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王辉辉2018-11-15

  在2018天猫“双11”即将来临之际,11月6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宣布了未来五年的“大进口计划”——集合数字经济体的力量,在未来五年实现全球2000亿美元的进口额。这一计划将覆盖旗下天猫、天猫国际、B2B、盒马、云象、银泰、大润发、零售通等业务板块,涉及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多个特色进口品类。

  早在1999年成立之初,马云便将阿里巴巴定位为服务全球的网站。当时的阿里巴巴国际交易市场就是一个跨境平台,目前已发展成服务数以百万计的买家和供应商的全球最大B2B平台。

  2010年之后,阿里巴巴借助天猫国际、速卖通、Lazada等平台,不断完善其“买全球”“卖全球”的双向战略布局。

  近几年,阿里巴巴更是在跨境物流和跨境结算等领域频繁落子,阿里云也在加快全球布局;2016年3月,在博鳌亚洲论坛上,马云呼吁建立eWTP(电子世界贸易平台),2017年3月,随着首个海外eWTP数字中枢落地马来西亚,eWTP步入落实阶段。

  “19年来,阿里经济体一路狂奔,背后是整个产业和世界全面走向数字经济和数字商业。我们不仅期待做到2000亿美元这个数字,更希望帮助全世界的企业和商家利用数字化方式进入新的市场,运营新的市场和消费者,完成销售模式和供应链创新。”张勇在进口博览会上表示。

  从商品进出口到技术出海,再到影响电商领域的全球贸易规则,阿里巴巴迎来全面全球化的时代。


  全球化成果大阅兵

  2018年10月19日,在天猫“双11”启动仪式上,阿里巴巴CEO张勇称,已走到第十个年头的”双11”将迎来最全球化的一届。

  天猫进出口事业部总经理刘鹏也对外表示,天猫国际、天猫海外和速卖通、Lazada、菜鸟、飞猪、支付宝等阿里巴巴全球化业务板块将全面参与今年的天猫双11。

  届时,不仅中国消费者可以通过天猫国际购买来自海外75个国家和地区的产品,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香港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消费者也可以通过天猫海外、速卖通、Lazada等平台,同步参加这场购物狂欢。

  不仅如此,飞猪还将提供超过1万件旅行商品,并和新加坡航空实现会员互通。“我们要通过今年的‘双11’,在原来全球买、全球卖的基础上,增加全球付、全球运、全球游,实现‘五个全球’。”张勇说。

  张勇表示,2018年的天猫”双11”将成为过去几年阿里巴巴全球化成果的一次大阅兵。

  事实上,天猫双11已经成为阿里巴巴推进全球化的重要窗口。

  每年“双11”前夕,天猫国际都会迎来一波全球品牌扎堆入驻潮。如2018年天猫双11之前不久,美国最大运动零售商footlocker、英国知名零售商boots、日本美妆品牌Alibion等近500家品牌宣布在天猫国际开店,“这些品牌都是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刘鹏说。

  阿里巴巴在全球化方面的一些重大举措也会借“双11”之机启动。如2016年,天猫国际在跨境零售进口业务的基础上,成功启动跨境零售出口业务,实现了从“买全球”到“卖全球”的跨越。

  而这些举动的起点是2014年。当年天猫国际、淘宝海外、速卖通等阿里巴巴旗下的跨境电商平台全部首次参与天猫双11,将这场购物狂欢节从中国拓展至全球,完成了阿里巴巴历史上首个全球化的“双11”。

  2015年的天猫双11,有全球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参与。刘鹏回忆道,当年仅用1分45秒,“双11”的跨境交易额就超过了2014年“双11”全天的跨境交易额,而“双11”期间的进口交易额与国内其他跨境进口电商平台一年总成交额相当。

  2016年11月11日这一天,全球参与和服务支撑“双11”的总人数接近6亿,覆盖235个国家和地区,“双11”就此演变成为一场全球的购物狂欢。


  从商品买卖到技术出海

  天猫双11在全球影响力不断扩大的背后,是阿里巴巴全球化战略的不断推进。

  2010年,旨在把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卖到国外的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上线,阿里巴巴正式开启了其全球化之路。

  2014年,汇聚全球知名品牌的天猫国际上线,阿里巴巴的全球化更进一步。当时,国内消费者对于海外优质商品的需求开始释放,国内跨境电商风起云涌。天猫国际的小试牛刀让阿里巴巴意识到跨境电商市场的巨大潜力,更加坚定了其推进全球化战略的决心。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纽约股票交易所挂牌上市。之后,阿里巴巴明显加快了全球化的步伐,甚至将之列为企业未来十年的三大战略之一。

  为此,2015年8月,阿里巴巴找来了高盛前高管埃文斯(Michael Evans)担任集团总裁,全面负责全球化业务,拓展欧美市场。

  这一年,也被阿里巴巴看作是其全球化的元年。当年,天猫国际吸引了53个国家和地区超过7700个品牌以及全球知名零售商入驻;年底速卖通由跨境B2B平台全面转型为B2C平台。“由此,阿里完成了全球化领域跨境出口和跨境进口两个业务上的双轨布局,全球化战略初步成形。”阿里跨境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副主任薛艳曾对《瞭望东方周刊》总结道。

  随后,天猫国际先后上线了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17个国家和地区馆,阿里巴巴则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南非等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办事机构。2016年3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马云又首先倡导打造eWTP,建立全球电子商务领域的贸易规则。

  如今,速卖通平台的海外买家累计突破1.5亿,在全球100多个国家的购物类App下载量中排名第一,全球范围内每月访问速卖通的消费者超过2亿人次;阿里巴巴投资的东南亚最大的电商平台Lazada覆盖了新、马、泰、菲、越、印尼六个国家的6亿多消费者;2017年,阿里国际站南非交易额同比2016年增长235%,而通过阿里国际站与南非开展贸易往来的中国企业同比2016年增长264%。

  随着跨境贸易的发展,阿里巴巴的物流网络、支付技术和阿里云技术也随之走出国门。

  如2015年以来蚂蚁金服多次投资印度的第三方支付平台Paytm,并通过技术能力和业务经验的输出,使其在短短1年内发展成为全球第四大电子钱包,用户规模超过2.15亿。

  阿里云则在香港、新加坡、中东、欧洲、澳大利亚等全球14个国家和地区地建设了数据中心。


  支付服务本土化

  发展跨境电商,如何打通支付渠道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支付宝的解决方案是,与当地的支付企业、金融机构合作,搭建本土化的支付通道。

  以蚂蚁金服与印度第三方支付平台Paytm的合作为例。2015年1月,蚂蚁金服希望以资本输出的形式,与印度当地的电子钱包Paytm开展合作,但却很快发现Paytm的应用架构、扩展性和稳定性都很脆弱,产品和功能升级很容易遇到瓶颈。

  基于此,蚂蚁金服CEO井贤栋认为,应该增加技术输出。在他看来,蚂蚁金服的最大优势是技术,无论是安全风控技术还是防欺诈系统都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应该将其应用于印度、泰国、菲律宾,乃至更多国家。

  随后,蚂蚁金服以支付宝的技术架构为基础,帮助Paytm进行了技术改造和升级,并分享了产品推广经验。

  因此,尽管印度的基础金融服务普及程度还不高,全国近13亿人口,只有4亿张银行借记卡、2300万张信用卡,许多人甚至都没有进过银行,但却有近2亿人开通了虚拟个人账户。在印度街头,当地人用手机打tuktuk(非封闭式的三轮车,用于市内交通),在餐馆、加油站、甚至街头的飞饼摊前都挂着一张用来收款的二维码。而印度人网上购物时,Paytm更是首选。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4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