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张瑜2014-09-04

  可能不少人没有留意,从“神五”到“神十”宇航员佩戴的手表,出自飞亚达;“神十”落地后宇航员坐的移送椅,则由无限空间设计打造。这两家企业,都是深圳设计的代表。

  曾经,深圳被以模仿抄袭的“山寨之都”形象困扰。由创意而生的工业设计产业,让深圳转换了形象与内涵。

  深圳市市长许勤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中国制造业必须走这一步,向设计业迈进,才有新的竞争力。

  目前深圳的工业设计占据全国逾60%,全市拥有各类工业设计机构近6000家,在职工业设计师及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2013年,深圳工业设计产值达42亿元,创造经济价值逾千亿元。

  实际上,近年深圳崛起的创客运动也与工业设计密不可分。因为在创客所需要的产业链中,这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硬件产品需要兼具艺术与技术的工业设计。


中国都是模仿和抄袭?

  美国工业设计协会(IDSA)调查发现,工业设计每投入1美元,就能产出1500美元。

  这些年,深圳工业设计正是以这样的拉动力量,在提高产品附加值、培育品牌、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提升深圳质量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SIDA)秘书长封昌红对《瞭望东方周刊》介绍说,于2008年成立的SIDA,在短短6年间,会员从49家发展至649家,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工业设计专业行业组织。

  相对于深圳的工业设计产业,SIDA要年轻得多,而正是它迅速将“深圳设计”推向国际。

  作为国内首个加入国际工业设计联合会(ICSID)的行业组织,SIDA发起成立了全国工业设计产业创新联盟;携手香港设计中心发起成立深港设计中心并纳入“深港创新圈”;并先后与香港、台湾、以色列、印度、新加坡、赫尔辛基、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等地设计中心签署了设计合作协议。

  2011年,经历屡次被拒的“深圳设计”,首次代表中国,组团参加设计界最高规格的英国伦敦百分百设计展。

  “沟通了好几轮,刚开始对方并不认可中国设计,认为中国都是模仿和抄袭,根本没有自己的创意。但是后来我们用许多事实和获奖作品说服了他们,终于打破了这块坚冰。”封昌红告诉本刊记者。

  连续3年参展伦敦百分百,深圳近百家品牌企业及设计机构精彩亮相,赢得业界青睐。以深圳的国际影响力为基础,国家商务部已确定2014年伦敦百分百设计展将设中国馆,并由SIDA承办。

  2012〜2013年,深圳工业设计斩获国际IF设计大奖39项,红点奖32项,两大顶尖设计奖总数位居全国之首。2012年8月,SIDA组织腾讯、华为等知名企业,集体亮相美国IDSA年会,成为首个在这一会议上举办专场设计论坛的中国机构。

  2013年2月,深圳工业设计首次受德国巴伐利亚州政府邀请,参加以“质量的铸造者”为主题的慕尼黑创意设计周,集体亮相素有“设计奥斯卡”之称的德国IF设计大奖颁奖典礼,在69件中国获奖作品中占据24席。

  3个月后,德国IF设计大奖首个国际展厅落户深圳。这是对深圳工业设计创新实力和跻身国际一流设计阵营的肯定。


用一根表针计时

  穿过深圳中心公园,在位于深圳市核心区域的田面村,几栋灰色小楼在这个杂乱的城中村里很醒目。小楼外墙上,200平方米由金属亮片构成的达芬奇、爱迪生、爱因斯坦和贝聿铭的头像格外抢眼。这就是深圳第一个聚集了设计大师的产业园区——设计之都。

  很难令人相信,这个颇具现代感的建筑是由田面村几栋破旧楼房改造而来。这个创意出自深圳中世纵横设计公司董事长张建民之手。而包括“设计之都”在内的“旧建筑改造”,正是张建民最擅长的领域之一——城市公共设计。

  “一般的建筑设计院对旧建筑改造并不是很感兴趣,因为这个领域所花费的功夫与收益之比不那么吸引人,同时需要有很强的设计功底才能化腐朽为神奇。”张建民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从业20年,张建民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工业设计师。与众多工业设计公司不同,中世纵横的主要业务并不在热门的硬件产品领域,而是门槛相对较高的城市公共设计、导示系统设计。国家体育场、天津奥体中心、北京南站、深圳地铁、广州地铁等场所的导示系统,都出自这家企业。

  除了“设计之都”,张建民还主导了广东工业设计城、江苏太仓LOFT文化创意产业园等园区旧改与城市形象提升设计。

  这些项目的意义不仅在于业界声誉,“它们比一般项目的利润率要高,对于支撑公司的发展非常重要。”张建民说。

  出身平面设计的张建民,对于跨界设计有着浓厚兴趣。

  2009年,他投入资金创立自主品牌CIGA DESIGH。这条路并不好走。直到2013年9月,张建民的公司研发设计的“太阳能电子蜡烛”获得了英国伦敦百分百设计展的“最具创意产品奖”——只需太阳照射4小时即可储能转化为烛光使用10小时,而且没有明火和碳排放,也没有安全隐患。

  几个月后,他们的又一个产品“多功能人体感应灯”,再获德国IF产品设计奖。

  近两年,最令张建民骄傲的莫过于手表设计——自有品牌CIGA 009腕表、CIGA Design single hand wristwatch(非同步追随腕表),先后获得2013德国红点产品设计奖、红点概念设计至尊奖。

  所谓“非同步追随腕表”,以全球首创的一根针指示时间,基于中世纵横自主研发的独特机械机芯来实现计时功能。

  “中国人最早发现了时间,并且发明了日晷这种人类最早的计时器,然而自从沙漏出现后,日晷就隐没了,而在计时器领域,中国再也没有充当过引领者。”张建民说,他的设计初衷是展现中国传统文化和智慧在现代社会的价值。

为创客加速最后100米

  洛可可集团是工业设计界为数不多的提供整合创新设计服务的公司——不仅包括工业设计,还包括产品策略与用户研究、品牌设计、用户体验设计等一整套服务,客户包括三星、松下、西门子、通用、奥迪等世界500强公司。

  这样的服务,比单一的工业设计利润要高得多。“这几年,我们每年以300%的速度在增长。”洛可可创始人贾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从2004年离开联想创业至今,从一个月租500元的办公位开始,到今天这个在英国伦敦、北京、深圳、上海、成都、重庆和南京都拥有办公室的整合设计集团,贾伟用了10年。

  而今,他在布局一盘更大的棋——建立一个创客孵化器。“事实上,我们在深圳的公司已经花很大精力在物色和孵化创客项目。”

  与来自英国的硬件孵化器Haxlr8r不同,拥有整合设计基因的洛可可,更偏向于前端的商业咨询和策划,以及整个产品商业化的把控。对于想创业的创客团队来说,当他们已经有了成熟的产品,洛可可集团为其提供的,是跃入市场前最后100米的商业化加速。

  “每个月都会有新项目,甚至有一些是90后的创客。他们中有许多都是先拿到了创投资金,然后找到我们来做产品商业化。而对一些看好的项目,我们也会参与投资。”贾伟说。

  今天的市场,单纯的工业设计业务已经很难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很多客户并不认可那种传统模式——付出5万元设计费,得到一款设计,之后卖得好不好与设计公司无关。我们自己也认为这样的模式做不下去。”晟邦设计咨询董事长骆欢告诉本刊记者。

  骆欢正在抛弃旧有的“一锤子买卖”模式,实现全新转型——建立一个工业设计孵化器。

  他将办公室从田面村的“设计之都”搬到“中芬设计园”。这个近300平方米的LOFT空间,将近一半为即将到来的孵化团队准备。

  “自己的力量和创意总是有限的,而我们涉猎的领域又非常多,且跨度很大,我相信一些年轻的团队会更有朝气,带给我们新的灵感,而我们则会给予他们从品牌、产品到传播的教练式贴身支持,以及资金扶持。”骆欢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11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