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马云宣布了他的卸任计划:他将于2019年教师节即阿里巴巴成立20周年之际正式卸任董事局主席,重新“回归教育”,现任阿里巴巴CEO张勇将接替马云,实现阿里掌门人的新老交替。这封公开信终于让近段时期以来树欲静而风不止的马云“退休”传言“靴子落地”。随之而来的海量“围观”“跟帖”,不仅止于对马云个人决定的评论,也引发了公众对企业传承模式的思考。

  打造“百年老店”,让自己创办的企业实现长期传承、永续发展是许多创业型企业家的追求。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许多优秀的中国企业如联想、步步高等都探索出了适合中国国情、与企业自身发展战略相契合的传承模式。但企业甚至行业龙头企业因为管理团队新老交替问题没有解决好,企业的发展没能实现“传代”的现象也并不鲜见,正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为了避免这种风险,许多中国的民营企业家选择工作一辈子或者企业家族化。事实上,在各国工业化过程中,诞生了一大批创始人企业家。他们白手起家,通过一生的努力来构建自己的商业帝国。如果没有在竞争中被淘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选择尽量延迟退休年龄。从某种程度上,这多少有点不得已而为之。可以说,为“掌门人”有序“接棒”寻找到合适的模式,实现企业传承,是现代企业必须解决的选择题,也是现代企业实现基业长青的基本功。

  而另一方面,随着技术发展、产业转型和商业环境的变化,企业管理者新老交替的内外部条件也在发生重大变化。尤其是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新一代创新、创业型企业,没有沉重的历史包袱,面对技术革命和商业模式的迭代速度越来越快,许多在企业成立之初就搭建了良性的企业治理架构,对企业传承问题作出了适当安排。事实上,着力培养未来企业的接班团队,尽早使年轻一代具备接班能力,是符合新一代创新企业的竞争需要和发展目标的。而这种传承在企业创办者和第二代领导人之间发生时则显得更具标志性意义,这意味着创业者个人烙印的逐步褪去,而其作为一个企业的价值与影响则日益增辉。纵观全球企业中的佼佼者们,从福特、洛克菲勒到微软、苹果,通过制度塑造与文化凝聚达到了这样的高度——创业者退休不是这些企业发展的一次减速,而成为了企业打造“百年老店”的重要里程碑。这也理应成为每一个有愿景、有使命的企业的共同追求。

  尽管追求利润是企业的天然属性,但任何一家值得尊敬的企业传承的绝不仅仅是赚取利润的本领,也要传承企业的精神内核、社会责任乃至使命愿景。从这个意义上讲,企业家们从企业掌舵人的位置上退休,并不意味着人生的退场。作为企业文化的塑造人、企业精神的奠基者,企业家退休之后,在传承、发扬企业的精神文化内核上,还有许多事业可继续为之奋斗,而这无论对于企业本身还是整个社会都具有独特的价值。作为当代社会最重要的公众人物群体,企业家天然就具有示范效应。企业家一直是“社会大学”的主要导师,无论是现代企业家的先驱卡内基、福特,还是当代为人熟知的比尔·盖茨、乔布斯,都是许多知识与智慧的创造者、传承者和分享者。而与其国外的同行相比,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马云等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家们也都持续在中国经济发展之路上扮演着传道者、贡献者的角色。这些当代中国企业家们用自己的行动让社会公众欣喜地看到,中国企业家不仅在经营业绩而且在社会责任上都越来越有“国际范”。不是伟大者才善梦,而是善梦者才伟大,从企业管理者岗位上退休的企业家,依然可以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执著前行,为人生与社会创造更大的意义。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