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徐颖2018-11-22

  从走进千家万户的第一台国产电冰箱,到第一批进口飞机、轮船、火车头,再到第一批进口农业机械,这些影响经济社会民生的领域,都有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所属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机公司)的身影。

  中机公司的前身是1949年在天津成立的中国进口公司。1950年,中国进口公司迁往北京,中机公司由此成立。1952年,中国进口公司分为机械、技术、五金交电及化杂等专业公司,中机公司此后长期专营机械产品和机电先进技术的进口。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石永红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制造业水平很低,需要进口大量成套装备、生产线来提高工业水平。而且,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外汇短缺,因此外汇都要用在关键设备进口上。

  作为国家机电装备引进和机电产品贸易的主渠道,中机公司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后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中国的进口贸易日益多样化,中机公司的使命,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而其核心,都在于通过引进相关设备,提高中国的工业化水平。


  第一个集装箱厂

  1978年底,一则消息传到中机公司出口二处处长梅浩林耳朵里:他得知香港某公司董事长林良成想和美国合作建设集装箱加工厂的消息。

  近半个世纪以来,集装箱大大改变了全球经济的形态。毫不起眼的集装箱实现了货物运输的标准化,大大提高了货物运输的效率,降低了成本,并以此为基础逐步建立全球范围内的船舶、港口、航线、公路、中转站、桥梁、隧道、多式联运相配套的物流系统。

  而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尚无集装箱生产厂。梅浩林深知,建设集装箱加工厂无疑对国家发展快捷安全的运输具有重大意义。

  次年,中机公司邀请林良成率团访问,并派专人陪同他在广州、上海等地进行考察交流。此后,梅浩林和同事们对项目作了全面分析,认为用来料加工补偿贸易方式,比单纯进口设备技术更有利,且建厂必须在大港口附近。

  1980年新年后,中机公司负责谈判的工贸联合小组带着合同前往香港。“我们都是第一次到香港,提的箱子都是向公司借用的,在提交合同稿的前夜,大家对技术、贸易、财务、运输等条款再次逐条推敲,华润山顶招待所房间的灯光一直亮到凌晨。”

  最后一轮谈判是在广州东方饭店进行的。林良成与美国公司方面负责提供生产和测试集装箱所需的设备、全部原材料及技术指导,广州船厂负责建厂、提供水电气、生产加工及测试集装箱。

  梅浩林回忆称,双方梳理合同条款到夜里11点时,矛盾产生了。对方要求中方工厂把箱子吊到船厂接箱的船上,而广州船厂认为自己收的是箱子加工费,空箱装船应付吊装费。当时气氛相当紧张,双方都绷起了脸,时间来到凌晨3点,水没了,烟也尽了,梅浩林提议休息一会儿,然后分别做林良成和厂长的工作。最终大家各退一步,终于在太阳升起时谈判结束。

  “中机公司和广船集装箱厂经过艰苦奋斗,为国家增添了机电产品中的集装箱出口,用三年的加工费,换回了价值800万美元的先进设备和生产技术。”梅浩林说。

  此后,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集装箱生产进入快速发展期。据报道,到1990年,青岛、天津、大连等20多家集装箱厂陆续上马。1993年,中国大陆的国际集装箱(集装箱分为国际标准、国家标准和公司标准)产量已达25万个标准箱(20×20尺),成为全球第一。


  第一条冰箱生产线

  据时任中机公司总裁技术顾问顾学湘回忆,1983年,当时的国家科技发展局提出,引进先进生产技术,可以由冰箱等做起。

  顾学湘回忆道,当时中方与日本东芝进行技术沟通,但对方却认为,中国只能用东芝50年代的生产技术,也就是单机兼手工操作的方式生产,不能使用80年代的生产技术。基于对方这种态度,技术交流暂告一段落。

  除了日本生产电冰箱之外,还有哪些国家生产?顾学湘和同事们当时并不清楚。

  一天,顾学湘听北京电冰箱厂的同志说,修过的电冰箱里有飞利浦牌的,于是,他和同事们便顺着线索,找到飞利浦驻北京办事处。对方积极性很高,立即邀请中机公司去意大利考察工厂。

  “通过考察飞利浦电冰箱的生产情况及设备生产厂家后,我们得知大多数国家采用的都是机械控制自动化生产线,因为操作方便,容易维修,经过充分的调查研究,我们下决心引进这一技术。”顾学湘说。

  “就这样,中国第一条自动化电冰箱生产线在北京雪花电冰箱厂诞生了。通过引进当时最先进的欧洲技术,我们没有走弯路,为我国电冰箱产业的发展和总体水平的提升作出了历史性贡献。”顾学湘说。

  第一条机械控制的电冰箱自动化生产线诞生后,当时的轻工业部向全国各省市介绍了北京雪花电冰箱厂引进先进技术的经验。

  1984年,成为全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后,青岛增加了外汇使用额度,为青岛企业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提供了条件。此后,青岛电冰箱厂委托中机公司办理了引进业务。

  这年夏天,由中机公司、轻工业部、青岛市家用电器工业公司、青岛市第二轻工业局等组成青岛电冰箱考察小组,赴联邦德国、意大利考察。顾学湘是考察成员之一,他回忆称,引进海尔冰箱生产线项目时很艰难,谈到最后,价格一直不下来。

  “从我们掌握的价格资料来看,我心里很清楚,只要谈判得当,一定能拿下来,不能操之过急。在与利勃海尔谈判陷入僵局时,我们决定去另一家电冰箱厂参观,谈判暂缓。”他说。

  在接下来的3天里,考察团成员心中都有压力,因为另外一家冰箱厂价格更高,但回来继续谈判时,利勃海尔态度比较缓和,并愿意在价格上作出让步,最终达成了交易。

  考察团中,当时在青岛市二轻局工作的刘羡塘曾对媒体回忆称:“当时利勃海尔也想把一台他们要淘汰的生产线便宜卖给我们,但我们没答应。最终引进的冰箱技术和生产线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而且无污染,执行的企业标准就有1942条,再加上说明书等各种文字材料,运来后发现有一吨重。”

  1986年前后,中机公司参与引进的青岛海尔电冰箱、北京雪花电冰箱、新乡新飞电冰箱等相继投放市场,轰动了全国。

  30多年后,世界权威机构欧睿国际发布的2017全球冰箱榜单中,海尔冰箱以17.3%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外媒称这标志着世界冰箱行业迎来了“中国时代”。


  从汽车到特种车

  1988年,“60后”杨红斌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中机公司的子公司——中国车辆进出口公司苏联科工作,负责进口其汽车配件业务。

  改革开放前,中机公司是进口汽车唯一的窗口,在计划经济指导下开展外贸工作,每年国家下达的进口汽车计划都由中机公司具体执行。

  “当时我们负责全国进口汽车和进口零配件业务,苏联科每年进口伏尔加、拉达小轿车四千至五千辆不等,载重车卡玛斯、别拉斯等几百到上千辆。”杨红斌说。

  杨红斌介绍,改革开放后,汽车进口实行配额许可制度,所有车辆进口企业都要到外经贸部领取配额,当时中机公司每年的配额相对较多。

  中国加入WTO后,2005年起,中国取消了汽车及其关键配件的进口配额管理,进口车品种增加,数量增多,价格下降。

  “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开放,国家对汽车进口政策的调整,我们开始转型创新,公司加大了经营特种车辆进口业务。比如,凭借在消防特种车辆及消防装备进口采购方面的专业优势,相关业务的广度和密度逐年增加。”杨红斌说。

  实际上,中机公司进口特种车辆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进口消防云梯车都是按云梯高度算,一米多少钱,需要和外方砍价,那时我们进口得少,外方也比较牛,我们条件也比较艰苦。一次,某位领导出国考察,为了省钱,在香港机场转机时就在机场的长椅上睡了一宿。”杨红斌说。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4 期
相关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邻居。她的父母远在外乡打工,一年只能回一两次,留下她的弟弟妹妹。老师说她们是留守儿童……”这些稚嫩的文字来自13岁的吴梦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