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刘佳璇2018-08-23

  “我们都是一路吵过来的,但是我们都会互相包容、理解、道歉。”笑容说。

  笑容和小狮子曾经也有过激烈的争吵,吵到两个人“差点都不想打职业”。争吵后,他对小狮子说:“对不起,你还记得当初我拉你来打职业的时候吗?”两个人聊了很久,和解如初。

  “就像齿轮,磨合得越来越好。”笑容认为,争吵也是团队磨合的必要过程,心里不存“疙瘩”,形成对彼此的信任,才能打出更好的配合。

  做职业选手之后,对于笑容来说,《绝地求生》的魅力也不再停留在“独自一人求生”的刺激感中,“我很喜欢团队合作的感觉,享受跟朋友们一起获得胜利的喜悦。”

  “这是一个团队游戏,要为团队奉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如果总跟队友‘抢人头’‘抢荣誉’,这样的队伍是无法拿到好成绩的。”笑容说。

  

  “我们早就想说这句话”

  笑容的老粉丝往往是之前在直播平台上认识他的。在PGI夺冠之后,他的粉丝变得多了起来。过去,笑容会看每个粉丝的私信,但是现在有些看不过来了。“我曾经孤僻,但现在想照顾到每个支持和喜爱我的人。”

  一般而言,电竞选手的收入来源有三个:俱乐部的薪资、比赛奖金和做直播获得的收入。

  OMG电子竞技俱乐部CEO陆文俊对《瞭望东方周刊》透露,OMG俱乐部的普通主力战队选手年薪是二三十万元,明星选手可以上百万元,替补或陪练的训练生,一年的工资基准是10万元以内。

  笑容坦言,除了出于热爱,他也想通过做职业选手来改善家人的生活。他有两个弟弟,最小的弟弟还在学龄前。

  “我二十岁出头时,工资很少,自己也需要花钱,就没钱给家里了,不是一个孝子。但如果我现在赚得多一些,就可以寄给家里。”笑容说。

  对于电竞选手来说,参加国际性赛事并斩获佳绩和参加普通比赛不同——除了能为自己赢得奖金和更多粉丝之外,还有更宏大的意义。

  “只要有机会参加这样的国际性比赛,选手一定会带着为国家争荣誉的情感去打比赛。”陆文俊说。

  柏林的赛场上,第一天的比赛中OMG战队拿下了800多分的高分,漂亮的开局让观赛的中国电竞爱好者兴奋不已。

  队员们彼此鼓励:“第二天好好打,守住优势,拿下冠军!”那天晚上,他们都没睡着,影响了第二天最初的比赛状态。但到了当日第三局,他们分析了战况:只要稳定发挥,冠军就能拿到手了。

  比赛时,笑容和队友们隔着耳机,第一次听到了那么多观众为他们加油助威的声音。现场的观众里,有人用手机屏幕打着滚动的字幕:China No.1!

  “很多中国玩家的心里都想说出来这句话。”OMG队员们在参加2018年3月的PGL春季国际邀请赛时,就已经想着,有机会一定要说出“China No.1”。

  打完PGI上FPP模式的最后一局,笑容和队友知道夺冠成功,他们商量好,在台上要一起喊出来这句话。上了台,战队成员都很激动,脱脱站在笑容的身边,对着他耳朵提醒了一句:“China No.1!”当主持人把麦克风递给笑容时,这句话,从他嘴里脱口而出。

  下了台,有观众来找队员们合影,有的是特意从欧洲其他国家赶来观赛的中国留学生,有的是支持OMG俱乐部的海外粉丝。

  “我这才知道,有很多国家的人都过来为我们加油。你打得好,国外玩家也会认可你的实力、为你加油,这就是电子竞技的魅力。”笑容说。


  “目标是拿下所有第一”

  笑容是战队中的指挥,负责游戏全程的战术安排,他在比赛中表现出的对游戏地图的熟悉、心态的沉稳让虎扑论坛上的网友印象深刻,他们评价笑容是“最强大脑”“世界第一指挥”。

  “其实平常训练中,战队的数据分析师和教练对我战术能力的提升很重要。”笑容说。

  陆文俊描述了OMG俱乐部里每个战队的大致配置:根据战队情况,设置分部经理,同时配置教练团队、负责管理和后勤的领队。

  选手的日常训练,一般从下午1点半开始,午夜12点结束,下午和晚上都会安排训练赛。除了这些时间,选手们也会自己加训。

  在比赛中,因为不能和分析师、教练沟通,笑容和队友们则要凭借训练的积累,在赛场上灵活应变,彼此配合。“队友们会给我提供很多信息,他们也会提出一些战术建议,最终由我拍板。在比赛激烈时,队友也可以做临时性的指挥。”

  长时间的高强度训练,让小海和小狮子有了一些伤病。电竞选手的职业病不外乎肩颈痛、腰椎痛和腱鞘炎,这来源于久坐和高频率的手指操作。

  和传统体育竞技一样,做职业电竞选手,被认为是吃青春饭。笑容25岁,BT已经28岁,这在职业选手中都算年长的。

  “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年纪很小的人来打职业赛,他们可能有点实力,但是心并不在荣誉上。有些人可能为了钱,有些人可能是为了吸引异性。”笑容说,他和BT都觉得,“年纪不小了,还能‘打职业’很珍惜,也会更谨慎地对待职业生涯。”

  OMG绝地求生战队领队瓶子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选手职业周期和年龄层的关系并不大,更重要的是对职业的态度和对外界的抗压能力。

  “如果选手能保持身心健康、良好状态,职业寿命可以是十年八年。但如果长期处在大型赛事高强度的训练压力下,影响了身体,职业寿命难免会缩短。”瓶子说。

  笑容和队友感觉,自己作为职业选手的路还很长。“《绝地求生》是新项目,我们的目标是拿下所有赛事的冠军,这并不是狂妄,因为我们打所有比赛都是冲着冠军去的。”

  在PGI夺冠那晚,笑容看到多家主流媒体的官方微博都在祝贺OMG战队。他也看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关于举办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的通知》,其中《绝地求生》被列入表演赛。

  笑容说:“以后还会组建起电竞项目的国家队,我感觉社会对电子竞技这个行业越来越认可了。”

  不过,如果再重来一次,25岁的笑容并不希望十几岁的廖良光逃课去网吧。“不要逃课,不要沉迷游戏,好好上学。读了大学可以保持这个爱好,能力强也有机会去‘打职业’。那时候太叛逆,希望现在的孩子不要和我们当时一样。”

  (《中国青年报》记者胡宁对本文亦有贡献)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7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