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俪萦2018-09-28

  在陈凯歌导演的电影《妖猫传》中,幻术师将西瓜籽撒入泥土,瞬间便长出瓜苗,开花结果;在徐克导演的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朝堂上的木雕龙在众目睽睽之下变为真龙,冲天而去……

  在不少国产大片中,均有令人惊叹的“幻术”场景;鲜有人了解的是,幻术还是国家级非遗项目。2018年5月,文化和旅游部正式公布了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傅氏幻术的现任掌门人傅腾龙上榜。

  傅氏幻术是幻术项目唯一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幻术之家”,已历经四代人上百年的传承。


  古中国是魔术的摇篮

  傅腾龙有“中国魔王”的别称。作为“幻术”项目唯一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傅腾龙经常被人问到幻术与魔术有何不同,他总是耐心解释:“二者并没有本质区别,幻术是中国传统名称,又称戏法,西方则称魔术,现在统一都称魔术。世界上有三个魔术摇篮:古罗马(包括埃及)、古印度和古中国。”

  中国最早关于幻术的记载可追溯到战国时的《列子》:“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

  “古代幻术起源于人类的幻想,等于出了一个题目。魔术师借助各种手段表现这个幻想,幻术可以说是科研的前奏,科学则依据客观规律实现了这个幻想。”傅腾龙举了两个例子,“古代有个幻术设想是打开葫芦放出三只乌鸦,能把房屋点燃;现在,无人飞机带着一颗小炸弹就能做到。还有过去的‘万米归仓’节目,一小碗米能变成一大堆米;现在,袁隆平研究的杂交水稻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效果。”

  对傅家来说,魔术并不仅是谋生手段,还是一门严肃的学问。据傅腾龙介绍,其四代人出版的相关学术著作和普及读物共计74本,包括《中国杂技史》《魔术万花筒》《中国民间戏法》《国际幻术》等。其中,《中国杂技史》一书填补了中国杂技史的空白,其间凝结了两代人数十年的心血。

  魔术和杂技有着紧密的联系,在国家级非遗项目中,幻术便被列入“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大项中。

  在研究历史时,傅腾龙感慨,“国力强盛时,幻术就发展,遇到兵荒马乱,幻术就萎缩。”

  比如,盛唐流行“换衣术”表演,场面豪华,“最早是为武则天贺寿的一个幻术舞,叫‘圣寿乐’,唐玄宗时改称‘云韶乐’。140名少女娑婆起舞,舞至高潮时,全体舞伎服装色彩突然变化,时而由朱红变为绿色,时而从绛紫变为大红色。”

  正如唐代名士邵轸在《云韶乐赋》中的描写:“褧衣屡更,新态不穷,忽举手而萦紫,复回身而拖红”。

  而如今,傅氏家族为“换衣术”这一传统魔术制作了新版本——《橱窗之恋》:在服装店玻璃橱窗的场景下,表演者以各种方式快速而巧妙地更换身上的衣服。

  受法国电视二台邀请,傅腾龙的两位徒孙将于10月初带着该节目远赴法国进行电视录制,随后又赶赴意大利参加国际魔术比赛。


  参悟“魔道”苦练兵

  2009年,凭借魔术《青花神韵》,傅腾龙之子傅琰东成为世界魔术最高奖FISM大型幻术类银奖得主,这是70年来亚洲魔术师获得的最好成绩,也让傅氏幻术走向世界。

  该节目的高潮在于,身着盛装的女演员可以背靠着一个巨大光滑的青花瓷盘,上、下、左、右漂浮移动,观众看不到她有任何着力点;中间还用丝绸从女演员身后绕过,以显示没有机关,仿佛是悬空贴在了瓷盘上。

  这个节目脱胎于傅腾龙早年的魔术《壁虎神功》,他曾于1995年带着该节目登上了央视春晚。但当时演员还只能实现直上直下,无法左右移动,此后陆续改了很多版,都不能尽如人意。而真正实现这一步跨越,足足用了15年。

  在《青花神韵》正式比赛前夜,傅腾龙回想起团队为这个节目付出的艰辛,写了一首诗,其中写道:“驻紥燕山石门营,参悟魔道苦练兵。酷暑难当勤铸剑,踏雪攻关暮云平。壁虎功集十五载,浮瓶灵感一夜成……”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傅腾龙是杂技演员出身,小时候为了练功,凌晨四点不到就悄悄到里弄里锻炼。年轻时在上海魔术团工作,演出间隙,常常挤出时间在墙角练上一阵手技。

  傅腾龙有一个代表节目《神秘剪影》:随机请一位观众上台,他用剪刀和黑纸迅速剪出其侧脸剪影,展示给现场观众看,得到准确度认可后,舞台后方的灯箱突然亮了,玻璃上出现一个剪影,除了尺寸要大几倍,轮廓和刚剪出来的剪影一模一样。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个节目一度引起轰动,还曾被认为是特异功能、心灵感应性质的表演。但傅腾龙表示,这和特异功能无关:他将人的侧影做了9个部分的分解,如额头、眉骨、鼻梁、下巴、衣领等,每个部分又归纳出数十种不同的类型,将其一一编码;观众一上台,他大脑会瞬间出现相应的9个编号,通过剪影前的一个小环节将编号传达给后台助手,助手只需将早已备好的大剪影部分按序拼起来即可。

  为了这个节目,他付出了长达几年的艰苦训练,不仅要将一整套编号生生记在脑子里,还要练剪纸的准确度和速度。而为了训练快速识别能力,他会在大街上对着迎面而来的行人进行编码。后来,他能在两个人骑车面对面擦肩而过时,迅速报出对方相貌对应的9个编号。

  从10岁登台,16岁正式入行,傅腾龙已在魔术世界浸淫了大半辈子,他一直致力于让魔术为观众带来智慧与快乐的享受。他认为魔术是一个很好的娱乐工具,而魔术独特的思维方式尤其有益于青少年的智力开发。“小孩子现在受到的教育大都是顺向思维,而人们要追求魔术的秘密,最好的方法就是逆向思维,增强逻辑性。它对人的性格塑造也有好处,美国魔术师大卫·科波菲尔7岁时还非常腼腆,接触魔术以后,性格变化很大,16岁就当了大学教师。”


  “术”与“道”,“低”与“高”

  2018年年初,中宣部公布了2017“四个一批”人才名单,傅琰东名列其中,这也是该名单首次出现魔术师。而“四个一批”项目对入选者的业务水平和道德修养均有严格要求。

  傅腾龙的爷爷傅志清重视“术”背后的“道”,他曾给傅氏家族留下四句话作为从艺要求:演象为体,精气为髓,译幻为表,文理为核。

  “前两句的意思是,表演艺术以刻画塑造特定的形象为主体,但骨子里传达的是演员的精气神;后两句是说,演绎幻术要有哲理思维和文化底蕴的支撑。”傅腾龙说,傅家从事这门艺术,讲究手法技巧和理论修养并重,这是家风和传统。

  傅家是书香世家,傅志清是将外国魔术引进中国的先行者之一,曾留学日本学习法律,并和李叔同、欧阳予倩等人交往密切。

  傅琰东补充,“魔术有取巧的成分,所以心性特别重要,你哪怕练不成,也不要把这个东西用到歪路上去,对社会造成危害。”

  扑克手法是魔术师的必备基础技能,傅琰东曾每天练3个小时扑克牌,但傅家历代严格要求家族子弟不许打牌、玩麻将。“搞魔术练手法,如果用这个来出老千、赌博,太方便了,所以也太危险了。”

  傅腾龙曾参加央视《开门大吉》栏目,在现场,跟随他20年的徒弟汪燕飞说:“魔术博大精深,能跟老师学的是设计和表演,学不到的是境界和文化底蕴。”

  但魔术界从来不乏这方面的反面例子。

  伪气功大师王林自称能用气功“空盆来蛇”“空杯来酒”,在很长一段时间打着气功和特异功能的名号收敛大量财富,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

  2013年8月,傅腾龙携傅家班成员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了“真相”发布会,现场表演了“隔空碎物”“心灵感应”“空盆出彩”等魔术,告知公众别被忽悠:“王林那些所谓神功只是最低级的入门魔术,低级到有些魔术师都不屑去变。”

  5年后提及此事,傅腾龙表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应该出来表个态,我们要爱护魔术,向社会传达正能量。从事魔术如果人品不好,就容易走歪门邪道。”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3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