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元元2018-07-12

  每到节假日,西湖的断桥上总会出现拥挤的人潮,使得原本颇具意境的历史景观犹如闹哄哄的街市。不只西湖,全国大多数热门旅游目的地皆是如此,“景区变人海”的尴尬不断上演。

  “我们一直在思考能否借助先进的移动通信技术解决这个痛点,让景区的管理更有序,游客们的体验更舒适。”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浙江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移动)总经理王文生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2018年4月,杭州移动在西湖断桥边的一个酒店顶楼架设了5G基站,并在视野开阔位置安装了可360度旋转的摄像头。游客不用去现场,只需带上VR头盔,便能在5G网络的帮助下,身临其境般全景游览断桥。

  “尽管这样的场景目前尚处于实验阶段,未真正落地,但其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觑。未来,全国各地的游客足不出户,便能欣赏到杭州的美景。”王文生说,不只西湖,杭州移动目前已在市内多个区域全力推进5G基站的建设工作。

  按照杭州市的整体规划,2018年要完成5G试验组网建设计划与网络功能试验,2019~2020年实现5G在杭州市区内的基本覆盖,2021~2022年将5G的覆盖范围拓展至全域。

  “我们希望在4年后的2022亚运会上,杭州能以‘5G之城’的崭新面貌迎接四海宾朋。”杭州市经信委副主任杨晓勇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发展5G并非盲目跟风

  “有人认为,我们大力发展5G是盲目跟风,其实不然。杭州在4G时代就已走在了全国前列。”杨晓勇对本刊记者说,杭州是国内最早开展4G商用的城市,4G建设经验曾推广到全国,被誉为“4G第一城”。

  王文生直言,杭州目前共有1.8万个4G基站,是全国4G网络覆盖最好的城市之一,日均网络流量已超过北京、上海等地,“这么大的流量负荷促使我们必须不断对网络进行优化升级。”

  过去几年,杭州移动为了满足日益增加的用网需求,已尝试将一些前沿的创新技术应用到4G网络中,有效提升了网络服务速率。这种过渡性的网络也因此被业内称为4.5G。

  “5G是4G的升级迭代,所以4G试点和商用的成功为5G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帮我们树立了信心,让我们敢于在杭州开展大规模的5G实验。”王文生说。

  这仅仅是内因。作为一座因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而闻名海内外的新一线城市,杭州也一直非常重视信息经济、数字经济的发展,而这恰好给5G的发展营造了良好的外部氛围。

  早在2014年7月,杭州市委市政府顺应网络信息技术发展趋势,在全国率先提出发展信息经济智慧应用的“一号工程”,明确发展信息经济、推进智慧应用,是杭州加快发展方式转变的最佳选择、唯一选择。

  杨晓勇说,目前,杭州信息经济产业增加值已占到全市GDP总量的四分之一,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一半,成为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信息经济的快速发展不仅给5G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而且成为其最终落地的驱动力。”

  2015年9月,工信部和浙江省签署《关于基于宽带移动互联网的智能汽车、智慧交通应用示范合作框架协议》,提出以杭州云栖小镇和桐乡乌镇为试点,开展智能网联汽车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操作系统建设以及场景设计。

  “这就是5G车联网,俗称的无人驾驶。”杨晓勇说,工信部当时的初衷是探索汽车作为5G的一个应用场景,但包括重庆在内的一些试点城市多专注于如何实现车联网,唯有杭州将重点放在了5G网络建设上。

  为此,杭州还在同月专门成立了杭州市推进5G试验网建设及应用试点工作领导小组。

  之后,杭州联合已有一定技术积累的华为和中国移动,在云栖小镇搭建了全国第一张5G相关的小范围实验网,并由此制定了运行标准,开展了多次实地测试。这便是5G在杭州最早的实践,在全国亦屈指可数。

  “无论内因还是外因,都可以看出杭州发展5G并非偶然,而是源于自身的需要,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杨晓勇说。


  不到3天建成一个5G基站

  在王文生的印象中,2017年算是一个转折点,5G在全球获得了广泛关注,中国也在5G技术研发上取得了可喜的进展,而瞅准机会的杭州更是在这一年开足了马力,希望率先登上5G这艘快船。

  2017年初,杭州市主要领导与中国移动总公司领导层就5G建设达成共识,争取杭州成为全国首批5G试点城市;其后,杭州市领导组织多部门对此进行专题研究,制定了更加详细的试点申请方案。

  虽然直到近一年后的2018年2月,中国移动才宣布将建设世界上规模最大的5G试验网,将杭州确定为首批开展5G外场测试的五个城市之一,但杭州在此之前就已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各项准备工作。

  王文生称,2017年下半年,在杭州市政府的支持下,杭州移动便着手针对即将到来的5G试点做前期的落地方案设计,包括5G基站到底该怎么建、建多少、建在哪些区域、跟哪些应用场景结合起来等等。

  “5G作为新一代的移动通信技术,其网络搭建无前车之鉴,难度很大。我们组建了几十人的团队,花了大概三个月时间去厘清试点工作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他说。

  春节过后的2018年2月底,杭州的5G试验网建设正式拉开大幕。“考虑到试点范围不宜过大,我们跟中国移动方面商量后最终决定将5G网络的建设重点放在‘一景一馆、两圈两院、一区三小镇’十个区域上。”杨晓勇说。

  “一景一馆”指的是西湖景区和2022杭州亚运会场馆;“两圈两院”指的是武林商圈、钱江新城、浙江大学以及科研院所(包括杭州移动研究院和华为研究院);“一区三小镇”指的则是滨江高新区、物联网小镇、梦想小镇、基金小镇。

  “这十个区域都有一定的代表性,能够充分发挥试点的示范作用。”王文生说,一个月后的3月29日,杭州便开通了第一个符合3GPP规范的5G试验站(基站)。

  杭州移动网络部规划室主管岑曙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截至2018年5月初,杭州已建成且开通的5G基站已有22个。照此计算,杭州在过去的2个月里,平均不到3天就搭建起一座5G基站。

  王文生坦言,如果没有杭州市政府的全力支持,5G建设的效率不会这么高。

  “‘建设5G试点与应用先行区’已被列为杭州市2018年度重点工作任务。”杨晓勇说,仅在今年上半年,杭州市政府就已召集相关部门、区县、企业召开了2次研究、协调和推进5G建设的专题会。

  杭州还把5G试点建设的工作分解到对各部门、单位的年度考核中,比如要求城管、公安、交通等单位,开展路灯杆、标志杆、监控杆分布调查;规划部门修编通信基站布点规划;环保部门开展电信设施电磁辐射安全知识教育。


  组建千人“军团”

  不过,5G基站的建设也存在难题。

  “因为5G标准还没有完全确定,相关设备的量产不够,一定程度上拖慢了建网进度。”杨晓勇说,为此,杭州通过运营商加强与华为的合作,让后者优先保障杭州5G试点所需的设备供应。

  “目前,我们已经在武林商圈、滨江高新区、西湖景区、浙江大学等区域完成了连续覆盖的5G业务体验场景构建。”王文生说,与此同时,杭州移动也在尝试将5G引入更多的场景应用中,探索商用的可能。

  上述提到的西湖断桥360度VR直播便是其中的典型案例。此外,5G远程医疗、5G AR远程维修、5G体验车等多个5G业务试点应用也都已上线演示,“将来5G网络建设成熟时,这些应用都会在杭州变为现实。”岑曙炜说。

  但王文生也提到,5G的行业应用拓展面临着比较大的挑战,需要各方共同努力、相互配合,“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运营商是主力,很多行业企业还并未参与到其中来。”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8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