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胡俊凯 沈红辉2018-06-28

  国土交通省国土政策局综合计划课长木村实说,这些年日本的高速交通网络建设持续取得进展,对人和物的流动产生很大的影响,并对地方产业开发、生活环境、防灾对策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作出了贡献。特别是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太平洋沿岸基础设施遭到严重损坏,凸显出加强日本海·太平洋两面国土之间的联系与合作的重要性。不仅是发生灾害时,平时也应通过港湾、机场、高速公路的联网,提高日本海沿岸和太平洋沿岸国际物流的效率。

  不过,环日本海经济研究所调查研究部部长新井洋史等许多研究者和地方人士都认为中央政府在这方面说得多做得少。新井洋史说:“发展日本海沿岸地区的口号提了几十年,田中角荣时代就已提出,东日本大地震后又有强化。但只是提出了大的方向,没有拿出多少具体政策。”

  他认为,几十年来,日本海沿岸地带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到了推进,从新干线通往新潟,到北陆新干线开通,以及连接两个沿海地带的若干条高速公路的建设等,都在一点点地推进。“但整个日本海沿岸地带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

  与此同时,日本海对岸的东北亚国家特别是中国,近几十年里经济迅速发展,已成为日本可以合作乃至“搭车”的兼具经济规模和增长速度的巨量经济体。在这种背景下,加强同东北亚国家的经济合作和人员往来,成为日本海沿岸地带地方政府的明智之选。

  “地方政府还是很努力的,尽管程度不一样。新潟县比较活跃。”新井洋史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环日本海经济研究所的创立方是新潟县政府,现在每年相当一部分运营经费也来自新潟县。最近比较活跃的是鸟取县。鸟取县境港开通了连接韩国和俄罗斯的邮轮,每周一班。


  境港鱼中心的中文标识牌

  鸟取县境港市距新潟700多公里。

  境港为鸟取县西部与岛根县东部地区最重要港湾和著名渔港,与同县米子市、岛根县松江市、安来市、出云市等,构成了日本山阴地方的中心城市群。

  靠近码头的境港鱼中心里人来人往。境港的渔业在全国拿得出手的有三样:螃蟹捕获量得过全国第一,渔获量曾经全国第三,有黑色金枪鱼。

  鱼中心里一家挨一家的摊铺上,最显眼的海产品是又大又肥实的螃蟹,价格比东京便宜了许多。不少摊位上摆放着中文说明牌,上面写着“现在可以吃”“煮好了的螃蟹 即食”等字样。显然,中国游客也成了这里渔业服务的主要对象。

  越来越多的外国游客搭乘周游观光船从境港入境。境港管理组合港湾管理委员会事务局长吉川寿明介绍,从2011年到2017年,这种周游观光船从年入港4次、1100人,逐年增长到年入港61次、66500人。2017年,共有14艘周游观光船停靠境港。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投入“海洋量子号”(16.8万吨)运营日本海航线,每次搭载4000名中国游客访问境港。哥诗达邮轮公司自2016年起推出停靠境港、舞鹤港、金泽港、博多港和釜山港的环日本海邮轮线路,2017年投入旗下新浪漫号邮轮运营该航线,4月至10月即停靠境港24次。2017年,诺唯真喜悦号邮轮成为首艘从中国出发停靠境港的邮轮。

  吉川寿明介绍,海空港口使境港与东北亚地区国际交流日益扩大。鸟取县与韩国江原道、中国吉林省、俄罗斯远东沿海地区、蒙古国中央县等五个地区,从1994年起每年都举行“东北亚国际交流与合作地方政府峰会”。这个峰会的一大成果是促成了日韩俄国际定期渡轮航线的开通。这一航线开通于2009年6月29日,给境港和周边地区带来了直接的经济效益:据统计,2017年约1.6万外国游客到港,经济带动效益约7亿日元。自航线开通以来,已有64个国家和地区的约22万人次利用了境港。此外,2017年有约100家企业以境港为出发港向海外运送货物。这条线路不仅提升了境港的经济影响力,还为鸟取县内企业开展海外贸易提供了坚实支持。

  鸟取县根据“大图们倡议”(GTI)在东北亚地区的“运输回廊”的发展也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果。近几年,GTI东北亚地方合作委员会会议决定利用日韩俄定期渡轮进行中俄国境试验性运输。这是GTI全面合作中需要解决的运输通道方面的问题。2016年10月,20个集装箱的木制品被装上日韩俄定期渡轮,沿牡丹江-绥芬河-海参崴-境港航线进行了试验性运输。

  “日本货物通过中俄边境进入欧亚大陆的运输,虽然仍面临前期准备、成本、通关手续简化等诸多课题,但必将大幅提高日本海沿岸地区在未来东北亚格局中的竞争力。”吉川寿明说。


  岛根的彷徨

  李晓东教授还记得他初到岛根的2005年的一个片断。

  “当时学校正准备与韩国、中国的大学联合举办一个东北亚研讨会。那天我在机场,看到新闻说与岛根县立大学有交流协定的韩国的大学宣布与县立大学断绝关系。”李晓东现为岛根县立大学东北亚地域研究中心主任。他回忆说,那一年,岛根县将2月22日立为“竹岛(韩国称独岛)之日”,引发日韩之间旷日持久的外交争端。

  岛根县和鸟取县同属西日本山阴地方。西日本中部为中国山地,山南为阳,处于太平洋经济带上,为日本经济繁华地带,山北为阴,为日本人口最疏落的地区,经济发展在全国靠后。

  “岛根有石见银山、出云大社等在日本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古迹。但除去渔业和农业外没有什么产业,以前经济上主要依靠公共投入,中央大量给钱。后来中央政府搞改革,缩小了公共开支规模。缺少了中央的支持,岛根县财政不断萎缩。这里本来人就少,全县才68万多人口,为日本最大的过疏地带。少子老龄化问题严重程度在全国数一数二。所以岛根县最大的课题就是如何振兴地方经济。”李晓东说。

  20世纪90年代,环日本海国际形势一度缓和,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呼声高企。岛根县跟日本海沿岸其他县一样开展自治体外交,推进东北亚交流。日本海沿岸地带不少县或城市都成立了环日本海或东北亚地区研究机构,岛根县立大学在2000年建校后也立即成立了东北亚地域研究中心。

  但岛根县自己制定的“竹岛之日”条例,以及后来安倍政权连续几年派高官出席这个活动,使其对韩交流遭受巨大影响。加上中日关系在相当长时间里处于低潮,岛根县“向外看”的地方振兴方略被自己和国际形势捆住了手脚。

  李晓东、新井洋史、李钢哲等学者都认为,东北亚或环日本海地区经济合作,受本地区国际关系影响很大。新井洋史说,新潟县环日本海经济合作研究所成立于1993年,当时中国改革开放已搞了10多年。苏联于1991年解体后,俄罗斯也发生了转变。“我们还预测朝鲜也会逐渐转变。日本期待从20世纪90年代起环日本海地区的经济交流发生重大变化。”

  新潟县环日本海经济合作研究所成立后,25年过去了。这一地区的经济合作未能如研究者们所期待的那样取得进展。新井洋史认为其中的原因,一是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持续,朝鲜也未如他们想象的那样推进经济开放;二是环日本海地区的经济发展未如预期快,包括俄罗斯的远东、日本的日本海沿岸、中国的东北、韩国的东海地区等;三是这一地区国家之间双边关系摩擦不断,中日关系、日韩关系都是如此。对于东北亚地区国际关系与经济合作的症结,中国学者普遍认为,根源仍在于美国对西太平洋的战略考量未能摒弃冷战思维,而日本一方面亦步亦趋,另一方面又在双边、多边关系中受到国内右翼势力的掣肘。

  不过,新井洋史也认为,从整体看,东北亚地区特别是中国的经济这40年取得了显著发展。这对环日本海经济合作而言是个重大机遇。

  20世纪90年代,日本拥有资金和技术,中国拥有劳动力,蒙古国和俄罗斯拥有资源。当时研究者都认为,应该将各国的优势结合起来发展经济。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的资金优势比日本还明显,日本还有技术和市场,俄罗斯和蒙古国的优势未变,能够提供资源,还有就是可提供通往欧洲的通道。这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可以结合起来。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