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覃柳笛 刘佳璇 李璇2018-08-23

  “China No.1!”

  在2018年7月30日凌晨结束的PGI《绝地求生》世界邀请赛中,中国俱乐部OMG最终获得FPP模式(第一人称视角模式)冠军,同时这也是中国的电竞俱乐部获得的第一个《绝地求生》全球总决赛的冠军。

  这被认为是中国电子竞技发展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电子竞技,简称电竞,是指电子游戏比赛达到“竞技”层面的体育项目。与传统体育竞技相比,电子竞技在影响人群的辐射面上已然不落下风:《绝地求生》世界邀请赛决赛当场,仅在单一平台发布的弹幕量就达到了20万条;《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ingProLeague,简称KPL)2017全年职业赛事体系观看量达到103亿,2018年预计将突破200亿。

  2018年7月24日,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发布《关于举办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的通知》,将《绝地求生》列入表演赛,《英雄联盟》《星际争霸2》《炉石传说》列为正式比赛,公开赛的总决赛将在12月进行,冠亚军将取得国家集训队资格。

  这个消息,不仅在电竞圈激起较大反响,也通过主流媒体和社交平台的传播,被更多人知晓。此外,《王者荣耀》国际版(Arena of Valor)等6款游戏在8月底还将正式亮相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项目的赛场。 电竞这一具有“亚文化”特征的行业,正日益进入大众视野。

  在中国,电竞文化从游戏厅里萌芽,在网吧中成长出首批职业选手。

  2005~2006年,从小城网吧中走出的少年李晓峰摘得两届世界电子竞技大赛《魔兽争霸》项目冠军,他身披国旗意气风发的身影,烙印在中国电竞爱好者的记忆中。“电竞就是玩游戏、不务正业”的社会偏见,也由此得到了些许修正。

  电子竞技不仅是一项体育竞技运动,也已衍生为一种青年文化形态。

  在游戏的团队协作中消减现代文明的孤寂感,在战略部署统筹全局的思维训练中传递智慧价值,在特色英雄的个性“光环”里重塑自我形象……这都是虚拟的游戏世界能给玩家带来的心理快感。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2017年,中国电竞行业整体市场规模突破650亿元,已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在无数拓荒者的努力下,当下的电竞行业,已形成了由游戏研发、赛事推广、落地平台、周边衍生产业等组成的产业链条,这足以窥见时下电子竞技发展的蓬勃生机。

  毋庸讳言,电竞圈内仍不乏关于选手素质、商业化是否过度的争吵,电竞圈外也存在对电竞职业的误解。

  当电竞未来将组建国家集训队的消息传来,电竞如何进一步规范化、专业化、主流化,便成为行业人士关心的话题。

  增加游戏的趣味性和普适性,削弱游戏内容的“亚文化”色彩,成为一些人努力的方向。一款名为《尼山萨满》的移动游戏,便通过研发团队的文化考据和再创作,让少数民族文化在游戏中得到了展示,让“玩物”变得“有用”。

  作为文化产业“大家庭”中的一员,电竞也应肩负起文化担当。

  当然,无论是产业链上游的游戏开发运营、中游的赛事举办推广,还是下游的实体项目发展,都离不开相应的人才培养。

  2017年,西安体育学院、上海体育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等院校,纷纷开设了电竞相关专业。

  电竞教育能否推广普及电竞文化,培养的人才能否让电竞和主流更亲密地相拥,从而让电竞产业释放出更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值得期待。

  毕竟,这个新兴的行业,还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0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