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李璇2018-11-15

  两年前,在伦敦科幻电影节的48小时电影挑战赛上,一部9分钟的短片《Sunspring》(《阳春》)引来了极大的关注,该片是史上首部由人工智能编剧的短片。

  在这部短片里,AI被称为“本杰明”。两年后,本杰明又在挑战赛上提交了名为《Zone Out》(《走神》)的新作品,这一次,本杰明处理了电影的整个制作过程。

  近年来,随着AI技术的迅速发展,AI已将触角伸向人类的日常生活,其中当然也包括影视娱乐行业。在国内的各大视频网站上,“AI+文娱”已成为近几年来的重点发力方向。

  在大众的认知里,影视行业一向注重创意,而创意又被视作人类独有的能力。当AI进军影视行业,又会给整个行业带来怎样的变化?


  减少重复性劳动

  对于一档综艺节目而言,后期制作能否从拍摄素材中梳理出清晰的故事线、捕捉到人物对话间的机锋、挖掘出最为华丽的段落,是节目成功落地的重要条件。没有出色的剪辑功力,再好的素材也无法呈现出应有的魅力。

  但是在大型综艺中,由于人物众多、节目环节多样,再加上多机位拍摄带来的丰富视角,后期制作者势必要面对海量的拍摄素材,操作难度也因此增加。

  而AI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制作者的焦虑。

  例如,以往综艺节目拍摄完成后,后期人员需要耗费大量时间进行视频字幕的听打工作,还要反复核对。而在《中国新说唱》节目里,爱奇艺首次尝试引入ASR(语音识别技术),让AI自动完成听打工作,字幕的准确率也大幅提高。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曾在《中国新说唱》发布会上透露,运用AI技术后,原本4个速记员一周的语音素材整理量,已经可以压缩到一天之内完成。

  而在素材的剪辑整理上,AI已能分辨出视频中出现的人、表情、声音、情绪、姿态、行为、手势、物品、环境等信息,并自动将其拆分成短小的视频片段,方便工作人员在拍摄的海量内容中快速查找同时拍摄的不同机位的素材。

  如在系统里输入“演员姓名”“笑”等内容,经过筛选的目标镜头便会一一出现,不会让制作者遗漏任何关键信息。

  那么,AI是否会取代后期制作人员的工作呢?

  “通过让AI处理最为耗时的素材检索、匹配等环节,内容创作者可以大幅度减少重复繁重的低效工作,从而将更多精力用于内容创意。毕竟,在内容创作、创意生产的过程中,人类才是主导者,AI只是人的助手。”爱奇艺副总裁谢丹铭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在后期剪辑之外,AI还可以根据算法模型,对内容生产的各个链条进行流量预测,为平台在版权采购、内容投资、营销运营等方面提供参考数据,从而提高优质内容的产生概率,控制成本和风险。这一点在爱奇艺、优酷、腾讯等视频平台上都有所体现。

  例如,在《中国新说唱》《中国音乐公告牌》《这!就是街舞》《泡沫之夏》《长安十二时辰》《媚者无疆》等网生内容中,已出现由AI通过“智能选角”挑选出来的艺人。爱奇艺的“艺汇智能选角系统”、优酷的“鱼脑”智能预测平台等,都在这一过程中发挥了作用。

  “用机器加快反馈、迅速改变运营策略,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阿里巴巴副总裁、阿里大文娱优酷CTO庄卓然曾这样解释“鱼脑”的意义。


  抓住用户的心

  贴近用户需求、提升用户黏性,是各大视频网站的目标。而在如何摸准用户的“脉”这个问题上,AI正在努力给出答案。

  “AI可以通过知识图谱推测观众的兴趣。”腾讯前AI高级研究员吴承霖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比如一个观众既关注梅西,又关注C罗,那么AI就可以推测出他对足球感兴趣,并向他推荐与足球相关的视频。”

  为了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优酷对移动端首页进行了改版。改版后的首页,取消了以频道命名的人工推荐模块,代之以“猜你喜欢”的复合信息流,推送符合用户观看习惯的短视频。同时,在短视频的下方,还设有“看正片”的按钮。

  “我们希望给用户一个专属的首页,而且内容获取的门槛极低。”庄卓然解释。

  而对于喜欢特定艺人的观众来说,爱奇艺“智能明星库”则能帮助他们更为便捷精准地掌握该艺人的演艺踪迹。

  “基于智能明星库,AI能够更准确地识别出视频内容中有哪些明星、分析出明星出场的时间、拆分出某个明星在视频内容中出演的剧情、精确定位到视频中某个时间点,方便终端观众快速触达感兴趣的明星。”谢丹铭说。

  如果在爱奇艺的页面上点击“只看TA”的下拉菜单,用户便能收看到只有特定艺人出现的视频片段。

  谢丹铭透露,在内容播放的过程中,画面中的物品、场景都可以被AI标识出来,这类附加信息除了用于个性化推荐,还可以用在内容的二次制作生产上,以更多元化的形式和内容与用户进行沉浸式互动。

  “近几年,用户对内容需求的变化速度越来越快了,通过AI技术深度挖掘用户偏好,可以分析出用户对某些内容感兴趣的原因,从而指导内容制作快速调整,以贴合当下用户的诉求。”谢丹铭说。

  而对于当下“算法至上”的流行论调,谢丹铭表示,“我们不赞成唯算法论,不赞成一切都只凭算法的结果来做判断的做法。算法只是我们实现产品和用户体验的手段之一,算法需要服务于产品;更为重要的是,算法要服务于产品价值观,数据是为了让算法能够更好地服务于价值观,而不是让价值观不断走偏。”

  另外,对视频画质进行优化处理,也是提高用户体验的题中应有之义。腾讯云视频产品负责人李郁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腾讯云研发的AI产品腾讯明眸,重点之一就是低码高清,哪怕观众处在网速较低的情境下,也能观看高清视频。

  而通过ZoomAI超分辨技术,爱奇艺则实现了在移动端实时放大540P标清视频到1080P高清视频的超分辨播放功能,可以提高画质并降低视频传输的带宽。


  “AI也开发了人类的弱点”

  然而,在一些产业观察者看来,AI引入影视业的做法也是一柄双刃剑。

  例如,如今点开视频网站后,尽管面对的是更为“私人订制”的个性化节目内容,以及越发友好的用户体验,不少人还是对AI技术有着强烈的怀疑和不安全感。

  “在当今的影视模式下,用户可以快速定位自己的兴趣,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大家也有可能被自己所感兴趣的信息流包围,忽略真实的世界。”亚洲视觉科技研发总监陈经告诉《瞭望东方周刊》,“AI开发的不仅是人的兴趣点,还有人的弱点。”

  这也是很多人的担忧:在AI助力下,影视产业的用户黏性得以飞快提高,却也愈发彰显出个人在信息洪流中的脆弱。

  从担忧个人数据安全,到信息茧房(指在海量信息面前,人们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引导,从而渐渐被禁锢在较小格局的世界里,失去接触、了解外界世界的能力)的逐渐闭合,AI太懂我们了,我们还有机会了解和保护自己吗?

  针对个人数据安全的疑问,谢丹铭认为:“智能分发和个性化推荐的用户数据主要是处理后的用户特征和画像标签,爱奇艺通过集中化的大数据管理和服务平台,进行了严格的安全合规保护和权限控制以及访问审计,数据会做脱敏和匿名化处理,不会重复使用数据。”

  吴承霖也表示,“在腾讯内部,用户数据在部门之间是进行严格物理隔离的,同时每个用户的ID,如QQ号码和手机号码等都经过了严格加密,而且这种加密是不可以逆向解密的,连我们也不知道哪个用户对应哪些数据,这样就可以保证比较高的安全性。”

  而在用户是否会陷入“信息茧房”的问题上,吴承霖则坦言:“在个性化推荐中,多样性的控制一直是最核心的问题,也就是说,在向用户推荐一些他们有可能感兴趣但也有可能不感兴趣、却是有利于探索其他兴趣的内容时,该采取多大的多样性,一直是业内的普遍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