲清泉,天鹅留恋金色神殿,苍茫大地是家园……”一曲《苍天般的阿拉善》唱出大漠的神奇和秘境的苍茫。内蒙古自治区最西端的阿拉善盟是干旱少雨、沙化严重地区之一,恶劣环境和艰苦条件没有击碎人们建设绿色家园的梦想。上世纪末,阿拉善盟20多万名干部群众坚定“人进沙退”的决心,通过锁边植树、飞播造林科学治沙。

  阿拉善盟是我国生态脆弱区,乌兰布和、巴丹吉林、腾格里三大沙漠横亘其境内,一度要“握手会合”。阿拉善左旗巴彦诺日公苏木牧民王翠英回忆说:“过去,房前屋后都是沙丘,羊没有草吃,人也生活不下去了。”如今置身腾格里沙漠边缘,只见花棒、白刺等沙生植物随风摇曳,曾经的荒芜大漠焕发勃勃生机。“现在草木多了,风沙少了,生活也变好了。”王翠英说。

  在巴丹吉林沙漠南缘、阿拉善右旗境内的雅布赖山脚下,几年前人工播撒的柠条、白刺等沙生植物种子,已变为茁壮成长的树苗,形成一道道绿色屏障。阿拉善盟盟长杨博告诉本刊记者,依托三北防护林、天然林保护等工程,全盟对3000万亩天然乔灌木林实施封禁保护,辐射带动9700万亩林草植被恢复;在三大沙漠周边采取飞播、封育、人工造林、退牧禁牧等工程,腾格里沙漠东南缘、乌兰布和沙漠西南缘形成防风固沙的锁边林带,对阻止巴丹吉林沙漠与腾格里沙漠“握手”起着重要作用。

  位于我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下游的额济纳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因上游和中游气候变化、用水增加,导致大河断流、湖泊干涸、风沙肆虐。2000年国家启动黑河流域水量统一管理调度,给额济纳绿洲和黑河尾闾湖东居延海带来新生。

  东居延海连续14年不干涸,水域面积扩大到42平方公里左右,前来栖息的鸟类由2010年的14种增加到目前的73种,数量也由数千只增至3万余只。堪称戈壁奇景的这片大湖,碧波荡漾,鸥鹭齐飞,游人如织。

  在黑河水的哺育和生态保护措施的实施下,一些受旱多时的胡杨复壮更新。2000年以来,全旗39万亩胡杨增加到44万亩,其他植被的面积也逐步扩大。据统计,当地戈壁和沙地面积2000年以来减少约39平方公里,草地和灌木林面积增加40多平方公里。

  生态的改善让游客难以见到遮天盖日的沙尘暴景象。“长河落日圆”的大漠显露雄浑,戈壁胡杨渲染出神奇,神舟飞天充满壮美……这些神奇与壮美的景观,正在为神舟飞船发射地内蒙古额济纳旗带来巨大的财富。这个仅有3万多常住人口的旗县,每年十月前后的游客日均接待量达6万余人。赏戈壁胡杨,访黑城古韵,观居延碧波,有幸再看“神舟”飞天,成为游人抵达额济纳旗之后的必选行程。大漠风光成了阿拉善旅游的独特资源,近年来阿拉善盟各种越野赛事特别是越野e族英雄会吸引了全世界的汽车越野爱好者,2017阿拉善英雄会吸引了国内外数十万汽车越野爱好者汇聚这里。

  阿拉善治沙驯沙、点沙成金是内蒙古治理沙漠发展沙产业的一个缩影。横跨我国东北、华北和西北地区的内蒙古是额尔古纳河、嫩江、辽河的源头,境内分布有巴丹吉林、腾格里、乌兰布和、库布齐、巴音温都尔五大沙漠,还有毛乌素、浑善达克、科尔沁、呼伦贝尔四大沙地。浑善达克沙地距北京约200公里,横贯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如今沙地里一棵棵樟子松、一簇簇沙打旺、一株株黄柳迎风挺立,共同织成绿色绸缎,装扮着曾经风沙肆虐的沙地。“过去刮起沙尘暴,能把房门堵住,出门只能爬窗户。”正蓝旗牧民宝音格日勒说,如今风沙少了,植物多了,一路绿色一路景。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