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整理/郑洁 王元元2018-07-12

  尽管5G时代尚未真正到来,但其将给全球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诱人红利已不言而喻。

  高通2017年发布的《5G经济研究报告》预测,2020~2035年间,5G对全球GDP增长的贡献将相当于与印度同等规模的经济体;5G价值链平均每年将投入2000亿美元,这将支持全球GDP的长期可持续增长。

  上述报告还显示,到2035年,5G将在全球创造12.3万亿美元经济产出,全球5G价值链将创造3.5万亿美元产出,同时创造2200万个工作岗位。

  因此,全球各国早就开始摩拳擦掌,积极布局5G,希望在5G时代掌握主动权与话语权,尤其是发达国家,更将发展5G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优势仍在的日韩

  无论3G还是4G时代,日本和韩国的移动通信技术发展水平都处于全球前列,在亚洲地区少有对手。

  面对来势汹汹的5G,日本自然希望仍旧延续优势。2013年10月,官方背景的日本无线工业级商贸联合会(ARIB)便建立了5G特设工作组“2020 & Beyond Ad Hoc”。

  自2014年始,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NTT docomo便与多家企业联合开展5G实验,还发布了5G白皮书,详细阐释5G无线接入的关键技术;2016年9月,日本软银启动5G项目“5G Project”,成为全球第一家商用Pre5G Massive MIMO的运营商。

  2020年夏季奥运会将在东京举办。为此,日本将提前部署5G商用系统,并计划在2023年把5G的商用范围扩大到全国。预计,日本三大运营商对5G的投资总额将达到5万亿日元。

  而韩国则在2013年6月成立了5G论坛推进组5G Forum,提出了5G国家战略和中长期发展规划。

  2014年初,韩国政府就敲定了以第五代移动通信(5G)发展总体规划为主要内容的“未来移动通信产业发展战略”,决定在2020年推出全面的5G商用服务,并投资1.6万亿韩元(约合90.3亿元人民币)用于5G核心技术研发。

  在2018年2月举行的平昌冬奥会期间,韩国已实验性地推出了5G服务。韩国多家运营商也都在今年启动了5G的网络测试,为接下来的商用做好准备。按照韩国官方的说法,韩国的目标是成为引领世界的5G通信强国。


  迎头赶上的欧洲

  除在2G时代赶超美国,引领全球外,欧洲在3G、4G上的发展上都相对后劲不足,整体上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或地区;5G时代,欧洲决心迎头赶上,重回第一阵营。

  2012年9月,欧盟就启动了“5G NOW”的研究课题,主要面向5G物理层的技术研究;同年11月,欧盟还投资2700万欧元预算启动了“METIS”5G研发项目。

  但直到2016年9月,欧盟委员会才发布5G行动计划:2018年启动5G规模试验,2020年实现5G商用。相比之下,欧洲内部各国对5G发展的态度更为积极。

  英国在2012年开始推动5G技术研发,同年建立了5G网络研发中心;2015年9月,设在英国萨里大学的5G创新中心(5GIC)成立,核心成员包括英国各大电信运营商、BBC等。

  2017年3月,英国发布《下一代移动技术:英国5G战略》,宣告将通过5G及全光纤计划确保英国成为下一代移动技术和数字通信的全球领导者;10月,又宣布投入2500万英镑,探索5G商业模式、服务和应用的潜力。

  而在此前的2017年初,英国政府已向5G研究机构拨出1600万英镑,建立一个全国性的“5G创新网络”,用于测试与5G相关的新技术,以实现其“成为世界上第一批使用5G的国家”的愿望。

  而德国致力于成为5G网络及应用的领导国家,2012年4月便在德累斯顿科技大学成立了5G无线通信系统专门实验室;2016年启动了“德国5G网络倡议”,首次提出了一系列快速完善5G基础设施的措施。

  2017年7月,德国发布《德国5G战略》,介绍了落实5G战略的五个行动领域,包括加强5G网络输出,进行更加协调、更加有针对性的研究,实现5G网络城镇村全国覆盖。


  丧失霸主地位的美国

  相较日韩以及英德,美国一直在全球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中扮演着领头羊的角色。尤其在4G时代,以高通为代表的美国企业掌握着绝大多数的技术专利,堪称霸主。

  5G时代,美国依然希望借助其雄厚的技术积累,延续往日的辉煌。2012年,美国纽约大学理工学院就成立了一个由政府部门和企业组成的5G研究联盟;同年,美国宽带无线接入技术与应用中心(BWAC)也开始积极进行5G项目研发。

  2016年7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就为5G网络分配了频率资源,是全球首个开放5G频谱资源的国家;同时,美国也宣布在4个城市进行5G技术推广和实验。

  美国的三大运营商Verizon、AT&T和T-Mobile也都公布了自己的5G计划,并与三星、爱立信、诺基亚、高通、英特尔等公司开展技术和商用部署实验。

  2018年5月,美国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公开表示,建设5G移动网络是特朗普政府的首要任务,美国需要5G,无论是出于防御目的,还是出于商业目的。

  外界普遍认为,美国在5G发展上已感受到比较大的压力,4G时代积累的诸多优势正在丧失。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48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