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本刊评论员2018-11-29

  近日,多地出台“最严治狗规定”再次引发网民讨论。从认为“限时遛狗”“限种养狗”属于“一刀切”式管理到为从重从严治理“狗患”拍手叫好、强烈呼吁养犬人担负起管犬责任等,众说纷纭。

  抛开舆论热议,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当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宠物饲养和宠物行业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并且宠物行业依然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根据《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2018》发布的数据,目前,我国城镇养宠用户已经达到7335万人,超过城镇总人口的9%,其中“狗主人”超过3390万人。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人饲养的“猫猫狗狗”9149万只,2018年全年宠物行业产值预计将达到1708亿元人民币,比2017年增长27%。

  这些数字充分说明,文明养宠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而是涉及到数千万人切身利益的城市治理大问题。而且,从增长趋势看,生活水平日益上升的中国人爱宠养宠的势头会加速增长,如果不及时找到善治之道,中国城市的“人狗矛盾”恐怕会出现愈演愈烈之势。与此同时,面对数量庞大的“猫猫狗狗”和近10%的庞大养宠城镇人口,仅靠城管一家限遛、限养、重罚恐怕也难以完成这一任务。

  事实上,当前的城市“狗患”症状虽多但深究其病灶却都在“供给”的缺失与不足。首先是硬件设施供给不足。大到城市公共空间中缺乏为人与宠物互动留下立体空间的规划,小到现代化、绿色化养宠设备如智能颈圈、便携无害化排泄物收集器等国产化率严重不足、价格居高不下等,这些问题无不反映出宠物配套硬件供给已满足不了伴随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而来的大规模养宠风潮。

  其次是法律制度供给不足。当前中国尚无法律明确宠物的物权产权地位,这也是当前“依法治狗”存在的最大难点,而法律供给缺失造成的宠物交易、运输、医疗、伤人、事故等争议处理难度高、成本高,这已经成为“人狗矛盾”中越来越突出的一个方面。

  再次则是文明观念供给不足。虽然人人都知道应文明养犬、健康育宠,但具体应该怎么做?上街遛狗的文明规范乃至宠物社交礼仪究竟有哪些?这些问题恐怕没有多少人真正讲得清楚。有关驯养宠物的文明规范、卫生健康规范在国内亟需统一标准和认识,加强教育与宣传。

  治标必治其本,理政必究其源。治理城市“狗患”,只有政府部门、基层社区和社会公众共同参与,从“硬”和“软”两个方面标本兼治,才能真正化人狗矛盾为人狗文明和谐共处,为社会文明增添新的亮色。

  从硬件供给来看,一是广大城市管理者要正视和重视宠物驯养需求已经成为相当部分市民的美好生活需求之一,在未来的城市规划、建设中要为人与宠物留下足够的互动空间,让城市管理更加精细、城市建设更有温度;二是要推动和支持宠物产业快速、健康、有序发展,鼓励宠物行业科技创新,为老百姓提供更加多样、更加便宜的先进宠物驯养用品,不断降低文明健康养宠的经济成本,不断提升人宠安全相处的技术隔断;三是有条件的地方应率先探索从公共安全和利益出发,做好宠物疫苗接种、宠物安全防护等养宠公益设施覆盖式布点,提升养宠人和广大市民的安全感和舒适度。

  而从软件供给来看,则当务之急是要建立健全涉宠法律法规,及早明确宠物相关的法律地位和法律适用问题,继而进一步指导各个城市因地制宜健全完善相关城市管理制度与规则。同时,要进一步提升市政管理部门和管理队伍治理调解人宠矛盾的能力,明确执法程序与执法规范。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6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