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东方周刊骆晓昀2018-12-06

  国货崛起近年来越来越成为一种现象。

  2018年9月,天猫国潮行动与老干妈、颐和园、双妹、云南白药等品牌跨界合作,登上了纽约时装周的舞台。老干妈T恤、云南白药帽衫,一时风头无两。

  而在2019春夏上海高级定制周(简称“高定周”)期间,民族品牌与城市风情的交融,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高定周上有中国最时尚的服装服饰,也有最精致的器物和美酒。

  1914年,烫着时尚卷发的女子,或长裙或旗袍,都爱来“裕和成”小酌——这是张裕在上海分售处设立的名号,一座很有味道的民国小酒馆。此次“高定周”还原了“裕和成”的风貌,吸引了中外嘉宾纷纷到此留影。现场陈列的早期上海影星谈瑛为张裕白兰地拍摄的美艳广告,也颇引人注目。

  作为自然的产物,不同风土条件下的葡萄酒孕育出了独立的人文精神。当中国美人遇到中国红酒,葡萄酒不再专属于西方文明,而是荡涤出了别样的东方味道。

  历经岁月沉淀,那些独具魅力的民族品牌,正在凸显出“中国品位”的独特性。


  品位的传承

  于上海而言,苏州河湾区是个特殊的存在。

  上海开埠后,这里因临河,逐渐成为实业聚集地。1902年,上海商务公所与上海商务总会合并为上海总商会,于此兴建议事厅大楼。116年后工业褪去,留下的遗迹由艺术来继承。

  2018年6月20日,全球第六家宝格丽酒店在上海总商会旧址开业。同年11月19日,上海高定周在此拉开第四年的帷幕。

  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会长葛文耀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至今,中国高定产业仍然处于较羸弱的状态,所以我们需要帮助、呵护它成长。”

  葛文耀是上海高定周的创始人,他曾任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在上海时尚消费行业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他欣慰地说:过去,我们的国货只能占领低端市场,中高端市场都被洋品牌把持着。现在,国货已在中端消费市场打下大半壁江山,扶植中国奢侈品牌崛起的良机到了。

  与年轻的上海高定周不同,中国著名葡萄酒品牌张裕已有126年的历史,它开创了中国葡萄酒工业生产的先河,并已成为全球第四大的葡萄酒公司。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是远东第一大城市,也是全球的超级城市,它的影响力远超过东京。全世界最顶级的商品、最时尚的潮流,都在这个城市精彩呈现。

  有着白色百叶窗的大别墅里,住着身穿精致白色蕾丝裙的女孩,她们的父辈被政府邀请回国振兴实业,也把当时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带了回来。

  张裕的创始人张弼士,也是这样一位爱国侨商,回国后开创了中国工业化酿造葡萄酒的先河,1915年,他的酒厂酿造的张裕可雅白兰地、红玫瑰葡萄酒、琼瑶浆和雷司令白葡萄酒,荣获美国巴拿马世博会金质奖章和最优等奖状,而那时,张裕早就在上海落地生根。

  如今,“裕和成”被“搬”到了“高定周”现场,百年前张裕和上海的深情邂逅得以重现。


  葡萄酒的中国味道

  据传,葡萄酒诞生于7000年前,2200年前由出使西域的张骞带回中国。

  西方和东方,都十分重视葡萄酒的健康价值。直到19世纪晚期,葡萄酒都是西方医学中不可缺少的用品,医药之父希波克拉底认为葡萄酒是一种温和的酒,适量饮用对人的身体会有益处。而在上个世纪初叶的上海,葡萄酒的健康价值亦被广泛认可。

  有人觉得葡萄酒是西方文明的标志,因此认为洋品牌才最地道,殊不知,它与中国之间也有着无法斩断的缕缕“情丝”。

  《史记·大宛列传》中曾记载“汉使(指张骞)取其实来,于是天子始种苜蓿、蒲(指葡萄)”,《太平御览》亦写道“离宫别观傍尽种蒲萄”。由此可见,远在西汉时期,国人就已经掌握了葡萄酒的酿造技术,且酿造规模已然不小。

  尽管颇具规模,但在当时葡萄酒依然是珍贵之物。相传当时陕西扶风有位姓孟的富商,凭借一斛葡萄酒就成功贿赂了宦官张让,当了个凉州刺史。苏轼感慨地写道:“将军百战竟不侯,伯良一斛得凉州。”

  到了唐朝,葡萄酒终于走下神坛,进入寻常百姓家。在唐太宗李世民的推动下,西域的马乳葡萄及酿酒工艺被引入中原,葡萄酒的酿造工艺也从宫廷走向了民间。那个年代,中国已经掌握了白兰地的蒸馏技术。

  刘禹锡的“我本是晋人,种此如种玉,酿之成美酒,尽日饮不足”、李白的“葡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细马驮……”至今流传。

  在元政府供职十七年的马可·波罗也在其游记中写道:在山西太原府,那里有许多好葡萄园,酿造很多的葡萄酒,贩运到各地去销售。此外,他还提到过北京的卢沟桥:过了这座桥,西行四十八公里,经过一个地方,那里遍地的葡萄园,肥沃富饶的土地,壮丽的建筑物鳞次栉比。

  明清两代,由于政策扶持取消和统治者的偏好,葡萄酒在中国逐渐式微,清朝更是我国葡萄酒文化的一个断层期。此后,随着中国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外来的葡萄酒才开始出现在中国市场。

  有业者指出,中国葡萄酒被划入“新世界酒”实在有些委屈,我们种植酿造的历史,足以让大多数葡萄酒强国自愧不如。


  在世界舞台上争艳

  1931年,张裕以自己培育的葡萄品种——蛇龙珠葡萄作为主要酿酒原料,酿造出一种全新口味的葡萄酒,时任张裕总经理的徐望之先生从张裕创始人张弼士倡导的“中西融合”“携海纳百川”经营理念中得到灵感,将它命名为“解百纳”。

  依据葡萄在中国的种植历史,人们推测,蛇龙珠葡萄可能由西方一种珍贵的葡萄品种衍化而来。

  何塞·乌亚莫兹博士是瑞士纳沙泰尔大学植物遗传学研究员,他也是《酿酒葡萄》一书的作者之一,而这本书被葡萄酒爱好者视为入门经典。

  在2013年德国杜塞尔多夫国际酒展“稀有葡萄品种”论坛上,何塞·乌亚莫兹博士发表演讲时指出:采集自中国张裕公司的蛇龙珠,类似于1783年就在法国南部有种植的佳美娜。该品种酿造的葡萄酒,具有活泼的果味、柔顺的单宁、特有的辛香。

  1935年9月15日,上海第一份英文日报《字林西报》曾经刊登张裕“解百纳”广告,其中提到“grapes are grown on sunny slopes beside the sea”(葡萄种植在海边阳光明媚的山坡上),酒款类型被称为“Claret”,这个英文词汇专指“波尔多红酒”。

  张裕人一直立志将“解百纳干红”打造成抗衡“西洋”的国际知名品牌。

  在1939年4月7日出版的《酿造杂志》上,曾刊登张裕的一份葡萄酒分析报告,大胆公布了张裕“解百纳干红”和欧洲国家葡萄酒的分析指标对比,从而在中国历史上首次拉开了“解百纳干红”叫板国际名牌葡萄酒的序幕。

  1987年,第25届布鲁塞尔世界优质产品评选会上,张裕“解百纳干红”荣获金奖。

  截至2018年2月,张裕“解百纳”全球销量已累计突破5亿瓶,进入了欧洲5000多家超市销售,成为少数在国际市场上获得广泛认可的中国葡萄酒品牌。

  烟台张裕葡萄酿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健向《瞭望东方周刊》回忆:在德国出差期间,有一天下午,他在杜塞尔多夫当地酒商的陪同下走访了11家超市,发现其中有6家超市都在销售张裕“解百纳”。

  2012年8月,英国皇家酒商维特罗斯(Waitrose,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的供酒商)首次引进张裕“解百纳干红”,当时引起了英国社会的广泛关注;2017年1月,英国第二大连锁超市英佰瑞(Sainsbury’s)的货架也摆上了张裕“解百纳”,与来自全世界的名酒一起争艳。


  中国品位与世界品位

  麦肯锡发布的《2017年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显示:人们的视线已转向本土品牌。对于大多数品类而言,品牌归属地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中国消费者开始对外国和本土品牌一视同仁:性价比、品质和售后服务是他们最关注的三个标准。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